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流恋爱游戏 >第四十章 委屈的小绿(求推荐)
    

    毕竟自己现在对于力道的掌控还不是很强,平时拿小绿给食物改改花刀,玩点花活还行。

    但要说拿小绿来切开司静白身上严丝合缝的法衣,还不能损伤到她的身体,自己便完全没有把握。

    毕竟小绿这么锋利,要是一不小心给小圣女身上开了道口子,那就麻烦了!

    所以还是让小绿自己动比较好,毕竟天人境飞剑,不可能连这点小事情都做不好嘛!

    小绿这边听到吩咐,迅速化为绿色流光贴近司静白娇躯。

    凭借它自身天人境飞剑的操控力道,说只切一根头发,绝不会切断第二根!

    电光火石间,绿色流光绕着司静白水面之下的娇躯绕了一圈。

    ‘呲啦--’

    小圣女身上的法衣瞬间便犹如纸做的一般,全部化为齑粉!

    就连束发用的发带,也在小绿判断的衣服范围之内,被小绿瞬间切成了几十块,飘落至潭水之中。

    司静白三千青丝也瞬间披散,大半没入水中!

    王君一这边只感觉自己话音刚落,绿色流光一卷,小圣女身上衣物便全部粉碎,发带以及鞋袜都没逃出小绿的衣服‘判定’范围,瞬间飘落!

    从他的视角看来,只不过眨眼时间不到,小圣女便如一只小白羊般,浑身上下都变得干干净净。

    直接变成身无寸缕地盘坐于水中。

    小绿剑速之快让他为之叹然!

    “小绿!”王君一低喝一声:“切个口子就行啊!”

    小绿收到呵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它,悬停在半空,有些委屈地‘嗡嗡’轻鸣着...

    小绿剑速实在太快!

    嘶!

    幸好是在水里,不然自己就要出丑了!

    此时,寒潭中的一男一女都好似被冻结了时间一般,纹丝未动。

    只剩下小绿还悬浮在空中,委屈的嗡鸣着...

    ......

    王君一此时也懒得跟一把飞剑讲什么礼义廉耻,毕竟他自己都没有这种东西!

    片刻,他浑身一颤,便全力收敛心神,准备继续灌输灵力,维持秘法。

    当即一只手按住小圣女的秀发,调整位置至其身后,将手掌贴在她光滑犹如绸缎般的背脊之上。

    好滑...

    同时努力收敛自己的视线,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体内灵力的运转之中。

    ‘唔...’

    灵气还未来得及灌注,身前一直处于冻结状态的小圣女忽然嘤咛一声,回过神来。

    王君一略一感应,居然是李幼菱秘法印记内留存的灵力,几乎消耗殆尽。

    “嗯?”

    小圣女乍一醒来,只感觉自己身体寒热交迫!

    体内有一股莫名的燥热由腹部扩散至全身上下,让她浑身轻颤不已,神志涣散。

    而体外则是寒气逼人的镇魔心髓,正环绕全身,试图帮助她提振精神!

    这让她的意识处于似涣似聚,大部分意识都涣散开来,但在一些特别的方面意识却更加敏锐!

    尤其是身后那双紧贴着自己背部的灼热大手,好似万恶之源一般,不断增强着体内的莫名燥热,让她神识更加恍惚..

    “这...这是?”司静白有气无力地问道。

    “你中毒了,我马上要激活秘法冻结你的身体机能!”

    司静白闻言双眸圆睁!

    其他人不知道她到底是中了什么毒,但她自己非常清楚...

    原本在沐浴之时半瓶青冥夺魂水被稀释在偌大寒潭之中,虽然也加剧侵蚀了她的心境,但起码还在控制范围内。

    只要事后能找到驱逐心魔与精神控制的灵丹,或者有更高境界的修士全力帮助恢复心境,还是有机会回到曾经。

    但刚刚自己一口气喝了剩下的半瓶青冥夺魂水,那股药效在瞬间便将她的意识打散,脑海中只剩下王君一高大的身影不断浮现。

    而且这道身影在脑海中还不断对自己做各种**的事情,让她愈发燥热不安。

    当她再次醒过神来,便已经泡在镇魔心髓当中!

    司静白只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与平时感触有所不同。

    “我的衣服呢?!”她低头一看,大惊失色道,旋即单手掩在胸前,遮住无限春~光。

    此时,背后那双灼热的手掌热度愈涨,让她浑身犹如触电般战栗!

    ‘啪!!’她急忙反手一掌,想要将身后灼热的大手拍掉。

    但因为身体发软及心境波动的原因,这一巴掌打的毫无杀伤力,软绵绵地甚至有些像情人之间的欲拒还迎一般!

    司静白一扭身,印记所在的背部便被扭至侧面,王君一好不容易抵住印记,正准备传输灵力,便被这一扭中断!

    “别乱动!”王君一有些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现在还不准自己动

    狗主人!

    司静白猛地一咬舌尖,将神识唤醒,随后快速说道:“狗主人你不要太过分了!”

    王君一本来就心神烦躁,此时见司静白这个白痴,自己莫名其妙喝了不知道什么药。

    花费了自己和幼菱这么大力气,现在还在搞不清状况,在这瞎挣扎,腾的一下,他火气就上来了。

    “啪!”

    王君一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司静白圆润光滑的肩膀上,引起一阵水波荡漾,同时低声怒喝道:“你知道你刚刚喝了什么?劳资这是在救你懂吗?”

    司静白此时身上没有半分灵力护体,只感觉肩膀处微微一凉,旋即便是一片火辣辣的疼痛传来...

    痛感不是很重,却像要往她骨子里钻一般,让她心神荡漾,差点便发出羞耻的声音。

    “唔...”幸好最后关头她及时反应过来,紧咬下唇,将其化为一声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