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01:古堡里的幽灵

001:古堡里的幽灵

    穿越后的第三天,希斯站在卧室的十字窗前,眺望着窗外。

    斑驳的荨麻爬着古旧的城墙,两名身穿布衣的侍卫抱着长矛靠着墙面一脸嬉笑的对着前面不远处交头接耳。

    前方是一个身材丰腴的女人,裹着白头巾穿着褐白相间的布兜裙,正指挥着几名下人将刚刚从农奴手中收上来的麦粮运进谷仓。

    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着希斯,他确确实实是穿越了。

    这里不是地球,而是一个叫做诺亚的世界,而他也不再是计算机前埋头苦干的码农,而变成了一个小贵族,卡恩斯堡的继承人?

    嗯,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通过他这几天的了解,这个名叫诺亚的世界大概类似于地球上的中世纪蒙昧时期,严重的阶级分化与封建思想造就了贵族拥有无上权威。

    身为贵族不但不需要劳作,除此之外还掌握着领地内所有人的生杀大权,处女税、死手权等各种不平等的条约在这里大张旗鼓的实行着。

    每天骑骑马打打猎,偶尔参加两场贵族晚宴勾搭两个贵族小姐,或者是去奴隶市场溜达,买两个异族女奴,日子过得要多滋润有多滋润。

    希斯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

    可是他却碰到了一点小麻烦,或者说是疑问。

    这个是什么?

    他收回视线,转过脑袋,往卧室的墙角看过去。

    在卧室的墙角漂着一个半透明的东西,它像是被一张白色的床单给盖着的人,在头部的眼睛嘴巴位置抠出了三个窟窿,总体形象就仿佛传说中的...

    幽灵!

    这个东西在希斯穿越后的第一时间就有了,总是飘在他三米不到的位置,用那两个空空的眼眶死盯着他,无论他走到哪里,这只幽灵就跟到哪里。

    被一只幽灵给盯上可不是好事,希斯为此还专门去找了镇上据说能够沟通神灵驱除邪恶的祭司。

    不过在看出来那就是个念两句台词儿往人身上泼点水的骗子后,希斯就把原本到了嘴边的话给全全咽了回去。

    冷静下来的希斯仔细想了想,这毕竟是一个封建社会,自己的身份来路本就不干净,在找到妥善的处置方案前,幽灵的事情还是不要透露给外人。

    当然,希斯的性格是很惜命的,做下这个决定除了不愿冒被揭穿的风险外,另一个主要因素是因为他发现,这东西除了走哪儿跟哪儿外,无声无息,外人看不到也摸不到,对他完全没什么影响。

    非但没有坏处,似乎还有一定的益处!

    熟悉起来后希斯便对它做了一番研究,发现自己竟然能够跟这只幽灵进行沟通,甚至是控制!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奇妙感觉,就仿佛是自己与幽灵间天然建立着某种联系,当他沉淀下心绪后,可以控制着这只幽灵飘来飘去,更让他惊讶不已的是,他竟然还能够获得幽灵的视野。

    美中不足的就是范围小了一点,经他观察发现,这只幽灵不能离开他超过10米,而他也只能在这个范围内对它进行控制。

    既不会害他,还能偶尔控制一下,虽说形象上稍微渗人点,不过这点希斯觉得自己还能承受得住,思来想去便决定暂时不去管这东西,安心熟悉眼下的生活。

    “哒哒哒!”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卡恩斯堡为考虑防御性窗少墙厚,修建的很闭塞,空气流通性不好,总是弥漫着一股霉味儿,希斯穿越过来后没什么事一般都不关门,增加一点空气对流。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皮甲的侍卫举着火把出现在门口,他弯腰向希斯行了一礼后道:“希斯少爷,男爵大人请您过去一趟。”

    “好的,我知道了。”希斯点了点头,跟着侍卫离开了房间,通过侧面的螺旋石梯往城堡顶层上去。

    兹兹燃烧的火苗照亮了阴暗潮湿的阶梯,希斯随口向旁边的侍卫问道:“知道男爵有什么事吗?”

