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09:外强中干的巴顿男爵

009:外强中干的巴顿男爵

    火盆仍旧在兹兹燃烧着,但大厅的气氛却已经降低到了冰点。

    这里没人想到这还没开始谈,希斯就直接拔剑相向把局势直接拖到了战争的边缘,要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里特男爵急忙走上前来劝说道:“冷静点,希斯男爵,大家都是王国贵族,矛盾应该放在桌子上解决,不是吗?”

    他拿捏不准希斯是故意诈巴顿,还是年轻气盛被逼急了的过激反应,但无论哪一种他都不敢下赌注,毕竟今天这事他们本来从法理上也站不住脚,事情闹大了没有实权的他绝对是第一个被处置的。

    “契约我们或许能再看看,也许是我们之前疏忽了某些条款才造成的误会也说不定?”他只是个局外人,搀和这件事只是为了两个金币,没道理把小命给压上啊。

    “希斯少爷,冷静点。”

    “大家都是王国贵族,没必要闹到这个份上。”

    “先让骑士把剑收起来吧。”

    “有话好商量,好商量。”

    作为主持公道的里特男爵把口风一松,其他七大家族自然也知道今天的结果是出来了,没有里特的偏袒巴顿讨不到什么便宜,这种时候要再不宣明立场,万一这愣头青发起疯来不是骑士的他们可没本事自保。

    “哼!”当事人巴顿男爵见事已成定局,轻哼一声,将头偏向一边黑着脸道:“今天的事情我会找凯特男爵要个说法,看看他培养出来的好侄子!”

    他这番狠话换来的只是骑士们轻蔑的视线,他什么性格在场谁不清楚,今天换了凯特他有胆子找上门来?不戳穿他只是多少给他留点面子而已。

    事情就此本该告一段落,但就在这事,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希斯非但没有沿着这个台阶走下去,反而异常愤怒的说道:“跑到我家里面来耀武扬威,回头还要找我们要说法,巴顿男爵好大的脾气!”

    他大喝道:“你要什么说法,我现在就给你!”

    在场众人脸色齐齐一变,第一反应是——

    这小子来真的!

    毕竟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希斯要再咄咄逼人下去,除了将双方拉入死敌局面大家想不出第二个结果。

    这下子大家坐不住了。

    里特男爵连带七大家族的人齐齐后退,白成一片的脸上不住的滚下汗水也顾不得那丝绢上去擦拭。

    别说是他们,包括希斯后头的骑士们也是一副眉头大皱的样子,别看他们拔剑拔得爽快,但那纯粹就是吓唬巴顿的,真要跟着希斯在这里把巴顿给办了与奎拉家族交恶,可没人做好心理准备。

    “你...你...”当事人巴顿脸上青白交织着,张大了嘴吧半天说不出话来。

    吞吐半天,到底是语气一软:“希斯少爷,您这是什么意思?七大家族的人都在呢,您难道要跟整个北地七堡的所有贵族为敌吗?”

    “我什么意思?”希斯冷眼看着他:“男爵阁下,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吧,带着大家来我城堡耍横的不是你吗?”

    “这…误会,这都是一场误会,我们不是说开了吗?”巴顿急忙道。

    “误会?”希斯冷笑一声,望着他冷声道:“可以,那我们今天就把这误会彻底解决掉,免得将来再有什么误会的。”

    说罢他脑袋往后一偏,向着身后的骑士道:“去,起草一份协议,把矿山的事情给我一条条的写清楚。”

    退开的人里头有几个微微一愣,有些回过味儿来了。

    是的,希斯依然是在诈巴顿的。

    他仔细想想,矿山这件事情始终是个漏洞,既然今天事情已经闹到这个份上了,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漏洞给堵了,如果不是怕后面的骑士撑不住,按照他的想法是再给这矮子上点儿眼药,免得这家伙不肯上当。

    不过希斯其实是想多了。

    被那么多把剑指着,巴顿哪儿有那个精神力去思考这么多,早被希斯那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给吓个半死,就算心里头产生过上当的念头,但依他的脾气是不敢在这事上下赌注的。

    毕竟希斯胡作非为的事迹在北境贵族圈人尽皆知,这种人做起事来不计后果不讲道理再正常不过,谁敢拿命去赌呀?

    协议很快就送了上来,自打两个家族先辈过世后,这几代人里面双方都不止动过一次签正式协议的念头,现成的就摆在书房,骑士不过是跑了趟腿。

    希斯拿起鹅毛笔在上面书写上自己的名字,接着又按上了手印,推给巴顿后,后者也飞快的照做。

    “您看现在可以了吧。”巴顿放下笔杆子,手臂颤抖的将羊皮文书递给希斯。

    希斯接过来扫了一眼,便装模作样的缓和了一下表情,抬了抬手,说道:“大家都把剑放下来吧。”

    冷光四射的长剑总算是放回到了剑鞘,那股冷冽杀意不在之后,巴顿才松了一口气,掏出丝绢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而紧张的心情刚刚缓和,他却突然注意到前面这些骑士无不面带一丝笑意,四周七大家族的人更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巴顿男爵脸色一僵。

    他赶忙扭头看向对面的希斯,却见他脸色虽然仍旧绷着,但那份眼底的喜意确是怎么也掩饰不住,一看这表情,他那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巴顿脸色腾的一下子就红成了一片,踮起脚尖攒紧了拳头,活脱脱一副要吃人的姿态。

    “男爵阁下还有事吗?”希斯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既然已经被戳穿了,那他也懒得再掩饰。

    索性起码的修养巴顿还是注意着的,骂街的事情没有发生,他只是冷着一张脸,冷冷道:“希斯少爷,就为了一张纸,不惜用上这种下作的手段,身为一名贵族,你就不会为此而感到羞耻吗?”

    巴顿会上当一个原因是希斯演的好,但更主要的原因是这个世界的契约精神不是那么强,协议这种东西的作用力度有限。

    “这就不牢男爵阁下操心了。”希斯若无其事的道,这东西作用力度有多大暂且不论,但只要是他一天不签就有借口在上面做文章,看看今天这种情况就知道。

    巴顿恨得牙痒,便宜没捞着,反倒吃这么个大亏,要知道,为了让他签这份协议,卡恩斯堡可没少派人跟他谈,甚至开到了三百金币他都一直没签,因为他知道铁矿只会越往后越值钱,扯皮换来的利润也越大,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居然在这栽了跟头。

    他想了想忽然阴阳怪气的道:“不过希斯少爷似乎忘了一点,这协议最后到底是进谁的口袋恐怕还是个未知之数,您就这么急着替别人巩固财产吗?”

    希斯手上的动作一僵。

    “失陪!”发泄两句出了下胸中恶气,巴顿也没再继续呈口舌之力,草草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去了。

    在场的其他贵族见状也适时宜的纷纷站出来行礼告辞,希斯象征性的挽留了几句后,便将众人送出了门外。

    一手抓着大门的石柱,他看着远处离去的巴顿背影,神色明暗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