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15:巫术与编程

015:巫术与编程

    这是什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丢丢的0和一丢丢的1,但是如果换做任何一个码农在这里肯定一眼就能认出。

    这特么的不是机器码吗?

    难怪在勾勒符文的时候希斯老感觉不对劲儿,越勾勒越是犯恶心,一直有种噩梦缠身的感觉,搞了半天自己原来是在写代码啊!

    希斯气急败坏的睁开眼睛。

    妈蛋,不学了,码了一辈子的代码,到了异世界还特么得接着往下码,这特么的不是扯淡吗?艹!

    希斯心里是哇凉哇凉的。

    闹了好一阵子情绪,他才总算是平复了下来,重新闭上眼睛再度进入精神识海里。

    要冥想了吗?

    先等等。

    望着跟前满眼的++--,希斯微微蹙起眉头,开始陷入了思考。

    他回过神来仔细想想,巫师这个职业与计算机确实是有几分相似。

    冥想、法术模型,都可以看作是一个个程序,它们同样也都是由一条条语句、一个个的字符组成,而施法过程,无疑可以看做是程序进入运行状态,法术释放出来,则可以看作是程序得到实现。

    而作为一个码农,希斯当然是知道机器语言的优劣势的,复杂、不方便与修改、容易产生错误,换做这些正负符文也是同样的,比如这时候如果冥想符文上哪怕有一个字符出了错误,他都必须从头开始一个个的检查。

    当年正是这些缘故才产生了汇编语言与之后的高级语言,而用它们来编写程序的效率也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同样的,如果用高级语言来进行符文排列呢?

    没有?

    完全可以自己造啊!

    汇编语言不就是基于机器语言上诞生的,自己基于正负符文的基础上,编写一种新的语言也没什么不可以。

    如此想着,希斯便开始着手工作起来,这么积极最主要的原因是——要让他继续码农生涯,还得让他用机器语言编写,吃屎去吧!

    首先第一步,编写一个编译器。

    所谓编译器可以理解为一个翻译程序,它的作用是将高级语言翻译成计算机理解的目标语言也就是计算机语言。

    仍旧拿那个英国人举例子,比方说,现在希斯命令她:说两句话。这么说,她肯定听不懂,而她说什么希斯也听不懂,所以这时就需要一个她懂中文的妹妹站在旁边。

    希斯告诉她妹妹:让她说两句话。

    然后她妹妹就会向她转达:It's my turn. Quick, go away. It's my turn. I 't stand it. I want it now。

    姐姐听懂了,然后程序得到执行,她就开始说话:my god!~my god!~

    原理有了,思路有了,现在就是选择什么语言作为自己的高级语言了,这个希斯有三条思路,分别是:

    第一,重新创造一种语言、字符,这个难度系数太大,念头只是在脑子里闪一下,便被他立刻给排除了。

    第二,采用这个世界的文字,这个难度系数也不小,一种语言的可是涉及到语法、格式、等一丢丢的工作,况且这个世界的字符过于复杂,用来编程也不太合适。

    那剩下的就是第三种了,那就是采用原世界的计算机语言,所有的字符、语句、格式都用从前的,干了这么多年,希斯觉得这也是最适合自己的。

    思路有了,算法有了,希斯便开始了工作,他首先选择的是汇编语言作为自己的底层语言架构,饭要一口口的吃,先把底层建筑弄好了再做高级语言。

    通过一个个算法,将一条条正负字符给替代成指令集,接着在归纳整理、分门别类,作为本职工作,这些对希斯来说基本上都没什么难度...

    一个礼拜后...

    “呼!~终于是大功告成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希斯睁开眼睛,揉了揉酸涩的太阳穴,端起桌上的火汁水喝了一口——

    当年圣十字军团大陆北地战争时期从异族手中带回来的产物,用一种类似于蚕豆却呈红色的豆类碾成粉末煮成水,喝下去后全身都会感觉暖洋洋的,在冬天有非常好的驱寒效果,在北境这边非常受欢迎。

    花费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希斯终于是将字符语言整理成了汇编语言指令集,编译器也建立完成。

    虽说花的时间久了一些但一切都是值得的,要知道,符文涉及到巫师的方方面面,符文排列、模型搭建等等,一点不夸张的说,采用汇编语言来进行这些工作,比起直接用字符语言效率上提高了起码百倍不止!

    希斯心里是高兴不已!

    放下水杯,希斯掏出丝绢擦了擦嘴角沾上的红色水渍,他没急着开始冥想,虽然他很想尽快体验施法的乐趣,但是书上说,冥想是一件非常耗费精神力的事,不宜在精神疲劳的时候进行。

    另外这时还有另一件事情吸引着他的注意...

    往椅子上一靠,希斯顺手拿起桌上的皮面书放到大腿上,往后一直翻到书本附录部分,停下来的这一页上有小幅小幅的插图,图中描绘着一些植物、材料,而在下方还依次标记有这些东西的功效以及组合后产生的效果。

    这是一张魔药配方。

    总算有一点与希斯认知中的巫师相近的地方了,这些行踪诡秘的角色依然还是喜欢配置各种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

    不过这时引起希斯注意的倒不是巫师的这点特长,而是这张魔药配方里记载的内容以及它的功效。

    魔药配方的名字叫做《瓦里维尔血脉溶液》,而它的作用则是能够修复绵羊体质者血脉上的缺陷!

    治疗绵羊体质!!!

    如果是其他骑士甚至是一般的小老百姓听到这种消息第一反应肯定是碰上骗子了,而且是比尤米特人更恶劣的骗子。

    在这个崇尚骑士的时代里,人人都知道绵羊体质属于不治之症,唯一的治愈方案只有迄今还少量保存在圣城的圣子之血——传说那玩意儿属于仙丹一类,不管是什么绝症只要弄上一滴泡水喝都能药到病除。

    如果有人能够治愈绵羊体质,这无疑是一件绝对会轰动整片诺亚大陆的事情,正因如此,这可能吗?

    希斯对此暂时持保留意见,但他更偏向于相信,毕竟作为一名绵羊体质患者他可是直接受益人,另外他现在怎么说也算是半只脚踏入巫师这个领域了,这个职业牛皮多多少少也有点儿职业优越感不是?

    那么,究竟书的作者是在吹牛皮还是真的弄出这种惊世骇俗的产物了呢?

    对此希斯用他那聪明到可以学习巫术,但是绝对不会绝顶的大脑想出了一个万无一失,绝对有效果的确认方法...

    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