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21:你比毛驴都不如

021:你比毛驴都不如

    没有?

    希斯发愣的看着手中的起源之书,他翻遍了所有的附录,却依然没有找到相关这颗蛋的丝毫线索。

    怎么会没有呢?

    希斯靠着椅子往后一倒,在他背后是一根木梁,椅子抵到木梁便停了下来,与桌子间腾出一点距离后,他翘起二郎腿,将书放到膝盖上,皱眉思考起来。

    是因为这本书的内容还不够丰富?

    起源之书看完时的第一时间希斯就留意到了,上面的知识面很浅薄,还有许多下文没有讲解道,比方说书中定义的巫师级别就只描写到高等级巫师以下,再往上的星辰级等基本上就只提到个名字。

    “其他的内容在那儿呢?”希斯拿起那张夹带在书中的小纸片,目前唯一的线索似乎就是这个了。

    “算了,先把书上的内容学完再说吧!”

    希斯把蛋摆到一边,这玩意儿究竟是个啥书里也没写,只能先摆着,看看其他书上能不能找到点线索吧,不过他觉得机会很渺茫。

    文明落后就不提了,信息传递效率还低的可怕,很多东西除了当地人知道是什么,外人一概不知,包括知识底蕴最丰富的教廷当初北上与异族作战时都有一支队伍因吃了不知名的果子而全员战死。

    收回思绪,希斯视线落向了角落的阿呆。

    回来的路上,阿呆一刻不停的围在在那个女骑士身边,不断地吞噬着那些奇奇怪怪的字符,就像这是什么美味佳肴一般,也是直到来到城堡与女骑士分开后才消停下来。

    希斯的判断没有出错,吸收这些字符似乎真的能给阿呆带来某种变化,至少这时候在他的身上就发生了——

    字符,在它床单一般的身体上多出来了几个字符,暗红色的,就像是用血液书写上去然后凝固下来。

    这些字符有什么用?

    暂时还不清楚,有待观察,希斯放开书本查阅起书中相关诅咒的内容,先弄明白那个女骑士身上绕着的是个啥?

    “原来是这个呀...”不多时,端着书本的希斯嘴中发出一声喃呢。

    他他没有记错,在书中确实是看到过与女骑士身上那些字符有关的讯息,一番查找后顺利的照出了相关的内容。

    随着对诅咒的深入了解,希斯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他摸了摸下颚疑惑的自言自语起来:“奇怪了,照道理这种诅咒应该...”

    “锵锵!”

    正想着,楼下突然传来了金属交织的声音,希斯下意识的一偏头,就看到训练场上多出来了一道人影。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后脚跟一钩桌子腿将椅子正过来,起身将起源之书锁好后,向门口方向走去,在门边竖着一个长条形的木盒子,似乎有些沉,他先打开屋门,再用双手才将盒子给抱起。

    一路来到楼下训练场,训练场的两边燃着两团篝火,兹兹燃烧的火焰照亮了里面的光景,一名健硕的人影正拿着十字剑挥汗如雨,剑刃割破烈风后的声音噗噗响起,一头黑发裹挟着汗水随风摇曳。

    “哈斯兰特!”希斯上前打起了招呼。

    哈斯兰特在骑士上做出的成绩绝对与他个人付出的汗水成正比,在城堡所有骑士当中,他永远是训练最刻苦的两个之一,剩下一个是希斯自己,当然,指的是他还没有开始堕落的哭天喊地之前。

    耳畔响起的声音让哈斯兰特停下了训练,他提着十字剑——说是十字剑,其实只是一坨长条状带个木柄的剑状类兵器而已,这是凯特将城堡一些废弃农具扔给他,他自己去找了个从前做过铁匠活计的老头儿挖个坑熔炼出来的。

    这倒不是凯特小气,这个时代金属资源是很珍贵的,一柄好的十字剑至少要五十金币,要知道,城堡每年的收入加起来也才五百金币。

    “少爷,您怎么下来了?”他轻微喘息着,抓了抓脑袋,动作看起来有些木讷,也有一点的梳理。

    隔阂是解开了,但心理阴影肯定是留下的,外加希斯的反复无常,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又来什么花样,还是小心点好。

    “去了趟城里,给你带了点东西。”

    希斯说着,便吃力的单手将盒子举起抛过去,想要做一个自认为潇洒的动作,可惜实力不济,沉重的盒子就飞出去一小段便砸在了地上,落地后木盒子四分五裂,散碎的木屑间,落出一件物品。

    在跳动火光的照射下,哈斯兰特一眼就看清了这是什么,他匆忙跑上前去一面开口道:“这...这个是?”

    他捡起地上的十字剑,神情疑惑的看着希斯。

    “从前说好了等你成为正式骑士的时候,送你一把十字剑,忘了吗?”希斯若无其事的解释着道。

    哈斯兰特瞪大了眼睛。

    他简直有点怀疑这剑上面是不是涂了什么毒药,他当即便单膝跪地在希斯面前,双手抬着剑举过头顶道:“少爷。”

    凯特不给他除了价格外,是有他的道理在的,这哈斯兰特即没有半点功勋,自身还是个最低等的农奴出生,这送了其他骑士会怎么想?城堡见习骑士那么多,要是谁晋级都送套装备,把城堡卖了都给不起。

    “行了,拿着吧!这是我私人送的,与城堡没关系,别忘了,我现在还不是领主。”希斯简洁明了的解释道。

    哈斯兰特眼睛一黑。

    完了,这剑上涂的毒药怕是会要命的!

    希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自顾自的走到了旁边的兵器架上,取下来一把训练用的木剑,在手头上舞了个剑花。

    “陪我练练!”

    一听这话,哈斯兰特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开什么玩笑,上次陪练把希斯剑给挑飞都快被他玩死,鬼知道这次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

    他急忙道:“少爷,现在太晚了,训练的事我觉得...”

    “呵!”不等哈斯兰特说完,希斯便嗤笑一声。

    他双手握着剑往地上一杵,手掌交叠按着剑柄,居高临下的看着哈斯兰特嘲笑道:“原来我的骑士是个孬种?”

    哈斯兰特皱眉:“少爷...”

    “瞧瞧,我看到了什么?身为骑士,连一个见习骑士的挑战都不敢接,你的勇敢哪儿去了?就这点胆色还算叫骑士吗?比那酒馆里头提着酒瓶子跟醉酒客较量的大婶都不如,门口拉条毛驴来都比你有骨气...”

    “够了!”

    哈斯兰特瞬间气炸,他腾地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十字剑摆在一边,走过去从架子上取下一柄木剑。

    握剑扎起马步,他冲着希斯便道:“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希斯把剑一横,摆出了相同的姿势,不得不说原身这小子虽然胡作非为,但基本盘出色的不像话,记忆里他几乎是一两年没碰过剑,但是剑柄一握在手里就自然有种亲切感,刻入骨髓的肌肉神经让他几乎条件反射的就知道这时候该做些什么。

    他道:“是吗?我倒想看看!”

    “那就来吧!”哈斯兰特大吼一声,双手握剑,直向希斯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