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流恋爱游戏 >第四十二章 病入膏肓!(求推荐▄█?█●)
    

    眼看大手越发接近***,司静白原本失去链接的双眸下意识都大睁开来!

    她心湖间犹如泛起万丈海啸,汹涌崩腾!

    四周灵力忽然以旋涡漏斗状汇集至她头顶,从百会穴开始凶猛灌注!

    司静白:“不!不行!”

    仰躺在怀的小圣女只感觉浑身灵力倒灌,原本被秘法印记封锁的丹田气海受到外界灵力带动,开始飞速旋转起来!

    秘法印记内,李幼菱留下的高阶灵力已经在方才消耗殆尽,只剩下王君一重新注入的炼气期灵力,并不能完全发挥秘法的功效!

    此时在体外灵力旋涡与小圣女体内灵力气旋的双重撕扯下,逐渐破散开来!

    ‘轰--’

    忽然!

    以司静白气海为中心,一声巨响爆开!

    气流同时将她身后的王君一震飞开来,跌上岸边。

    巨响同时惊起远方一群早已休眠的飞禽走兽,‘哗啦啦’一片一片,惊慌失措地向云海里飞腾逃窜!

    等司静白反应过来,她身上的秘法印记已经被直接震碎,同时被震碎的还有困扰她已久的天人境初期瓶颈。

    在这瞬间她直接跨入了天人境中期,身体受到灵力倒灌伐髓,将身体上的酸软无力完全消除殆尽!

    也就是说。

    她...

    又支棱起来了!

    王君一只感觉怀中的小圣女身体忽然一阵巨颤,旋即一声爆响贴脸传来,险些让他双耳失聪。

    “你搞什么啊小白?”

    他站直身体睁大眼睛向潭中望去,原本光洁溜溜的小圣女此时已经重新穿上了一套淡粉色齐胸襦裙,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同时双脚踏在水面之上如履平地地向岸边走来!

    “你自己冲破了秘法?身体没事了吗?”王君一皱着眉头问道。

    ‘嗡--’小绿有些关切地剑鸣声也同时响起...

    司静白没有答话,只是慢慢踱步到岸边站定,咬牙切齿看向面前青年问道:“你刚刚想要干嘛?”

    “那看来身体是没事了啊!”王君一闻言剑眉微挑,嬉笑着说到:“想肯定挺想的,但肯定也要尊重你的意见吧?”

    司静白闻言,先是面露疑惑,随即有些恍然,脸上也随之泛起红霞。

    但她轻咬着下唇,并未做出娇羞姿态,反而更加恶狠狠地盯着面前青年。

    “哟,小妞还挺恩将仇报的啊!”王君一见到小圣女这么精神饱满,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解决的,但也轻舒一口气,放下心来!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奇毒,只是损伤心境的普通毒药,只要略微调息一下就可以排除了!李前辈肯定是判断错了!”无法说出真相的司静白只得将这些苦果自己咽下,找了个借口说道。

    “你好歹也是天人境的修士,普通的毒药怎么可能把你放倒!你知不知道自己刚刚在桌子边上都变成什么样子了?”

    王君一心中疑惑甚多,此时也是一一问来:“而且,你为什么要去抢那瓶毒药喝?解释一下吧...”

    “我...”

    司静白此时终于体会到从霜姐曾经跟她说过的,一个谎言要靠无数个谎言来圆,这句话的意思了!

    这一连串的质问下来,她只感觉自己大脑纷乱如麻,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编排,才能骗得过这两人...

    她低垂下头,刚刚因为狗主人**自己,而产生的愤怒完全消失。

    “我...”

    “你什么你?你知不知道幼菱为了帮你冻结身体消耗灵力过巨,导致封魔石震动!万一这些邪魔破封而出,你有没有考虑后果?!”王君一继续训斥道。

    破封而出不是挺好的吗?

    司静白心中腹诽,却不好意思真的说出口来。

    毕竟她也清楚对自己施展的秘法,对于李幼菱来说需要承担的风险有多大!

    不管李幼菱是真的担心自己,还是纯粹想要帮助狗主人,自己都必须得承这份情!

    而且这个狗主人方才的关切之情,她也都看在眼里,说没有一点感动是不可能的!

    思前想后,她也不知该怎么解释,总不能直接说姐姐给了自己一瓶毒药,让自己下在你身上,可以破除奴隶契约的印记吧?

    “我...我错了...”她轻咬下唇,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

    “哦?你错哪了?”王君一正经又严肃地追问响起,让她第一次体验这种给人捣乱之后,颇有些无地自容的感受!

    “我错...”

    嗯?

    司静比大脑一阵恍惚...

    自己为什么好像已经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一份子了?

    自己是听风楼圣女!

    从小盖压同辈天骄,一步一步成长至此!

    自己再怎么样也是魔道中人才对!

    而且姐姐现在已经晋级谪仙,重掌大权,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马上摆脱这个狗主人和身上的奴隶契约!

    以最快速度回到听风楼内,助从霜姐姐一臂之力,肃清门内残敌才对啊!

    怎么自己开始贪恋太乙峰上的生活与人了?!

    想到这里,原本还在愧疚自责的司静白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肯定是青冥夺魂水的药效,已经被自己完全消化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前这个青年的身影肯定会将自己的心境完全占领!

    等到心境失守,到时候就算他命令自己去伤害从霜姐姐,自己肯定也会照做!

    而且他还把自己的身体看光了...

    算了,要不还是死了一了百了吧,免得以后被命令去伤害从霜姐姐...

    只是死之前,最好是试试能不能把这个淫贼一起带走,也算为从霜姐姐提前排除一劲敌!

    杀!

    司静白眼神一凝,负在身后的右手暗暗掐起法决...

    忽然,潭边一阵清风拂过,司静白眼神又变得迷茫起来...

    咦?

    我刚刚想做,跟狗主人同归于尽?

    奇怪了,我为什么会这样想?

    他对我不是挺好的吗?

    她歪了歪头,又将方才脑海中整理清晰的思绪完全忘却了干净...

    倒是王君一见到小圣女从上岸开始,面色一直阴晴变换不定,手掌更是握紧放松不断重复。

    原本灵动聪慧的碧蓝色眼眸更是一片水汽笼罩,似乎随时都会掉下眼泪一般,

    他心中还是不免泛起一丝担忧,提了提自己有些不自然的裤子,问道:“你真的没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