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流恋爱游戏 >第五十六章 这真的不是我的兵器啊!(▄█?█●求推荐2/3)
    

    嗯?

    等等!

    你们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王君一一眼望去,楼中众人神色尽收眼底!

    在她正前方,正抬手捂嘴的红衣女子‘凝霜’,眼神中是震惊夹杂着丝丝恐惧地看向他的‘兵器’。

    稍远一些的青年公子是震惊中夹杂着些许羡慕的神色,嘴角还有些不屑地撇着...

    更远处的女性工作人员则是纷纷以乐器挡脸,只是露出了几双好奇又纯真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向他身下。

    劳资!

    王君一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把不断高频震动的小绿误会成了什么!

    而在他身旁的小圣女眼神则是有些飘忽,脸上还泛起丝丝红潮!

    喂!

    你脸红个泡泡茶壶啊!

    自己有多大他们不清楚你还不知道吗?

    诶?

    好像尺寸也确实差不多哈?

    想到这,他双眸圆睁,直接将手从长袍下摆处伸入,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嘴上还同时说道:“你们别误会,这不是...”

    “王公子且慢!”

    身后已经清醒过来的老侯眼疾手快,一把将王君一探入下摆内的手拉住,这才凑上前,有些犹豫地小声说道:“我知道公子肯定身世显赫,但是遇仙阁的背景很硬的,这里如果与姑娘情投意合想要云雨一番,可以进房间内,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果掏出兵器的话,会被打将出去的!公子三思啊!!”

    “你搞错了老侯!这不是我的兵器!”

    王君一哭笑不得,有些急切地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但识海中又收到小绿稚嫩的童音哭诉:“呜呜呜...你是嫌弃窝做你的兵器吗?呜呜呜...”

    啧!

    他眉头一皱又转而说道:“这确实是我最喜爱的兵器,但这是正常的兵器,杀人用的,不是你们以为的那种兵器!!”

    “咳咳咳...”顾菲菲听到王君一的发言,忽然轻微咳了几声,似在提醒什么似的说道:“这位是,王公子吧?我知道以你这...兵器的尺寸,确实是能杀人的,尤其是一些体型清瘦的女子,但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最好还是不要亮出你的兵器为好,我倒是无所谓,就怕惊吓到其他客人,就不太好了...”

    “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啊!”王君一见解释不清,便要挣脱老侯手掌的牵制,将兵器掏出,但又怕发力过猛,伤了老侯这个凡人,一时间进退不得。

    “公...公子请息怒,这里确实不是亮兵器的地方!”

    司静白也加入场中,红着脸小声劝了一句。

    然后生怕王君一不管不顾,就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拿出已经开始高频震动的兵器,还传音补充道:“公子如果真的...真的...浴火难耐,晚上...晚上...”

    王君一收到小圣女磨磨蹭蹭的传音,根本没有时间等她耐心讲完,而是直接插嘴道:“不是,这是小绿啊!”

    “不是我的那个兵器,是小绿啊!”

    王君一朗声解释道,只是小圣女脸上将信将疑,并未回话。

    “啪啪啪---”

    忽然,一阵掌声传来。

    却是方才站在稍远处的青年公子此时已经完全回过神来,脸上震惊夹杂着羡慕的神色也是悄然掩去。

    只剩下一脸敬佩叹服之色,朗声说道:“我林飞语以为天下英雄不过尔尔,能与我论剑之人难求,没想到今日在一个小小的遇仙阁内,竟能遇见王兄弟如此雄才!想必王兄弟才是我今日在遇仙阁内要遇见的剑仙吧!”

    “佩服佩服!”

    ‘啪啪啪---’

    林飞语的掌声愈发洪亮,脸上也是一脸敬佩之色,同时还与他身后一脸自豪之色的老侯对视一眼,双双点头。

    老侯也抽回牵制王君一的手,随着林飞语鼓起掌来...

    “王公子之雄壮已众所周知,烦请公子控制好自己的...自己的兵器...”

    顾菲菲脸上惊恐之色已经消去大半,此时正笑意吟吟地提剑抱拳说道。

    王君一:“......”

    “小绿,你自己出来吧...”

    王君一往身后椅子处上一瘫,满脸生无可恋地说道。

    小绿这边似乎感受到了王君一心中的不开心,是由自己想要找他玩造成的,有些委屈巴巴地退回了剑鞘之间一动不动。

    王君一的长袍下摆也随着平缓,场中众人皆是轻舒一口气...

    就好似被家长训斥了的小朋友,开始装睡起来。

    “小绿别闹了,现在只有你自己飞出来,才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王君一急了。

    刚才震来震去的也是你,现在闹得大家误会了,你就开始装死?

    似乎感受到了王君一的怒气,敏感又脆弱的新生剑灵小绿在剑鞘之中一动不动!

    王君一只得将小绿将手探入下摆,准备将小绿抽出。

    “小绿没...没有做坏事,小绿已经睡着惹...”刚碰到剑柄,小绿有些可怜兮兮稚嫩嗓音便通过神识传进王君一脑海当中。

    王君一气急。

    你睡你个仙人板板,你一把剑跟我搁着睡觉?

    他连忙传音给小绿说道:“你现在自己出去飞两圈再回鞘,证明一下我的清!”

    “小绿...小绿只是一把剑,肿么会动呢?刚刚...刚刚也不是我动哒...”

    小绿糯糯的嗓音传来。

    如果是平时听到小绿这么萌萌哒的声音,肯定会抱着小绿在脸上狂蹭,但是现在...

    他因为座椅和小绿挂的方位有些不协调,再加上小绿感受到他心中的怒火,所以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埋在鞘内。

    王君一拔了两下,硬是没把小绿拔出来。

    但他的动作倒是把在场众人皆吓了一跳...

    顾菲菲原本花容月貌地俏脸上,眼眸大睁,红唇微张。

    难道是我方才说的话不妥当?

    让他觉得自己在小觑于他?

    所以一定要真真正正地现场证明自己的雄壮?!

    这个男人...

    真的是名门正派吗?

    看自己跳支舞就这么冲动了?

    那司静白被他控制地这几天岂不是...

    想到这。

    她侧过头,带着些许怜悯又同情的神色,看向面色潮红的司静白...

    看来这些日子,她应该过得很苦吧...

    难怪方才自己与宋鸣为她谋划了这么多,她却只是坐在椅上闭目养神...

    原来不是不赞同我们的计划,而是单纯的累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