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巫权神冠 > 018:奴隶市场
    这个胖子年纪看起来与希斯差不多,披着一件灰色斗篷,穿了一件细麻织成的黑色长衣,外面套了一件褐色的皮马甲,在袖口上绣了三尾荆棘叶的图案,那是北地七堡中的阿肯斯家族的纹章。

    “波罗尼亚?”希斯从记忆中找出了这小胖子的身份,是阿肯斯男爵的次子,也是原生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

    他打起招呼:“你怎么在这里?”

    “哈哈,这个问题难道还需要我回答吗?”小胖子笑嘻嘻的向着希斯挤眉弄眼道:“当然是抱有跟你相同的伟大理想!”

    希斯疑惑道:“你也买香料?”

    “香料?这是什么新的代称吗?”胖子一愣,他抓了抓脑袋,思索了一下,随即一副惊讶的样子咋呼道:“对呀,她们香喷喷的,如同那芬芳的蔷薇花一般,见鬼,你什么时候这么博学了?”

    希斯被这胖子越说越迷糊,他诧异道:“嗨,听着,我没有取什么代称,我来这里是买香料来的。”

    胖子终于停下了他的脑洞大开,他小眼睛一瞪,愣神的道:“香料?你指的是海上运过来,放在枕头下面那种?”

    希斯耸了耸肩:“最近城堡霉味儿太重,房间里还出现了臭虫。”

    胖子恍然大悟:“原来你说的香料啊...”可顿了顿,他又一脸表情古怪的看着希斯:“你真是来买香料的?”

    “不然呢?”

    胖子盯着希斯的表情,仿佛是在确认他是不是在扯淡。

    过了会儿,没看出什么,这才终于相信,他喃喃自语的道:“难道你没收到消息吗?”

    顿了顿,他一脸猥琐的凑了过来道:“别管什么香料了,告诉你个好消息吧,你会高兴得发疯的!”

    “嗯?”希斯望着他。

    胖子神秘兮兮的道:“这几天这里有好货卖,绝对是你最喜欢的,而且跟你从前买到的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你到底要说什么?”希斯失去了耐心。

    胖子嘿嘿嘿的一笑:“当然是奴隶啊,漂亮的女奴,我们最喜欢的宝贝。”

    希斯无言的看着他:“就这个?”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希斯这样的品行,能够聚集在身边的贵族子弟自然也是贵族圈中的纨绔败类。

    胖子脸上笑意更胜:“而且她们跟那些农奴可完全不一样,皮肤白皙、嗓音细腻,重要的还有着高贵的血统,知道吗?娇滴滴的贵族小姐,贵族小姐,在这里买到贵族小姐,绝对想不到吧?”

    “贵族?”希斯确实吃了一惊,他诧异的问道:“你指的是什么?难道是说的这里的这些奴隶吗?”

    “难道还有别的?”胖子一脸理所应当的道,顿了顿,他抓了抓头发疑惑的说道:“奇怪啊,你应该不会不知道的吧?洛里斯王国完蛋了的事,我听说凯特男爵不是都已经带人去边境了吗?”

    听胖子这么说,希斯随即反应了过来,当王国灭亡后,贵族阶层绝对是首要被洗劫的对象,这个时候大多数贵族都会选择逃亡其它国度,逃亡中被奴隶贩子抓到了,那部分付不起赎金家族又完全覆灭了的,就会拿来当做奴隶给卖掉。

    “走吧,我们快过去看看吧,巴里顿、卡斯莱特那几个家伙可都来了!我们约好了等这边完了去卡斯莱特在城里的庄园聚一聚,这次我可是把所有的钱都带来了,要是还不够,一会儿你借我一点。”

    胖子口里所说的几个名字都是跟他一样的在北境贵族圈中臭名昭著的纨绔子弟,什么都不会,就是会玩儿!

    希斯有些意动,但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你去吧,我今天只想随便逛逛。”

    胖子一愣,粗鄙道:“干嘛啊?这是?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想想卡琳娜、伊莎贝拉那几个小妞,自以为有几分姿色,平日里就傲慢的跟什么似的,现在花两个钱就能买个差不多的回去爽...”

    “我今天真只想随便逛逛。”希斯提高了一点音调。

    这批小贵族都不过是些没有继承权的二线子弟,他们跟希斯交朋友也不是真心实意的交往,纯粹当凯子来使,还是跟他们及早划清界限较好。

    “真不去?”胖子疑问道。

    “是的。”

    “好吧,真是让人失望...”

    两人随即便在入口处分道扬镳,希斯走进了大门。

    市场里修建有一间间的商铺,东方来的丝绸瓷器、南方来的珍珠宝石、北方的皮毛铁矿、西方的古董书籍等等。

    希斯在一家香薰店找到了已经制作成香囊的极夜草,这东西一般很少有散卖的,不过没关系,药性还在就行。

    买走香料后,希斯便在这商场里面闲逛了起来,买了点书,又买了一些瓶瓶罐罐等杂七杂八零碎物件。

    “36金币!”

    “罗尔斯先生已经出到36枚金币,还有那位先生愿意给出更高的价格吗?这可是来自奥尔斯家族的嫡系小姐,她的血脉纯净程度绝对是不用质疑的!”

    “40金币!”

    ......

    正走着,耳畔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哗声,希斯下意识的扭头往那边看了一眼,却见是拍卖大厅传来的。

    这时拍卖大厅里挤满了三教九流的人,在中间用搭建起了一个木头架子,一个皮肤白皙,面容娇媚的少女正站在木架子上,身上的裙子已经脱到了一边,就这么赤条条的站着,旁边一个穿着红色羊毛长衫的老头儿正吐沫横飞的做着介绍。

    虽说自安格玛王朝崩溃后,奴隶制就已经被农奴制给取代,不过有需求就会有供给,奴隶贩卖在大陆各地依然还在存在。

    看来还真有贵族贩卖呀!

