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流恋爱游戏 >第三十二章 我不对劲?(▄█?█●求推荐)
    

    应该不至于吧,这个痛楚我看说明。只要意志坚定的凡人,都大概率能忍受的啊!

    王君一在心中暗忖。

    这只小圣女,好歹也是天人境大修士。

    按照他现在的了解。

    登仙界万亿凡人,平均一万人才能出一个练气修士。

    一百个炼气修士能有二三晋级化神。

    后面的返虚、合道境界都是以此类推。

    而且合道晋级天人已经要开始渡天劫,虽然大部分都是三劫!

    但每一个能度过合道劫难的修士,基本都可以说是人中之龙了!

    亿人当中也不一定能出一个!

    这只小圣女好歹也是度过合道劫的人,心志有这么薄弱吗?

    难道是在演戏?

    我再加!

    ‘叮’

    他顺势将档次加强一档,已经无限接近上次惩罚她时的强度了!

    “鹅啊...不要再加强,身体...身体真的受不了了!”

    原本像死猪一样躺着的司静白忽然面色潮红,身体出现莫名的挣扎,嘴里还发出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就连原本在发愣的李幼菱也被这阵奇怪的声音惊醒,有些疑惑地看了过来。

    王君一顶着小萝莉疑惑的纯真目光,心底微微有些尴尬。

    这只小圣女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

    明明是让人痛苦的惩罚,怎么放到她身上,就变得好像我在奖励她一样了?!

    王君一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叮~’

    正在地上翻滚的司静白因为姿势问题,怀中忽然掉落出一块白瓷小瓶。

    小瓶不过巴掌大小,上有窄口,下方圆润,瓶身看起来也是光泽亮丽,瓶身处还有奇怪的图案雕刻。

    此时从她怀中掉落,顺着草坪滚了一段距离,并未破损!

    好家伙,居然还敢偷藏?

    这种郑重放在怀里的物品,肯定是这只小圣女偷藏的身上最有价值的物品了!

    司静白虽然此时正处于似痛非痛的强烈奇感之中,但也能清晰感受到自己怀中,装着青冥夺魂水的瓷瓶掉了出来。

    她赶紧伸出仍自颤抖不已的玉手,挣扎着向青冥夺魂水抓去。

    只是有一只大手比她动作更快!

    在她触碰到瓶身之前,就一把将瓷瓶抓进了手掌之中!

    “哼!我就知道你肯定藏了好东西!”

    王君一握着结实的瓷瓶研究了一番外观,并未直接打开,而是暂时解除了惩罚,低头问道:“说吧,这是什么?”

    “呼...”

    司静白缓缓呼出胸中浊气,将体内源源不断上涌的奇怪感觉压制,看着王君一手中的瓷瓶,一对碧蓝色的大眼珠子转了转,断断续续说道:“这个...这个是...定颜神液,只要在沐浴的时候将其加入浴桶,就能永久固定自己最美时候的容颜...”

    “定颜神液?这东西很珍贵吗?”王君一转头向小萝莉问道。

    “天人境丹液,对需要的人来说确实很珍贵...”李幼菱瞥了一眼瓷瓶淡淡说道,并没有打开看的想法。

    似乎对‘定颜神液’没有什么兴趣。

    也对,这小萝莉按她自己的描述来说,都一把年纪了还是能保持这青春豆蔻的外表,可能早用过定颜神液之类的丹药了。

    那看来这个东西对于境界高的修士来说,应该也没有想象中这么贵重咯。

    可能是小圣女还没用过定颜类的丹药,所以才会这么珍视这瓶定颜神液吧...

    啧,这种东西倒是没必要跟女孩子去抢了!

    毕竟是自家宠物,平时罚归罚,但该给的奖励还是不能小气。

    他想了想说道:“这个东西也不是很珍贵,你既然还要去私藏证明你还没有用过对吧?”

    “鹅...用...确实没用过...”司静白喘了喘气说道,她忽然有阵不祥的预感弥漫在心头。

    “行吧,那你今晚就用了吧,这瓶是几人份的?”

    司静白:“......,两人份吧?”

    “那行,你今晚用完剩下的我没收了,没问题吧?”

    司静白:“公...公子,其实我之前用过了的,再用的话就浪费了,本来放在怀里就是为了偷偷献给公子和...和幼菱前辈,你们两人尽管用就行了...”

    “嗯?”王君一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反问道:“难道你觉得我要抢你的东西?!”

    司静白看着面前青年腰间丁零当啷的挂着,从她这里‘拿’过去的储物法宝,欲哭无泪地说道:“没...没有,这瓶定颜神液真的是我这次出门刚好捡漏遇见,所以买下来准备献给公子的!”

    “不用再掩饰,看你都快哭了...”王君一负手而立,仰头望着远处翻腾的云海以及只剩余晖的夕阳淡淡说道:“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这个定颜神液就当你这次办事利索的奖励吧!不用再说!”

    司静白咬着牙齿强笑道:“......谢...谢公子!!”

    哼!看来只能等晚上用的时候再找机会偷梁换柱了!

    毕竟我说了是沐浴的时候用的,总不可能在我沐浴的时候盯着我用吧!!

    “行了,今天就惩罚到这吧,下次不要再给我搞这些小动作了知道吗?”

    “是,公子下次不敢了!”

    “你现在去把木屋搭起来吧,这次要快,等会顺便也让你尝尝我的手艺,然后这个定颜神液你就可以直接用了!不用担心,我说了给你用就是给你用!”

    “好的公子!!”

    第一姐姐也没跟我说如果自己给自己用了青冥夺魂水会有什么后果啊!

    可能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保管不好吧!

    司静白咬着牙齿,走向自己昨晚已经炮制好的圆木!

    这么重要的东西自己居然只是放在怀里!

    肯定要...

    但是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好像不管放在哪里都不保险啊!

    辣么大个瓶子,总不能...

    司静白左手搭在胸前静静感受着...

    好像真的放得下诶?

    啧!

    还是自己不够稳啊!

    第一姐姐教导过那么多次的稳字经,居然还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要是被第一姐姐知道,自己是因为不够稳失手被擒,又因为不够稳健,连她赐给自己翻盘的青冥夺魂水都被抢走了...

    那自己以后都没脸去给第一姐姐效力了吧!

    想到第一从霜可能会对自己露出失望的眼神,她只感觉......

    体内又溢出了一些愉悦...

    ???

    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她忽然想到刚刚在宠物烙印惩罚之下,身体缓缓积累起来的莫名快感!

    司静白沉思良久。

    “肯定是这个该死的宠物烙印污染了我的心志!才让我有了这种奇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