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25:魔药与最终异象

025:魔药与最终异象

    就一缕火苗能干什么?

    千万不要小看这点火苗,对于编程来说,这就是一个完整的程序,完整的对象。

    象形点儿比喻,就如同建一座楼,正负粒子只是泥沙甚至只是分子和原子,而这缕火苗就等同于一块完整的砖石,之后盖楼就是不断地复制与添加砖石。

    法术也是同样的,根据火这个核心,希斯今后要做的就是不断地往这个核心上面添加其它的火,只要有充沛的魔力做支撑,就能施展出任意形态的火焰!

    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儿,希斯便启动终止符,掐灭了火焰,没有再继续构筑法术往上面添加砖块。

    目前他身体里的魔力总量只能构筑这点火苗,能够持续不间断的燃烧五分钟左右。

    太少了吧?一个月才这点成果?

    帐不是这么算的。

    冥想就如同一个人的食量,在婴儿时期只能吃得下一两勺奶粉,但是随着人的成长,食量会逐步增大,冥想也是如此。

    希斯刚开始冥想时,半个小时才能收获几个能量粒子,但是现在平均每分钟收获的能量粒子都在十几颗以上,并且这个效率还在飞快增长,几乎每天都在翻倍,要想达到放火球、烧房子的魔力根本用不了多久...

    ......

    卡恩斯堡,希斯专属实验室。

    “少爷,这些是您要的东西。”

    “放在这里就可以了,顺手帮我把门关上。”

    “是。”

    下人们将东西放在靠墙的柜子上出去了,希斯继续手头上的工作,配置魔药。

    迈入低等学徒阶段,巫师就能配置魔药了,不过毕竟是初次尝试,他并没有直接上手材料昂贵的瓦里维尔血脉溶液,而是先找了一些普通材料来练练手。

    这个世界许多材料都能配制出神奇的魔药,就比如说这个——

    希斯拿起桌上的一支花朵,花朵的样子像是一般的野花,但在花瓣上面却爬着奇奇怪怪的黄色纹路。

    这种花的名字叫做真心花,是北境比较常见的一种野花之一,传说由森林女妖所化,一般碰到庆典等节日,小伙子们就会把它采摘来送给心爱的姑娘,姑娘若是心意相通就会把它编织成花环戴在头顶出席篝火晚会。

    真心花的花瓣一共有七瓣,希斯将它们一叶叶的撕下来放到一个小碗里面,接着再拿起旁边一株同样长相平凡只在边缘部位有着一圈紫色小点的野草。

    这是真言草,具体这个名字的由来已经无从考证,反正就是路边随处可见的野草,也没人会去在意。

    希斯将真言草投入到小碗中,再拿起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的是让下人们采集来的,清晨的露水,倒进露水再用一个打磨好的长条状石捣将两者捣碎,随即希斯抬起右手,伸出食指与拇指对准碗里面轻轻一捏。

    只听得——“噼!”

    一声脆响,指尖窜出来了一缕赤红色的小火蛇,火蛇窜进碗里面,不断地舔食着里面粉碎的植物,一时只听得扑哧扑哧声不断响起。

    这是巫师炼制魔药必须经历的步骤,往材料之中注入魔力。

    当魔力渗透进药材之中时,就能将药材隐藏在深处的潜能给挖掘出来,将之融合之后就会形成魔药。

    在书上记载着许多非常有意思的魔药配方,而这两种材料都是希斯记忆里认识的,于是希斯便让下人们采集了一些来,想看看效果,至于这种魔药的作用是什么...

    很快,小碗里面的露水开始沸腾里面的材料也变得稀烂,变成了一种墨绿色泛红的一种粘稠液体,咕嘟咕嘟的往外冒着气泡,些许的烟雾腾升起来。

    当进行到这一步时,希斯伸出一根指头,在小碗的上方轻轻划动,腾升的烟雾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符号,等到符号完全显现之后,他轻轻打了个响指,符号随即便落到了碗里,两者碰触的瞬间,滚动的魔药突然亮起了一阵刺眼的光。

    然后奇异的一幕便发生了——

    “嘻嘻!”

    “哈哈!”

    俏皮的嬉笑声突然响起,粘稠浆液中探出了两个小脑袋,一前一后的浮出水面,那是两个拇指大小,头戴花环,一丝不挂的精致小姑娘。

    她们沿着碗的边缘爬了上来,就像是翻墙偷看外面世界的贵族小姐,趴在碗的边缘,漂亮眼睛盯着希斯,脆声而笑:

    “快,喝下我,让我进到你的心里面去。”

    “我想听听你的心里话。”

    这是魔药的最终异象,在配置任意魔药时都会产生不同的异象,而当出现最终异象也就意味着魔药配置成功。

    “快点哦,我在水里等你。”

    最后俏皮的一笑,两个小姑娘松开抓着碗边的手,一前一后跃入了水中,溅起几许的小水花,原本粘稠的药液突然开始变色,顷刻间功夫就变得通特透明起来,而在里面也看不到小姑娘的存在。

    “真是...神奇的魔法...”希斯砸吧着嘴巴,感叹着。

    随即,他拿起一个小瓶子,将里面的液体一点不剩的倒进了瓶子里面,最后再用木塞子给塞上,自己配置的第一瓶魔药就大功告成了。

    这瓶魔药的名称叫做‘真言药剂’,它的作用是能够让喝下它的人说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与地球上CIA的吐真剂类似。

    盖上瓶塞,希斯又接着配置了几次,低等魔药步骤一共就这么几次,成功率还是挺高的,十分材料希斯成功了八次,剩下两次因为材料分量上的失误导致失败,魔药配置就是这样,一点差错不能出。

    把所有材料用完之后,希斯差不多也有点感觉了,便拿起了从城里买回来的材料,开始进行瓦里维尔血脉溶液的配置...

    半个小时后...

    “呼!~”舒了口气,希斯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着小碗地步,在那里有一只睁开的眼睛,正静静的看着他,这是瓦里维尔血脉溶液的最终异象。

    看了一会儿,它上下眼皮眨巴了两下,便合拢起来,继而仿佛有吱的一声虫子叫声过后,逐渐隐没下去。

    “这个东西真能改变绵羊体质吗?”看着碗底里那一滩粘稠的黑色液体,希斯自言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