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22:哈斯兰特的决定

022:哈斯兰特的决定

    黑夜中的卡恩斯堡如同一位持剑巨人般立在荆棘森林以东,威严的守护着这片宁静之地,呼啸而来的寒风拍打在那厚重的石墙上响起一阵阵呼呼的声音,仿佛是肆虐遭到阻止而愤怒的咆哮。

    城堡训练场上。

    用仆人送来的热水洗了把脸,希斯拿起木盘子里的毛巾擦了擦脸颊上的水渍,随即坐到了篝火边上。

    那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的哈斯兰特正用手帕一遍遍的擦拭着手中的十字剑剑刃,跳动的火苗照耀下,清楚地能看到他眼中的惊喜与激动。

    “听说是从洛里斯王国缴获过来的,不过他的原主人似乎是个草包,在战场上还没开始杀敌就被人射爆了脑袋,还是崭新的,怎么样,还不错吧?”希斯看了哈斯兰特一眼,自顾自的解释道。

    一面说着,他抬手撕下一只仆人刚刚烤好的鸡腿,当领主就这点好处,在城堡里无论啥时候想吃啥吩咐仆人去处理就是。

    “它将替您劈开拦路的荆棘,扫荡前路的阻碍,破开厚重的乌云,将光辉点亮您的伟岸。”哈斯兰特向着送上食物的仆人挥了挥手,随即一本正经的道。

    希斯拿起鸡腿刚要放进嘴巴,不由得愣了一下,诧异道:“哈斯兰特,你难道去找杰克学过几天吗?”

    拍马屁似乎不符合这位骑士的风格。

    “我是认真的!我会弄到它!”哈斯兰特突然抬起头看着希斯道。

    希斯咬了一口鸡腿,毫无贵族修养的咀着肌肉,挑了挑眉毛随口问道:“你指的什么?我没听明白。”

    “圣子之血!”哈斯兰特报出一个名词。

    希斯嘴上的动作一顿。

    哈斯兰特裂开嘴一笑,继续道:“很早之前我就想跟你说了,等履行了誓约后,我就打算去北方,去永冬之城,嗨,相信我,我的朋友,我会弄到那东西,就像你从前说的,我能成为伟大的骑士,不是吗?”

    希斯不自觉的张了张嘴吧。

    虽说他靠近哈斯兰特的本意是带有目的性的,而且还是因为别的骑士忽悠不过来,所以才从这个好忽悠的小子头上下手,纯粹出于一名领主为了维护自身利益而在这个处境下做出的最优考虑。

    但这时候听到这傻傻的小子居然说这些,不管真假,听着怪舒服的,他到真有点儿喜欢这中二的家伙了,要知道,他说的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每年都有不少人送命。

    希斯翘了翘嘴角:“不娶妻不生子么?一辈子呆在那冰墙上守着那些绿皮肤的丑陋怪物你受得了?我记得你不是喜欢里奥镇上那个大屁股的罗莎吗?”

    圣子之血有一个入手途径就是加入教廷,成为教廷骑士,然后北上在阻击异族的前线驻扎,只要在里面上升到一定的阶层就能拿到圣子之血,不过这种驻扎是终身制的,去了就不可能回得来。

    哈斯兰特拿起一块木头扔进火堆:“罗莎嫁人了。”

    “呃...什么时候的事?”

    “七月份的时候了,嫁给了维力骑士的儿子,婚礼的时候我也去了。”哈斯兰特望着篝火,若无其事的解释道。

    希斯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想想又发现自己好像也连自己的婚姻都无法做主,于是便道:“真没眼光。”

    “不,她的选择没错。”哈斯兰特笑了笑,他没有责备罗莎,毕竟维力骑士有属于自己的农庄,而他却连一身像样的盔甲都没有。

    顿了顿,他自信的补充道:“不过将来我会得到更多!”对于自己未来能够成为伟大骑士,他坚信不疑!

    “没错。”希斯点了点头,勉励道:“好好训练,现在战事这么多,以后立点功勋,然后我赐你两个农庄,到时候弄气派点,找到的女人可比那大屁股好看多了,忘掉那什么鬼的教廷骑士吧。”

    哈斯兰特皱了皱眉:“希斯,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

    原来的希斯不会想这么多的问题,并且对于教廷骑士是非常的尊敬与崇拜的。

    “人总得学着去改变,不是吗?”希斯若无其事的道。

    哈斯兰特看了希斯两眼,点了点头,叹息道:“是啊,你确实改变了不少。”

    顿了顿,他又接着之前的话题说道:“我是认真的,我的朋友,这段时间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应该要做点什么,不能再看着你这样下去,我是一位骑士,但是这已经违背了我的骑士精神。”

    希斯皱了皱眉,他收敛了脸上的轻松,认真的看着哈斯兰特问道:“你跟凯特商量过没有?这件事?”

    “嗯。”哈斯兰特点了点头:“在男爵大人出征前我就跟他说了。”

    “他同意了?”希斯瞪大了眼睛。

    哈斯兰特思索了一下道:“男爵大人没有说什么,只是让我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保护好领地,保护好你的安全,等他回来再说。”

    难怪这么一个建立功勋的机会凯特会没有带上哈斯兰特这家伙,原来背地里还有这么一茬在里面呀!

    希斯将鸡骨头扔进了火堆:“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

    与哈斯兰特分别后,希斯便返回了卧室,走在幽暗的走廊上,他眉头紧紧蹙着。

    老实说,虽然明白哈斯兰特这时候做的这个决定是全心全意为了他而考虑,并且为此还必须背负上很大的代价,不过这时候希斯感到的却不是感动而是烦恼。

    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时间太短,与哈斯兰特的认识更多也就是通过记忆,要让他在这么两三天内就把他当做交心知己这个希斯确实办不到,他这时候更多考虑的是出于自己,而这也正是他焦虑与烦恼的来源。

    这个世界单打独斗是不行的,尤其是作为一名领主,身边更是不能缺乏伙伴,这好不容易有个忠诚度靠谱的,这说走就要走,开什么国际玩笑!

    看来魔药的事情要抓紧时间了...可是又该怎么解释呢?

    其实对于魔药的成功率希斯心底多少还是有点底气的,毕竟书上从系统性的方面详细解释了绵羊体质的原因以及魔药治疗思路等等,但是治好了以后又该怎么解释呢?总不可能说睡一觉突然就好了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边的事情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接下来所发生的又再度令希斯吓了一跳!

    一路思考着,希斯很快来到了卧室所在的走廊,而刚刚走到这里,他的眉头便是一紧,脑袋里想的事情瞬间挥出脑外——

    房门是开着的!

    怎么回事!

    卧室里面可是藏着起源之书,那可是绝对见不得光的东西!

    他赶忙加快了脚步,三两步就来到了房间门口,可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却令他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