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流恋爱游戏 >第四十一章 阴差阳错!(求推荐)
    

    这声闷哼让盘坐在身后的王君一险些失神。

    “别乱叫!痛的话忍一下,我马上帮你激活冻结秘法就不痛了!”

    他趁着小圣女失神期间,缓缓将自身微薄的灵力注入印记之内。

    “别...”司静白话音未落,瞬间感觉自己从脚掌开始变得麻木,并且这种麻木感刹那间便蔓延至全身!

    方才李幼菱使用秘法之时,因为她灵力充沛,境界高深,不过刹那便将其完全冻结。

    而王君一重新激活印记知识依靠着自己炼气期的浅薄灵力,并不能造成完全冻结的效果。

    只能让司静白感觉自己身体逐渐麻木了起来!

    原本清醒之后便能自己端坐的身子,也歪歪斜斜地向水中倒了下去。

    “嗯?秘法重新激活了吗?”王君一欣喜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这个狗主人,好像也还挺在乎我?

    “啧,好滑!”身后青年略带惊讶的声音再度传来!

    在乎个屁!

    这个狗主人,满脑子装的都是**吧!

    司静白只感觉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直接倒在身后青年的怀里,青年灼热的手掌还紧贴自己背部,持续灌输着灵力,让自己持续麻木!

    自己以这种姿势后仰岂不是身体都被...

    啊啊啊!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

    司静白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虽然麻木不堪无法动弹,但身体感觉却愈发敏锐。

    身后青年愈发沉重的喘息在这寂静的深夜里也是清晰可闻。

    让她更加震怖的是,自己脊背上那灼热的大手下方不远处,似乎有一把灼热的兵器也顶了上来!

    兵器随着水波荡漾流动,好似随时会对自己发动攻势一般!

    司静白:“...”

    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明白的傻白甜,以前在听风楼内听着师姐妹们耳濡目染,该明白的她基本都明白!

    而且有段时间,还偷偷和姐姐一起研究过双修方面的功法,想要触类旁通,以此改良自身功法!

    因此有许多不该懂的,她也懂个七七八八!

    反正她肯定不会以为身后的兵器是小绿的剑柄就对了!

    随着兵器愈发壮大,司静白也心中也愈发急切起来。

    浑身灵力都被身后的神秘印记封锁,一丝一毫都调动不得。

    这肯定是李家的那招独传秘法。号称能将一个人身上的时间完全停止。

    是既能救治队友,又能困杀敌人的绝强秘技。

    没想到自己现在是以队友的身份‘享受’到了!

    灵力无法调用,也就无法传音。

    身体无法动弹,也就无法开口说话!

    再加上身后逐渐低沉的喘息!

    司静白只感觉自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小白,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如果听得见的话就使劲眨眨眼睛!”

    身后青年已经将自己仰放在其怀中,一张焦急的脸庞凑得极近,在自己耳边轻声呼唤着。

    眨眼,快眨眼...

    司静白搜肠刮肚,调出浑身上下最后一分气力,拼命地眨动了一下眼眸。

    希望这蠢主人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先暂停灌输灵力吧!

    “麻烦了,肯定是我灵力质量不足,所以无法完全激活印记,小白现在并未被完全冻结!”

    “既然还能眨眼,那毒药肯定也在体内发作着!”

    “嘿!”

    司静白只听得身后青年咬紧牙关低喝了一声,自己后背上原本只是缓缓注入的灵力瞬间加大了一倍!

    这让她原本还略有知觉的身体完全麻木下来!

    原本费尽全力还能眨动的眼眸,此时也是失去了感应,就连眼珠也丝毫动弹不得!

    浑身呆滞犹如木偶一般,只能看只能听,却无法再做出其他丝毫动作!

    魂淡!!!

    老娘是让你停止!停止啊!

    不是让你加强灵力啊!

    “这下应该冻结住了吧!”身后青年嗓音变得有些沙哑起来,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似乎正在观察她的反应。

    完...完了...

    这个姿势...

    还没有衣服...

    自己的身体已经都被狗主人看光了吧?!

    她只觉心境犹如沸腾过后,寂静的死水一般...

    要不.......死了算了?

    “呼,总算将幼菱留下的秘法激活了,接下来就维持住冻结状态,让毒药停止扩散,然后等幼菱镇压完封魔石过来帮忙就行了吧?!”

    “这么大一家宗门,不可能连几个厉害的炼丹师都没有...”

    身后青年的喃喃自语在她耳边响起。

    话语间,让心如死水的她大概分析出了自己喝下青冥夺魂水之后发生的事情。

    同时还感受到了身后青年那份发自内心的淡淡关切!

    这个狗主人...

    好像也没有那么坏?

    她脑海中又开始浮现出身后青年的身影。

    只是这次。

    脑海中那道青年身影跟她一样,都是不着寸缕地状态,同时还面带微笑向她搂了过来......

    呸...

    我在想什么呢?

    肯定是因为契约和青冥夺魂水!

    谁会对这个狗主人有好感啊!

    主人?

    契约?

    对了,可以用契约传音!

    想到这里,司静白心头一喜,便试图将涣散的意识聚集,准备潜入心湖拨动那份奴隶契约借此传音!

    只是她正在筹集灵识期间...

    原本在她眼前晃动的大手,好似忽然受到了地心引力的影响一般,逐渐向下晃动而去...

    “啧!”背后一声略带不满的轻‘啧’传来...

    司静白这声轻‘啧’,只感觉自己心湖一颤,刚刚聚拢些许的灵识又悄然消散。

    “这只做事不靠谱的宠物,害的主人大半夜都睡不了觉,在这陪她泡冷水,收点利息息,应该不算过分分吧?”

    青年低沉沙哑的嗓音在身后响起,不知是在与谁对话...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在?!

    司静白刚一想到这可能性,浑身无法动弹的她只觉心湖翻起万丈波涛,激荡不休!

    剧烈的情绪波动让她刹那间便聚拢了大半意识,不顾一切地想要调动灵力打破秘法印记的束缚!

    “嗡--”

    忽然,小绿附和的剑鸣声在她看不到的侧后方响起...

    呼...

    原来是李幼菱的飞剑!

    还以为这个狗主人是在跟其他人说话...

    ‘啪叽--’

    就在她心神松懈的瞬间,一只灼热的大手被地心引力牵动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