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23:猩红诅咒
    房间内,一道人影坐在靠近窗户的椅子上,是希斯从城里买回来的那个女骑士。

    幽灵阿呆欢畅的飞了过去。

    这时的她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土黄色的布裙,高腰V领,这个时代很常见的款式,身上也梳洗过一番,头发还湿漉漉的。

    看到门口的希斯,她放在桌上的手突然攒紧,眉头也蹙了起来,但一两秒后,她又松开了手,继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平静的望着希斯,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淡淡道:“可以先把门关上吗?”

    希斯没有鸟她,事实上从进门开始他的注意力就主要放在摆着起源之书的柜子,见那边没有动过的痕迹,紧张的心绪才略微一松。

    他收回视线质问道:“谁让你进来的?”

    少女明显愣了一下,这跟她预想中的开场白不太一样,她本以为这个小贵族会扑上来撕掉她的衣衫,或者是直接把她推倒在床上,若是讲究情调的话也该是问她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着一张脸。

    过了会儿,她才道:“是...”

    “算了!”没等她说完,希斯的声音便响起,他捂了下脸道:“我知道是谁了。”

    这座城堡里除了杰克那个拉皮条的家伙会这么自作聪明外,希斯再找不出第二个答案,想也知道肯定是他干的。

    顿了顿,他走进屋子里,却没有把门关上,而是淡淡道:“既然过来了,那正好,刚好我这里碰到了一点问题。”

    要开始了吗?少女轻吸了一口气,双手反过去解背后的绳带,自从落到奴隶贩子手里的时候她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一刻,也早早说服自己并做好了心理准备,现在她无所顾忌。

    只是没等她把裙子脱掉,那边希斯的声音便响起:“停下你手中的动作。”

    希斯抬手向她压了压,制止了少女的举措,随即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道:“先坐下,有点事要问你。”

    少女显然很疑惑,但还是老实的坐到了椅子上。

    希斯走过去对面的柜子,视线不动声色的再度确认了一遍上锁的抽屉,心里的紧张这才完全放了下来。

    他折返过来,坐到了少女的对面,挂上一点礼貌性的微笑,开口道:“嗯...对了,小姐,你的名字是?菲洛...”

    “菲洛梅娜。”菲洛梅娜道,一面说着,她抬头看了一眼希斯脸上的笑容,这笑容没有令她感到舒心反而令她感到厌恶,贵族就是这样,把自己打扮的衣着光鲜、绅士优雅,似乎这样就能掩盖他们肮脏与龌龊的思想。

    “好的,菲洛梅娜。”希斯点了点头,随即也懒得兜圈子,开门见山的问道:“我想问问你身上的诅咒是怎么回事?”

    胆怯么?

    菲洛梅娜的眼中多出了一点鄙夷,这个小贵族既贪恋她的脸蛋与身体,却又怕给自己招来灾祸与不幸。

    可悲的是自己现在却不得不在这种人面前屈服...

    她摇了摇头道:“没有的事,阿曼少爷与杰尼少爷的死亡是生病与暗杀,兰妮思伯爵不是什么女巫,也从来没有向我们施下过诅咒。”

    她双手放到了桌子上紧紧扣着,身子往前微微倾了倾:“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阴谋,我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是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你,这可以证明兰妮思伯爵的清白。”

    她知道,自己现在要活下去就必须依靠这个小贵族,但是如果他顾忌那个诅咒的话,恐怕会将自己给处理掉。

    顿了顿,她继续道:“事情的起因是老伯爵...”

    “我知道了。”希斯打断道,对于菲利普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感兴趣。

    顿了顿,他直言不讳的开口问道:“我想小姐你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指的是你身上的诅咒。”

    菲洛梅娜身上的诅咒名字叫做猩红诅咒,在特定的时间内献祭一定数量人的灵魂,这些献祭掉的灵魂将会转化成纯粹的能量粒子附着在特定对象身上,当必要的时候将这股能量释放出来,从而让被施术者短时间内拥有很强大的力量。

    换句话说,这个诅咒的作用不是外面传言的什么针对效忠对象祭死,而是针对菲洛梅娜她自己。

    他开口问道:“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这个诅咒施法程序非常复杂,被施术者必须是自愿的,足见这个女骑士应该是与巫师有所接触,甚至是认识的,希斯想从她这里了解一下相关其他巫师的线索。

    菲洛梅娜眼睛瞪大。

    他难道看出什么了?