    这个时代平民与贵族之间还是很容易辨认的,希斯见这少女气质出众,肌肤光泽而细腻,单从外表上看就不像是普通平民家的。

    收回视线,希斯迈开步子便往里头走去,拒绝胖子的邀请只是不想跟他们玩,他现在身边正是缺人手的时候,既然最近奴隶这么多,自然该甄选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人才能挖掘从出来的。

    走进大厅,希斯穿过旁边的走廊,来到了奴隶交易区的内间。

    这里是一片露天的空地,空地上,摆着一个个用粗壮圆木头搭建起来的木笼子,一个个衣衫褴褛的人或躺或坐在里面,大多都是成年男性与少量年轻女性,至于孩子和老人则一个也看不见。

    当有人过去的时候,笼子旁边的老板就会指挥里面的奴隶起来站到笼子边,让客人筛选,客人看中了那个奴隶,老板就会让其他奴隶退到角落,然后由两名带剑的士兵打开笼子门,进去把那名奴隶带出来,张开嘴巴看看牙齿,脱掉衣服看看有没有皮肤病等等。

    交易大厅里拍卖的其实都是那些姿容貌美、血统高贵的美貌佳人,真正用来干活的奴隶则都是放在外面,至于华而不实的贵族小姐...算了吧,希斯觉得自己还没落魄到找女人还需要花钱的份上,掉价。

    在里面搀和的也大多都是些挣了金币的土豪或者像胖子这样纨绔贵族,真正那些握有实权的贵族是不会参与的,大家都没有这个必要。

    “贵族老爷,发发慈悲把我带走吧!我干活很老实的。”

    “小少爷,您买走我吧,我会木匠的活计。”

    当希斯靠近之后,一些奴隶便站了起来,隔着栅栏向希斯呼喊,这些奴隶其实大多是战争犯,或者犯了各种事的罪犯,一段时间不被买走后就会被送去那个矿山挖矿到死或者是直接给送上绞刑架。

    一路看着过去,希斯很快来到了奴隶市场的最里边,当抵达一个笼子附近时,坐在那儿的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穿了一件羊毛长衫的老头起身便堆出热忱的笑容迎了上来道:“好久不见,希斯少爷。”

    这是阿尔贝托,是奴隶市场里比较出名的一个奴隶贩子,背靠着莱恩伯爵这颗大树,算是兰斯里家的人。

    “日安,阿尔贝托先生。”希斯点了点头,随即便打量起旁边的笼子。

    在他旁边是一个大大的铁笼子,笼子里面这时正或蹲或站着几十个女性,都是年轻少女,身上穿着色泽艳丽的衣裙,大多身段窈窕皮肤白皙,气质上就与之前看到的都有所不同,倒是与买拍大厅的少女有些相似。

    “我给您介绍一下。”阿尔贝托连忙道。

    这个笼子虽然也有士兵看守着,但是笼子门是敞开着的,阿尔贝托随手就抓住了一个边上的女孩把她拉了出来。

    “大人,您...您好。”女孩屈身娴熟的行了一个贵族礼,怯生生的问好道。

    阿尔贝托向希斯介绍道:“这位小姐名字叫伊莉莎,她可是来自巴尔顿家族,虽然不是直系,但也仅隔了两代...”

    这个世界非常讲究血脉,这种讲就是由上至下的,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在王国历史上发生过几次叛乱,有平民组织的也有贵族组织的,但国王被推翻之后重新挑选出来的国王依然是王室血脉,就近的洛里斯王国灭亡的导火索也是血脉方面出现的问题。

    而眼前这些女孩大多都是跟贵族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在家族中也就是充当贴身侍女一类的角色。

    “怎么只有女孩儿吗?”希斯打断道,他想要的其实是虎背熊腰能抗能打的类型。

    阿尔贝托一愣,但还是很快回答道:“您知道的,洛里斯王国的事情,我们现在主要精力只能用来安排她们,就没有准备更多的。”

    “知道了。”希斯点了点头,略感失望。

    话毕就准备离开,可视线无意间却突然看到在笼子角落里坐着一名少女,她不像其他女孩那样蜂拥到笼子边,而是独自坐在那里,抱着曲起的双腿,将脸颊埋在了双膝间,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更为有特点的是,她的手腕和双腿均被沉重的铁链给铐着。

    “这个女孩儿是?”希斯随口问了一句。

    阿尔贝托走过来看了一眼希斯手指的方向,随即扬声往里面喊道:“菲洛梅娜,把你的头给我抬起来!”

    女孩晃动了一下,竖起了脑袋,一副给人眼前一亮的容颜呈现在希斯的面前。

    她大概十七八岁,银灰色的头发,鹅蛋脸,眼睛长得非常漂亮,更有特点的是瞳孔竟然是红色的,无论从身段还是容貌绝对都可以算得上无可挑剔,照道理单单是这张脸也不该是放在外面。

    旁边的阿尔贝托看到希斯的表情,随即不等他说话便向着那女孩道:“菲洛梅娜,还不快点出来!”

    少女站起身往门口走来,让希斯惊讶的是,她就这么脸不发红气不喘的走过来,要知道,她手上和脚上可都带着沉重的铁链,起码都有几十斤的重量,尽管都这样了,在她出来后,门口的士兵都还纷纷拔出长剑一脸的戒备。

    希斯还没来得及问点什么,阿尔贝托便开口向他介绍起来,虽然仅有一句话,却令希斯大吃一惊!

    他道:“这位是菲洛梅娜小姐,她是一位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