    “小人听说好像是因为少爷之前遇险的事情。”侍卫道。

    遇险的事?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喜欢打猎,三天前在外面山岭为了追逐一只麋鹿而不慎滚落了山崖,虽然救了回来但也受了不轻的伤,险些没熬过去...不,确切来说他确实没熬过去,只是被穿越过来的希斯借尸还魂了没人知道而已。

    “这件事情还有什么问题吗?”希斯好奇道。

    从他继承而来的记忆看,掉下山崖纯粹是原‘希斯’自己作死,实在看不出还有什么可值得追究的。

    “这个小人就不清楚了。”侍卫摇了摇头。

    “哦,好的,我知道了。”

    一路来到城堡的最顶层,通过城墙的过道来到右边的塔楼,进去后左手边有一个采光很好的房间,这时候房门正打开着。

    远远地,便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哼!巴顿这个无耻的懦夫,丢人现眼的东西,他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还想耍无赖?如果不是看在先祖的面上,我现在就想砍掉他的脑袋!”

    “冷静点,男爵大人,一个巴顿值不得您动怒,我们真正要提防的是约翰家族的那群小人。”

    侍卫将希斯带到了门口。

    房间很宽敞,右手边有一个壁炉,两个中年男人正坐在壁炉前的椅子上,前头还支了一张矮木桌,上面放了一些食物。

    “咚咚咚!”侍卫轻轻敲了下门板,行礼道:“大人。”

    两人停止了交谈,坐在里面的一个金头发络腮胡男人这时正在吃着东西,他扬起握着餐刀的手向希斯招了招:“进来吧。”

    希斯走进房间里,向金发男人行了个礼道:“凯特。”

    金发男人是希斯父亲的胞弟凯特?卡恩,一个传统而又严厉的贵族,希斯的父母在他年幼时便不在了,之后凯特男爵便成了卡恩斯堡的实际控制人,只有等到16岁希斯继承其父亲的爵位后才会交接相关的权柄。

    凯特男爵不咸不淡的对着希斯点了点头,也没有邀请他坐下。

    旁边的褐色头发中年男人见状站起身来,面带亲和的向他笑道:“希斯少爷,怎么样,伤势好些了吗?坐下吃点东西吧。”

    这是路易骑士,是城堡里面唯一的两名中级骑士之一,是加入城堡的一名自由骑士,一个处事圆滑的家伙。

    “路易骑士。”希斯微微点了点头,便找了张椅子坐下。

    从礼法关系上来说,他是路易骑士的效忠对象,没必要,也不能向他行礼,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等到希斯坐下后,凯特男爵才再次开口,仍旧是那副冷淡的语气:“这几天修养的怎么样了?”

    “当然,一点小意外而已,我觉得我今天就能去打猎了,那天那只该死的麋鹿我会抓到它,亲手把它送上厨房的餐桌!”希斯捂着脸,摆出一副轻佻的语气说着,这是他根据原希斯言行举止伪装的。

    原希斯是一个十足的酒囊饭袋,脑子里除了享乐就没有别的,初来乍到希斯觉得还是暂时不要过于引人注目为好,所以还是沿着他的行事风格过一段日子再说。

    凯特男爵脸色一下子难堪起来,握紧双拳重重的砸在矮木桌上,发出呯的一声巨响,整个桌子直接从中间垮塌,上面的食物散落了一地。

    他怒气蓬勃的咆哮道:“打猎!打猎!除了这些你脑子里还知道别的东西吗?这次的教训还不够糟吗?”

    凯特男爵对希斯的管教是比较严厉的,每次见了面基本上都没有多少好脸色,双方很不对付。

    希斯一声不吭的努了努嘴吧,装出一副‘你尽管吼,听进去一句算我输’的样子。

    旁边的路易骑士适时宜的打起了圆场:“男爵大人,希斯少爷还小,您没必要对他过于苛责,等大一些的时候他会明白的。”

    “还有几个月就是成人礼了,到现在还是这种心态,到时候让我怎么把领地交给他?”凯特男爵恨铁不成钢的道。

    路易骑士尴尬的笑了笑,这个话题比较敏感,只是一个局外人的他可不敢随意的接过来话茬。

    顿了顿,男爵调整了一下情绪,向着门口的侍卫道:“带过来吧。”

    “是的,大人。”

    侍卫很快离去了,回来时的侍卫有四名,两人一组抬着一个装麦子的大麻布口袋。

    凯特男爵抬手指了指房里的空地,两名侍卫走过来放下,麻袋里不知道装了什么,看起来很沉的样子,落地时还发出了呯的一声。

    “打开看看。”男爵冲着希斯道。

    给我的?

    希斯疑惑的起身走过去,解开上面系着的麻绳,很快将袋子口打开。

    而当他看清里面的东西时,面色不由得一变,手臂不自觉的一抖。

    麻袋里面装的是人。

    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