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的刺客守则 > 第二百四十七章:打架你们更不行

第二百四十七章:打架你们更不行

    这名突然冒出来的和尚就是景发。

    他身上的毒虽然暂且压制住了,但必须不断喝酒,把酒当水喝,当饭吃,所以再多的酒,也会很快被他喝完。

    当元诗蝶送上山的那箱子酒又快要喝完的时候,他只得亲自下山,来黎城里找酒喝。

    来到黎城后,一打听,说今晚黎云楼大摆筵席,几乎全镇的酒都被搬去那里了,于是匆匆忙忙赶了过来。

    但是过来后看见里面人山人海,他心里一疙瘩,因为自己顶着这个光亮脑袋,根本混不进去讨酒喝,无奈之下只得来到附近,准备先省着点把手中仅剩的那一坛子酒喝完。

    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老徐家的骚乱,就走过来瞧了瞧。

    看见景发一副神气十足的模样,唐门弟子心中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今晚是不是遇到了高手。

    在云姓弟子的示意下,有人一脚踢出脚下的碎石,想出手试探一下景发武功的深浅。

    碎石凌空飞射,在黑暗中行踪隐秘。

    紧接着一声哎哟响起,景发摸了摸额头上肿起的大包,怒道:“哪个龟孙子偷袭我?”

    眼见此景,唐门弟子忽地松了口气,脸上神情即刻转为轻蔑。

    “野和尚,如果你现在马上跪到地上,向我磕十个响头,叫上十声爷爷,我倒可以考虑放你一马,要不然,我保证你身上的包绝对不会只有额头上这么一个。”那名踢出碎石的唐门弟子昂起头颅,朝景发蔑笑道。

    “不好意思,我只会说,他!爷!爷!的!”话音刚落,景发蹲下身子,从地上捧起一把碎石子,瞄准唐门弟子,快速地挨个扔出。

    瞧景发这模样,简直和小孩子打架没什么区别,所以唐门弟子们一点都不慌张,看着碎石飞来,慢慢伸出手准备尽数接下。

    而就在碎石马上就要被他们伸手夹住的时候,突然间瞬时加速,砰砰地砸到他们头上,顿时头破血流。

    “哎哟!”

    这次的哎哟声换了对象,只见那群唐门弟子捧着额头拼命叫喊,而老徐和他儿子站在一旁捧腹大笑,将刚才受的屈辱一股脑儿全部宣泄了出来。

    碎石不多,很快就扔完了。

    唐门弟子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奇耻大辱,他们站直身子后,运足真气,嗖的一声四散而出,将景发牢牢包围在当中。

    看见唐门弟子一副杀气逼人的模样,老徐和他儿子已经吓得躲到了角落里,心中为景发不知道捏了多少把汗。

    但景发却出乎意料的一脸淡定,慢慢地抬起了双手,提起右脚,做出了一个大鹏展翅的动作。

    然后又放下右脚,手掌凝结成爪,置于胸前,做出一个黑虎掏心的动作。

    就这样,景发慢慢地在原地演示着各种普通的武功招式,动作奇慢无比。

    他一会儿朝这名唐门弟子攻上几拳,一会儿又向那名唐门弟子踢上几腿。

    当然都没有真的打中对方身体,只是隔空演练而已。

    景发的这系列举动在唐门弟子看来就是在深深地嘲笑自己,他们再也按捺不住胸中的怒火,一起朝景发攻了过来。

    就在他们来到景发的一步范围内时,忽地莫名其妙间感到知觉一顿,身体顿时不受自己控制起来。

    自己的双手、双脚也情不自禁地慢了下来,跟景发一模一样,将每招每式变成了慢动作。

    “诶,这就对了嘛,喝了酒的人就要慢慢来,要不然可要闯祸的哦。”景发轻笑一声,然后一拳慢慢地朝一名唐门弟子的脸颊攻去。

    唐门弟子看着景发的拳头不断朝自己逼近,连忙想伸手去阻止。

    他的右手确实在朝脸颊方向移动,但速度很慢,想快也快不起来。

    此时唐门弟子身上唯一一个还正常的速度是汗,眨眼间,他已经急地满头大汗。

    就这样,他眼睁睁地看着景发的拳头慢慢地打到了他的脸颊上,然后,剧痛袭来,砰的一声,他的身体直接被击飞出去数尺之远,脸颊上肿起一个大包,整个身子瘫倒地上,昏迷不醒。

    大家没有想到景发看似简简单单,毫无力道的一拳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吓得剩下的几名唐门弟子拔腿想撤,但双脚的速度也依然很慢,而景发的拳头比他们的速度要稍微快点。

    就这样,又有几名唐门弟子接二连三地被景发击飞,昏迷不醒,最终只剩下云姓弟子一个人还站在原地,而脸上已经写满惊恐。

    料理完其余弟子后,景发将目光移到了云姓弟子身上。

    迎上景发的目光,云姓弟子吓得更惨,慢慢地扭过头去,极尽全力地想向后奔跑。

    但此时,景发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衣角,将他拉了回来。

    眼见着景发一拳要攻到他脸上的时候,忽然间一道白光从空中闪过,只闻砰的一声,在景发拳头和云姓弟子的脸颊中间溅起一丝血花,然后云姓弟子即刻感到身上的束缚一松,连忙吓得向前滚去,远远地离开景发的身旁。

    顺着刚才白光闪来的方向,景发紧皱眉头,转身朝门口望去。

    只见这个时候,门口涌进来黑压压一群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英俊青年,那道白光正是从这名青年的袖口中射出来的。

    “云翔,这么多年在唐门都白待了?连中了对方的毒都不知道。”青年朝那名吓得屁滚尿流的云姓弟子望了一眼,冷哼道。

    “少,少门主,你说毒?我什么时候中了毒?”看见自己方的大队人马过来,云翔松了口气,连忙跑到青年身旁,恭敬地问道。

    这名青年就是唐门的少门主,门主唐海的唯一儿子唐田。

    唐田吩咐手下把躺在地上的几名弟子抬了过来,指着他们脸颊上的红肿说道:“看见没有,这就是毒虫留下的伤口。”

    顺着唐田的手指,大家清晰地看见红肿上有一个用肉眼几乎无法看见的细孔。

    这时,云翔才恍然大悟,原来眼前的这个光头和尚也是个用毒高手。

    看见唐田一眼就识破了自己的伎俩,景发脸上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同时眼角往一旁漆黑的阴影里瞄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