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06:希斯
    希斯一愣,完全没想到凯特男爵反应会这么激烈。

    他迟疑了一下道:“以前不记得是有听谁提到过,今天在改造牢房的时候突然想起,就带口问了下。”

    “这些泥腿子是闲的没事做吗?乱嚼舌根,我看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凯特咬了咬牙齿,愤怒道。

    顿了顿,他迟疑了一下,随口解释道:“你哥哥当年犯了错,被你父亲惩戒在这里关了一个礼拜,不是什么大事。”

    看得出这明显是敷衍。

    贵族都是很讲究体面的,犯了错都是禁足大不了挨鞭子算重的了,哪儿有关进地牢的,尤其还是对待家族继承人。

    “哦,知道了。”希斯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

    第二天一早,军队便在城堡集结,共同前往的分别有城堡方面包括凯特男爵在内的三名骑士以及八名见习骑士,以及从卡恩斯堡统辖的几个镇子中抽调出来的三百名领民。

    不过这三百名领民其实主要作用只是壮声势和辅助作战的扈从等,真正的主战单位是凯特男爵以及城堡里的人。

    这个世界的个体战斗力差异是异常庞大的,毫不夸张的说,在正面战场上单单凯特男爵一个人就能够击溃这样的三百名士兵,如果是带上这八名见习骑士的话,将他们全歼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出征是大事,卡恩斯的领民们基本上都有前来欢送,八千余名民众从城堡门前罗列成两队,声势浩大。

    少女们拎着竹篮,将冬焰一片片的洒在雪地里——

    一种外观类似于玫瑰的鲜花,但是却在冬天盛开,传说是由神灵用来烧死邪恶巫师的火焰所化,人们相信经受过冬焰的洗礼能得到神灵的祝福。

    赤红色的冬焰洒满了雪地,自城堡门前一直连绵到远方,如同在这冰天雪地中铺设出了一条鲜红的地毯。

    当城堡大门打开,整装待发的列队从里面出来时,人们的情绪仿佛被引爆开来,高喊着‘男爵大人必胜’、‘胜利属于我们’,将竹篮的花瓣全全撒向将士。

    这是一个崇尚武力的时代,而作为武力值顶点的骑士,无论走到哪儿都是人们羡慕与崇拜的对象。

    毕竟从物质层面来说,骑士无需劳作生产,只专注于骑士七艺的高雅生活,而从精神方面来讲,骑士的存在是为了保家卫国,提倡的也是八大美德,横看竖看都是一个无以伦比高大上的职业。

    前来送行的希斯看着这漫天降下的花瓣雨与听着那排山倒海似的呐喊声,心里面对于凯特男爵还是很羡慕的。

    这份羡慕的情绪首先是受到原主人残存身体意识的影响。

    没有谁与生俱来就是坏胚,大部分人在孩提时代崇拜的也是英雄而并非是坏蛋,这具身体原主人也不例外,而他不但崇拜,并且还切身实地的去努力与奋斗过。

    因为上面曾有过两位异常出色的哥哥,原希斯基本上是听着他们的故事长大的,从那时候起,他就励志要成为如同两位兄长那般,人们争相传颂的骑士,如同先祖一般的英雄。

    骑士训练是从十二岁才开始,但是从六岁起他就给自己做了一把木剑,照着见习骑士们的样子开始练习,基本上从来不参与其他贵族小孩的玩耍,每天晚上就连睡觉的时候都把木剑给抱在怀里。

    这份热情并未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泯灭,反而愈演愈烈,等到十二岁正式开始进行骑士训练时,他每天总是第一个到达训练场,别人一个动作做十遍,他却做一百遍一千遍,直到做到标准,做到能够令自己满意。

    他的这份努力刻苦刚开始的时候也确实给他迎来了不少的目光,包括凯特男爵在内多数人都并不怀疑他能够成长为如同他两位哥哥那样的优秀骑士。

    但是却没人知道,这时的他已经不再崇拜自己的两位兄长,目标与野心是成为传奇骑士亚瑟那样的人物,缔造属于自己的传说!

