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咸龙翻身 > 第五章 受祭
    看着村里最后一户到场的人家也是献上了自己的供品,礼拜祈福完了以后,一直站在供桌旁,默不作声的监督着众村户的村正刘顺这才轻点了下头,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轻抚着胡须,一步一步,缓缓踱到了众村户的眼前,即堆满了供品的供桌前。

    “咳咳~诸位,到场的都祭拜完了没有,还有没有遗漏的,亦或是后来者,还有没有没来得及祭拜的,老朽这里可就只重复这么一次,要是还有没祭拜的,就趁着现在,赶紧过来,要不然,误了时机,可别说老朽不讲情面啊!”

    村正刘顺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下去,只是静静的站立在原地,一双炯炯有神的老眼来回不停的打量着眼前,那一众同样不敢乱动的村户们。

    也就象征性的等待了片刻,见村户之中没有任何反应以后,村正刘顺这才再次轻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开口说着:“嗯!既然没有的话,那就早点结束吧!时辰也不早了!”

    说完,也不等其他人,便直接就是一个转身,然后跪坐在了供桌前安放的蒲团上。

    “清台村村正刘顺,携清台村全村村户,在此向山神老爷祈愿,望山神老爷庇佑我村今年五谷丰登,人丁兴旺,无灾无劫!”

    刘顺一脸严肃虔诚的望着面前的山神像说着,说完,就是直接一个五体投地的跪拜大礼。

    而其身后,那些挤满了整个山神庙大殿的村民们见此,也是连忙想也没想,便毫无犹豫的跟着一起跪拜了下去。

    包括那些挤在庙外面的村民们也是一样,直接就是席地而跪,就学着里面的那些村民们一样,对着山神庙就是五体投地的叩拜了起来。

    唯一的区别也就是,他们没有像村正刘顺那样,说一些祷词什么的。

    就在村正刘顺带领着全部清台村村民向着山神叩拜祈福的同时,另一边,正处在灵域法界内的徐玉却是突然不由自主的轻咦了一声,似乎是看见了什么让其感到十分惊讶的东西一般。

    山神灵域(姑且就叫它山神灵域)内。

    看着面前那突然凭空浮现出来的一大团白色云气,正在全神贯注的看“直播”的徐玉顿时一脸讶然的说着:“嗯?这是……什么东西?”

    “是书里所说的祭祀香火,亦或是别的什么东西?”

    徐玉就这么目光凝重的盯着眼前的这团聚而不散的白云,脸上的表情惊疑不定。

    就这样,约莫看了片刻,徐玉又将目光重新转移到了面前,那副“直播”画面里。

    只见,画面中,一众村民包括那名村正,都已经慢慢起身,似乎是打算离开。

    徐玉见此,也没去多管这个,连忙抓紧了时间,再次运起心神,就按照刚刚的方法,打算重新开启灵眼,来看看这些村民们的运势走向。

    本来,像这种风水玄学上的,可看“命”“运”的望气之术,就算是知道如何去做,也是非要仔细修习,勤学苦练,经过一番耐心打磨功夫才能慢慢学成的。

    只不过,在这里,徐玉现下乃是龙气之灵,虽说只占了一半权限,但也可以说是龙气之化身,而同样的,龙气也就是气运,只不过是最强大的气运,以气运去看气运,自然是不能跟正常人去比较了。

    画面之中,村正刘顺此时已经从蒲团之上站了起来,就这么背靠着山神神像,站在那里,而那些村民们也是,都一个一个,背对着徐玉,缓慢的朝着殿外离去,丝毫没有因为人数拥挤而产生什么秩序混乱的问题。

    见此,刚刚才运起灵眼,准备看看这些村民们运势的徐玉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很快舒展开。

    同时,将目光转而放到了那画面中,唯一一个没有乱动的人,村正刘顺的身上。

    随着一阵光怪陆离的奇妙感觉,一道幽光自徐玉的双目之中一闪而逝。

    徐玉不由自主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只见,随着他的眨眼,原本还是平淡如常的村正刘顺,此时却是头顶突然冲起一根粗壮的白色云气。

    那云气的粗壮程度,粗略看去,足足有寻常村民的两三倍级别,且,无论是其凝实程度,亦或是周围那些聚而不散,成雾状的白灰色云气,都明显不是寻常村民可以比拟的。

    看着这一幕,徐玉不由若有所得的点了点头:“噢~这就是那所谓村正的运数吗?看起来的确是与普通村民有些不太一样啊!恩……不过,村正,我记得,这好像是古代才有的官职吧?好像意思是村长来着,再加上这些人的穿着,莫非是,我重生加穿越了?”

    “恩……有可能,不过,眼下可不是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

    徐玉说着,就将目光从那村正身上收回,同时关闭了自己的灵眼。

    开灵眼虽说不会耗损力量,但会消耗很多心神,容易让人产生疲倦之感。

    将灵眼关闭过后的徐玉稍微眯了眯眼,定了定心神以后,便再次低头,望向了身前,那团聚而不散的白色云气。

    就这么,大概沉吟了半晌以后,就连画面中,大殿里的那些村民们都走光了,徐玉才终于张口,一脸不太确定的表情说着:“这些云气,恩……乍一看,倒是跟那老村正头顶的命数白气有些渊源,颜色也是差不多,只是……唉!为什么书里也有关于这个的描述呢?这让怎么分辨呀?”

    说到这里,徐玉就是一脸焦急纠结,但又实在无可奈何的神色,其实他也明白,古人对于这些神鬼异志之类的,大多都是处于纸上谈兵的层次,就算有些知道的,恐怕也是身不由己,难以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