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左冷右狂 >第二章西门吹雪
    陆小凤一脸玩世不恭,话语自然也是玩笑。

    他和西门吹雪是至交,自然也清楚,这块只对剑与用剑之人感兴趣的冰疙瘩,如此看着一名青年,那这名看似普通,资质平庸的青年,恐怕绝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老朋友!你这样看着别人!恐怕不太合适吧!”陆小凤仔细观察了一会儿林仓后,没有看出任何端倪的情况下,只能求助自己这位老朋友了。

    “你会用剑么?”西门吹雪没有理会陆小凤,而是眼神冷沉的看着林仓开口说道,似询问,更像是一种肯定。

    林仓看着面前在江湖上算是传说中的人物,不自觉后退了一步,淡淡说道:“我从未学过任何剑法!这一身内力也只是基本内功罢了!”

    西门吹雪听到了答案,目光之中闪过一丝从未出现过的讶异,一旁的陆小凤可从没见过这块冰疙瘩有过这样的神色。

    “可惜!”西门吹雪深深看了林仓一眼,叹息道,说完便转身走向了翠云峰。

    一旁陆小凤看了看转身离去的西门吹雪又看了看一动不动的林仓,最后只能对后者耸了耸肩,苦笑了一下之后,便转头跟了上去。

    当两人走远之后,林仓提着的心神才放松了下来,随后便是大口喘息。

    林仓看到西门吹雪的第一眼便放佛看到了一柄极寒之剑,那股庞大剑意无形之中对林仓形成了庞大压迫,这种感觉比起一旁的陆小凤不知强了多少倍。

    就在林仓收敛心神之际,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林仓一听立刻跑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西门吹雪来神剑山庄,只可能是为了谢晓峰,林仓现在只想把英雄帖交给谢晓峰,至于古龙笔下两大剑神今天会发生什么,他并不关心。

    翠云峰山脚,神剑山庄山门前,两方阵营对立,山门下,两百多人拔剑而立,一个个如临大敌,而在他们对面,只有寥寥两人,正是双手环抱黑剑的西门吹雪与一脸无可奈何的四条眉毛陆小凤。

    “西门先生大驾光临我神剑山庄!不知有何指教?”山门前为首一名老者气态自若,一双剑眸看着眼前当世两大高手沉声说道。

    “谢庄主,我的这位老友想必你也知晓他的来意!只希望您能让令郎出来一叙!”西门吹雪冷然如冰,一旁的陆小凤只好无奈替这位好友开口说明。

    山门下,为首之人正是神剑山庄庄主谢王孙,只不过此时他的面容有些阴沉,只见他缓缓开口道:“西门先生,实不相瞒!犬子在三天前就已经病逝了!”

    “怎么会?”一声惊呼,不过发出惊呼的不是林仓,而是西门吹雪身旁的陆小凤,要知道,在陆小凤眼中,能够和西门吹雪这个冰疙瘩相提并论的家伙,除非是老死,不然根本不会死,他实在不敢相信,谢晓峰居然病死了。

    陆小凤转头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西门吹雪,他只希望他的这位老朋友千万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西门先生!如若不信可以随我进入山庄大堂!犬子的灵位已经摆上了族位之上!”谢王孙看着西门吹雪,握紧了拳头拱了拱手说道。

    “我来此,只为了谢家剑法!既然他已经死了,那就请你让我见识一下谢家剑法!”良久之后,西门吹雪冷冷说道,说着环胸双手已然放下,左手也顺势提住了剑身。

    西门吹雪语普落,所有神剑山庄的人都是神情一滞,紧接着人群便开始了一阵骚动。

    谢王孙右手虚压,压下了躁动的声音,接着向前走了七步拱手道:“能与西门先生交手是老夫的荣幸!”说完右手瞬然拔剑,一道寒光闪过,剑锋如水,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浅痕。

    “你好像误会什么了!我只是要你将谢家剑法演示一遍而已”。眼见谢王孙即将上前赴死,陆小凤刚想开口,西门吹雪却是冷冷说了这一句,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谢庄主演示一下吧!”谢王孙听完西门吹雪的话之后愣在了当场,可一旁的陆小凤反应却很快,连忙开口让谢王孙演示一下谢家剑法。

    按照江湖规矩,自家剑法根本不可能演示给别人看,这是为了防止别人偷师,可谢王孙更清楚,他无法拒绝对方的要求。

    谢王孙现在内心只是恨,恨那个放弃一切选择逃离的人,可内心之中还有着一丝不舍,想到此处,谢王孙动了。

    不远处,林仓看着眼前这一切,当谢王孙拔剑时,他在谢王孙身上感觉到了不同于西门吹雪的威压,只不过这种威压和西门吹雪相比,不知弱了多少倍。

    一剑出,身影瞬动,剑势看似平平无奇,可却是中正至极,林仓在谢王孙第一剑出时便看的入了迷,在他眼中,谢家剑法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被单独拆分了下来,脑海之中更是将这些招式互相组合再拆分,甚至还依靠这些中正剑路联想到了一些偏锋剑势。

    就在林仓完全被谢王孙的谢家剑法吸引时,一股冷冽寒意瞬间侵入了林仓的身体,一瞬间,林仓打了一个寒颤,而散发这股气息的不是别人,正是西门吹雪。

    山门下,就在谢王孙演示剑招时,西门吹雪却闭上了眼睛,只不过一刻之后,西门吹雪周身寒气暴涨,就连西门吹雪身旁的陆小凤都吓了一跳,陆小凤很清楚这是这位老朋友爆发全力的结果。

    一时间寒气扫荡全场,所有心中都不由惊呼,这难道就是剑神吗?

    寒气爆发,唯独没有对正在演示剑法的谢王孙造成影响,西门吹雪静静而立,这一刻天地天地异象,天空竟然缓缓飘落雪花,只见漫天雪花之中,谢王孙身形飘忽,剑出如游龙。

    场外所有都睁大了眼睛,在场两百多人,除了陆小凤与林仓都是修习剑道之人,这样空前机遇他们自然不可能放过,所有人都紧紧盯着,一招两招,随着招式不断的演变,在场之人竟然有人开始不断昏倒。

    陆小凤看到后不由摇头,他虽然不曾修习剑道,却很清楚,谢王孙演示的剑法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观看领悟的,现在再加上自己这位老友的无形剑意,在场之人若没有超强的悟性与剑感,只会适得其反,想要完整看完,要么剑感与悟性超出常人,要么就是依靠内功强行观看只不过这样观看不会有任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