    但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

    当与剑术配套,同时也是作为骑士训练核心内容的斗气修炼课程开始时,一个残酷的事实却摆在了他的眼前——

    他的斗气几乎无法增长。

    没有斗气的支撑,无论他的剑术学的再好、剑法再精妙都只是镜中空花,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看着同期训练的一个个孩子不断地超过自己,希斯内心焦虑万分,四处找寻解决方案,直到凯特男爵带着他去问过王国内最出名的学者,最终却只是得出了他是‘绵羊体质’。

    绵羊体质指的就是那些先天身子软弱,只能如同绵羊般活着的人类,这种体质终生无法修炼斗气。

    刚刚得出这个结论时,希斯虽然受到的打击很大,但还没有一蹶不振,恰恰相反,他更加忘我的修炼起来。

    他执拗的相信努力肯定会收获回报,别人每天修炼三个小时,他就修炼十个小时,别人每天睡觉十个小时,而他却只睡三四个小时,不参加任何的户外活动,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刻不停的修炼。

    只是这种努力在这时候却是毫无意义的,直到一次在与一名同期训练的孩子决斗时长剑被对方轻易挑飞,希斯才终于意识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已是不可改变的逆数。

    于是,曾经踌躇满志的他终于是走向了堕落,纵情声色,不停地在女人身上寻找慰藉,把心里的不甘发泄向**的海洋。

    而作为希斯的主观意识来说,对骑士就不仅仅只是羡慕这么简单了...

    这个世界实力左右着命运,别看他贵为领主,现在看起来过得滋润潇洒,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凯特男爵坐镇,不然的话能够混个没落贵族头衔就是不错的结局,因为领主实力溺弱而被外人吞并领地的例子可不是少数。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看看现在的洛里斯王国的下场就知道,坐镇王国的大骑士才刚死了半年不到,便落到举国灭亡的凄惨下场...

    “希斯!”凯特男爵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希斯的思绪。

    “什么事?凯特?”希斯问道。

    今天的凯特男爵穿了一声银色的链子甲,披着熊皮缝制的斗篷,环环相扣的细密柳钉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一头金发甩在身后,夺目耀眼。

    他骑在战马上,一手抱着头盔,英姿勃发!

    他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学着处理一下政务,有不懂的地方就问路易和巴格特,这些也是时候该你接触。”

    “是。”希斯答应道。

    凯特男爵中气十足的道:“给我记住,你如今所吃的每一粒粮食,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历代先祖一刀一剑用命拼杀下来的,我不允许任何人做出损害这片土地伤害这里人民的举止,尤其是你!!!”

    “呃...是。”

    ......

    送别了凯特男爵后,希斯遵照男爵的吩咐,回到城堡便将处理政务的几位官员召集起来了解了一番领的情况,人口、税收、发展规划等等。

    大致了解一番后,希斯发现没什么自己可插手的。

    领地在凯特男爵的打理下井井有条,农民有吃的,城堡有钱养骑士,没人聚众闹事,谁敢上门挑衅也有人马去摆平,对这个时代来说就已足够了。

    至于发展、提高生产力?长期规划中期目标短期建设等等,这些东西基本不存在,而且也没有存在的土壤。

    领地里面的荒地还有很多,这种时候减低赋税让农民多生孩子就是了,这点城堡方面已经在做了。

    真要做点什么的话,倒是可以引入蒸汽机开启工业革命,不过那得先给他一台计算机,再接上互联网才行,不然凭他这连热力学定力都记不清楚的半吊子学问,造个鬼了。

    仔细想想自己似乎还真惨。

    别人穿越一个个都是能把自己工作经验转嫁过来,造枪造炮造飞机,再不济也是满腹经纶学富五车,吟诗一首便能惊为天人,各路英雄好汉纳头便拜。

    而自己呢?学的是计算机,干的是码农的活计。

    这特么的没电脑没网络满脑子的算法有球用啊!艹!

    总之,溜达了一圈没发现自己有什么能帮忙的后,希斯便干脆的去了一趟地牢,将装着尸骨的那个麻袋带回了卧室。

    关闭门窗,点燃白色的蜡烛,希斯凝视着手中的铁盒子。

    斑驳的锈迹宣示了它悠久的岁月,里面究竟尘封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心里好奇的想着,希斯悄然打开了盒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