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咸龙翻身 > 第七章 探查消息

第七章 探查消息

    静静沉思片刻后。

    徐玉突然猛地从地上站起,并在同时伸出双手狠狠的抓挠了几下自己的头发,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一瞬间显得有些癫狂。

    “卧槽!不行,这样子下去根本不是办法,我得出去看看!”

    徐玉说着,就是双腿弯下,双手扬于身后,呈现出一副好似立定跳远的姿势。

    在约莫着“蓄力”了片刻功夫后,徐玉便直接毫不迟疑,猛地往上一跳。

    而其身体也是,就好像是装了什么看不见的弹射器一般,整个人,在其跳起的一瞬间,便以一种超乎寻常的速度高速的朝着头顶飞去。

    ******分隔线******

    约莫两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小时)过后,清台山山脚,清台村。

    村外,某片正在进行着插秧活动的耕田里。

    一个身着一身现代休闲服装,面容清秀,身体魁梧(臃肿)的青年,此时正负手而立,双脚离地三尺的站在,或者说飘在这片水田上。

    而其周围,那些个身着古代中式布衣,年龄各异,都在进行着插秧活动的农民,此时对于这个正处在他们身旁,明显与他们不太一样的人,甚至于连人可能都不算的家伙,却是毫无所觉,依旧在那里自顾自的插着手里秧苗,就好像是完全没有看见一样。

    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是没有看见。

    这个双脚离地三尺,一身现代服饰,负手而立的青年,其身份毋庸置疑,自然是徐玉无疑。

    而此时的徐玉,也早已经,不再是一个活着的人类了,甚至于,在其陷入和冲出随侯珠之时,其连鬼魂的身份,也是已经失去了。

    现在的徐玉,只是一个灵种,一个代表着大秦帝国亡朝龙运的灵种,也可以说是龙气之灵,只不过是一个已经灭亡的朝代的龙气之灵。

    简单点说就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已经度过了一开始的旺盛期,开始逐渐走向衰败。

    因此,已经沦为龙气之灵的徐玉,除非是动用特殊手段,否则,就单凭这些个正在插秧的普通农户的肉眼,是根本没机会见到徐玉的身形的,甚至于连感觉都无法感觉到。

    鬼魂之流还可以在夜晚阴气重的时候给凡人刮阴风,徐玉作为龙气之灵,那自然是想都不要想。

    对于这一点,此时正在负手观望着农户插秧的徐玉自然也是不甚清楚的。

    事实上,他本来就没有指望这些农户们能看见他,也不希望他们能看见他。

    毕竟,就徐玉现在这身装扮,要是贸然来到这里,被这些农户们看见,按照正常逻辑的套路来说,有很大概率,是会被这些个农户们给抓去报官什么的。

    这自然也是很好理解,无论是徐玉身上这身充满现代风格的黑色牛仔裤,亦或是白色大衬衫,还是那头短刘海,都与眼前这些个粗麻布衣,不说长发及腰,至少也是头发特长的农夫们大相径庭。

    再根据古代那种很保守很封建的思维逻辑,不把你当成恶徒就地打死就已经算是很心善了。

    因此,还是就现在这样最好不过,周围的农户都看不见徐玉,也正好可以方便其不动声色的观察,唯一的遗憾就是无法主动询问。

    ……

    又是一个时辰过后,徐玉依旧还是处在那片耕田之中,只不过已经由一开始的站立,变成了蹲着,虽然整个身体还是像原来飘在空中。

    事实上,在这一个时辰里,徐玉也不是没有换过地方,但最后却还是回到了这里,原因无它,就是因为这一块耕田的人话比较多,不比其它耕田里那些个闷葫芦一样的家伙。

    徐玉所蹲着的那块田地里。

    两个布衣老农,此时正一边插秧,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其中的一个魁梧老农,即王大突然对着一旁正在弯腰插秧的白须老农问着:“老张啊!你说说,今年的收成会怎么样啊?”

    白须老农老张插完一支秧,随后直立起身子,叹息的说着:“唉!谁知道呢?我只希望,跟去年一样,就行了!”

    魁梧老农王大一听,顿时就是语气一呵呵:“跟去年一样?要真跟去年一样,那可不行啊!听说,今年,地主家的租子,是又涨了一成啊!要真跟去年一样,那可就……”

    老张听后,同样也是脸色微变,嘴里也是有些咬牙切齿的说着:“唉!别提了,这些个地主老爷们,就不是个东西,租子年年都要涨,根本就不管我们这些老百姓的死活!”

    王大同样也是摇了摇头:“是啊!谁说不是呢!这些个地主老爷们啊!唉~对了,说到他们,我听说,临近的府城,好像才出过一次暴乱呢!”

    原本被王大的话说的有些些垂头丧气的老张一听这话,顿时整个人就是来了兴致,乡村农户,平时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也就最喜欢这些个八卦趣闻。

    “暴乱?什么暴乱?我怎么没听说?老王,快,也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王大见此,面上直接神秘一笑:“嘿嘿!我这消息也是从我那儿子的朋友的亲戚的小叔子那儿听来的!你不知道也是正常,毕竟,也不是我们府发生的事情!”

    “快说快说,别再打岔子了!”老张连忙伸手拍了拍王大的手臂,示意其不要打岔子。

    王大笑了笑,也是没有再继续多说废话。

    “好!这事儿,其实我也不是太清楚,据说,好像就是我们临近的府城,南安府那一块儿发生的,最初的起因好像就是由于某个张姓地主故意抬高佃租,结果,有一个年轻小伙子,因为付不起佃租,后来就跟那张姓地主家的收租管事干起来了,后来一不小心失手把人给打死了,然后,为了事情不败露,就直接纠结了村众,袭击了那张姓地主,之后,不知怎么的,就演变成了暴乱了,甚至还一度惊动了南安府的知府老爷呢!”

    “哦!这么严重,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

    老张听完,脸上也是现出吃惊之色。

    王大见此,直接就是一脸不屑的嗤笑一声:“后来?后来还不是就那样儿,县里官兵一到,直接就是束手就擒呗!”

    “哦!这样啊!”

    老张听后,倒是没有像王大那样,嗤笑那些个发动暴乱的人,反正无论如何,也与他们关系不大。

    对于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而言,平时的任务只要种地交税服役就行了,其它的,根本不需要他们去管,他们也没资格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