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26:卡托拉之眼

026:卡托拉之眼

    实验室内,希斯看着跟前笼子里的几只动物,分别是两只兔子与一只狗。

    这时的它们情绪显得焦躁不安,两只兔子不断地用锋利的牙齿去啃咬铁笼,响起一阵阵咔咔的声音,而旁边的大狗也在笼子中不停地转来转去,狗吠声响彻不断。

    引起它们异变的,是之前希斯喂它们俯下的血脉溶液,这些都是希斯拿来做药性验证的试验品。

    十多分钟后,几只动物渐渐恢复了平静,轻微喘息着趴在了地上,希斯打开笼子将它们分别拿出来看了看动物们的瞳孔,又摘取了一点血液放到一个器皿里。

    “还真是都没什么异变呀?”

    细细观察了一番,几只动物只是呼吸有些局促,神情有些萎靡,看起来很疲倦似乎是刚刚经过一场生死追逐似的。

    希斯跟着又回到了桌子前,用红磷石与一些具备魔力传导性能的材料在桌上布置起一个小型的魔法阵——这些材料在这个世界上很多,最后再将刚刚收集来的血液放到魔法阵的正中央之后——

    “啪嗒!”

    一声轻响,希斯指尖爆发出一缕火花明明只是一个图案的魔法阵忽然泛起了红光,像是一滩流动的血,随即,这滩血液突然冒起了一个小凸点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笔直向上增长,就像是一株走入时光长河中的植物。

    它长出了一条笔直细长的根茎,顶端结出了一个圆形的球状体,根茎上很快遍布起密密麻麻的黑点,一条条的触手往里面延伸出来,而也差不多在同个时间,最上方的那个球状体抖动了一下,从中间裂开一条缝,往两边打开。

    那是一只眼球。

    触手延伸进器皿中,就像是一条条的抽水泵,一会儿之后,就将这些血液吸食干净,接着植物全身战栗了一下,上面的眼球用力合上眼皮,再度睁开之后,眼球往外射出一道红光,在植物前方一尺左右的距离浮现出了一个个的符号。

    希斯摸着下颚,向这些符号看过去,若有所思的说道:“细胞结构没有产生变化,看来是药性已经中和了?”

    此时他绘制的这个魔法阵与召唤出来的这株植物是书上记载的一种巫师分析物质成分的方法《卡托拉恶魔分析法》,通过这种方法能够有效获得物质成分的基础讯息,适用于普通物质或者低等级的巫师物品。

    “看来还真是和书上说的一样呀,血脉溶液如果不是绵羊体质患者服用的话,对身体的作用基本于零。”

    瓦里基尔血脉溶液的作用思路是针对血脉中的一些缺陷进行再刺激生长进而补全。

    象形点儿比喻,绵羊体质者就如同一座千疮百孔的城墙,而血脉溶液就如同往外从里面诸如水泥,将这些漏洞给补上,但是如果城墙本身没有漏洞的话,水泥就会堆积在城墙外,一段时间后这种特殊水泥便自我消融与崩解。

    “啪嗒!”

    弹了个响指,希斯撤走了魔力,魔法阵上方响起‘卟’一声,卡托拉之眼如同被抽走了所有水分,迅速干瘪萎靡下去,很快桌上的魔法阵又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图案,希斯随手拿起旁边的毛巾一擦便消失殆尽。

    转过身来,他拿起血脉溶液,往旁边角落里的一张毯子出走去,准备开始服用了。

    虽说仅仅用动物做了一点试验,不过人类与动物的血液在血脉溶液这方面的构造是一致的,对动物没什么问题,对人类多半也不会有事,至于找个活人做实验,抛开伦理不说,单单条件就是不可能具备的,绵羊体质可是稀有体质。

    打开瓶塞,希斯将血脉溶液服下,不多时希斯便感觉到小腹处多出了一股暖流,并迅速的往着四肢百骸蔓延。

    他调整了呼吸节奏,控制着这股能量在身体内以特定的路线开始运行,这是这个世界骑士斗气训练的一种运行技巧,有点儿玄乎,看起来就如同武侠中的修炼,但效果是切身实地存在的。

    半个小时后...

    “呼!~”

    希斯长舒了一口气,从毯子上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立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如同炒豆子一般的声音,他抬起右手,握紧再张开五指,清楚地能够看到些许淡淡的白色气流出现在了手掌的表层,这也就是骑士强大的根源,斗气。

    “终于搞定了!”

    希斯嘴角不自觉的往旁边翘起一点弧度,有了斗气,不单单是多了一份自保之力,同时也能很大程度上缓解自己之前所遭遇的矛盾。

    毕竟无论是领地里的骑士还是外面那些觊觎他领主身份的外敌,根源上都是出在他无法修炼斗气上面。

    “现在就是该怎么向外面解释了...”

    这全世界都宣判了死刑的绵羊体质无端端的治愈,总该要给出个理由的,不然岂不是太奇怪了吗?

    对于如何解释这点希斯脑子里也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反正这是一个人人信仰神灵的世界,对于无所不能的神灵来说偶尔关心一下他虔诚的子民不是应该的嘛?只要运作得当糊弄一下普罗大众应该是没问题的。

    “等凯特回来再说吧!”

    他考虑的方案还需要借用一下凯特的威望。

    摇了摇头,希斯将这件事情先摆在一边,简单收拾了一下实验室,把一些重要东西给藏匿起来。

    巫师的修炼少不了各种试验,希斯便让城堡里的下人专门腾了一个空房间供给他使用,平日里收罗来的各种东西都摆在里面,对外就宣称自己在构思一套家族纹章,每个贵族都有不止一套纹章,希斯所做的这些事情算不上奇怪。

    刚刚从实验室里面出来,希斯就看到门外不远处站着的杰克,他挑了挑眉毛:“有什么事吗?杰克?”

    这明显是刻意在等他的。

    “少爷,您要的工坊奴隶们已经建好了,就在今天早上,我知道消息后,就立刻过来报告给您。”杰克连忙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