    不...

    这怎么可能?

    她扣着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挂上一点掩饰的笑容:“哈...少爷,我...我不太明白您说的什么意思?我刚刚已经说了,我身上没有什么诅咒,都是传言。”

    她咬了咬嘴唇,将视线移到了一边:“您应该知道,这种事情我不可能对您说谎,您要是在我身上发生了意外,对我没有好处。”

    不愿说吗?

    希斯皱了皱眉,她铁了心不说的话希斯一时到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从她嘴巴里撬出想要的答案。

    “好吧,我知道了。”他点了点头,随即站起身来,整理起有些凌乱的桌子。

    菲洛梅娜松了一口气,急忙也跟着起身,这个小贵族刚才的眼神让她感觉他好像知道什么一样,这让她的心情非常糟糕。

    “我帮你脱衣服。”她走过去,伸手便向希斯的衣衫抓去,现在她只想尽快让这小贵族在自己身上发泄完**然后走开,结束这糟糕的一切!

    只是手刚伸出去便被抓住,随即她便听到小贵族的声音:“这些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哦...”她抽回了手臂,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迟疑了一下,便指了指旁边的床铺询问道:“那...我去那边等您?”

    希斯摇了摇头,随手指了指门外道:“出去。”

    “出去?”菲洛梅娜一愣。

    她眉头一紧,急忙道:“少爷,诅咒的事真的是...”

    “我对菲利普家族发生的事情不感兴趣,也相信那位大小姐不是什么女巫。”希斯若无其事的打断道。

    “那...”菲洛梅娜欲言又止,她不知道该怎么阐述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不把你推到床上OOXX?

    希斯搞不懂这小妞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跟自己上床,不过看她再三解释诅咒的事情,大概是担心遭到嫌弃而被杀掉?

    这好像是个问题。

    万一这研究素材出于心里的不安而逃跑,那自己岂不是亏大了?

    他想了一下,便走到了少女的面前,伸出左手托起了她的脸颊,再伸出右手挑起了她的一缕发梢,拉了过来放在鼻尖儿深深吸了一口。

    做完这个对女性轻佻,但同时也是给予她自身魅力认证的动作后,希斯望着她道:“非常的漂亮、迷人,天主的杰作。”

    他放下手臂,向后退出了半步,打了个哈欠,慵懒的道:“但是我现在不想要这个,这几天累了。”

    顿了顿,他想了一下继续道:“出去后你去找杰克,让他给你安排个房间在我隔壁,就以女仆的身份吧,等我有需要了,我会叫你过来。”

    菲洛梅娜松了一口气,心里的不安稍稍消退了一些。

    她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是。”

    “另外等杰克把房间给你安顿好了后,让他过来我这里一趟。”

    “是。”

    菲洛梅娜很快出去了,希斯随手从书柜上面取了一本书翻看着,不多时,仆人杰克出现在了门口。

    “少爷,您有何吩咐?”他恭敬的行了一礼问道。

    希斯转过头看着他,声色俱厉的道:“杰克,给我记住,以后无论任何人,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踏进这个房间!”

    无端端被训了一顿的杰克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飞快的跪在地上道:“是,是的,少爷,小人错了,小人不该自作主张。”

    谁知道这希斯脑子里有抽的什么风,还是别惹他的好。

    看他惊惧的动作希斯心头的不爽稍稍一松,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迁怒于人了,按照他从前的形象带来的惯性思维逻辑这时候杰克做的没错。

    他挥了挥手:“这次就算了,起来吧。”

    等到杰克起来后,希斯接着便问道:“让你安排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那批人都已经安顿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