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修仙流恋爱游戏 >第十六章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求推荐票、求投资)
    李幼菱又驭使小绿在太乙峰周围巡了一圈,确认魔修都已退走之后,才御剑而归,飞回院内的石桌前。

    但她静静站立,对桌旁昏迷的司静白看了眼问道:“你用了奴隶契约?”

    王君一没想到会被直接看穿,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硬着答道:“算是吧...”

    “嗯...”

    好在小萝莉并未直接追问,只是仰起圆润可爱的下巴,用那双剪水双眸看着王君一,眼神中带着疑惑,似乎在等他的解释。

    王君一被她纯净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他沉默片刻后,神色认真地盯着小萝莉微微仰视着他的眸子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我绝对不会对你不利,你愿意相信我吗?”

    半响无言,只有地上的司静白会时不时呻吟一声,两人都未在意,权当了背景音乐。

    李幼菱看着面前眼神态真挚中带着一丝忐忑的青年男子。

    青年身后的紫色披风此时服服帖帖地贴在他脊背之上,仿佛受了委屈的灵犬耳朵一样,有些莫名的可爱。

    李幼菱心底泛起一丝笑意,面上却还没有任何变化。

    她并不是没有感情变化,而是以前流露在外的情感,让她吃了不少亏,而她又对于心计方面不太感兴趣,有那个玩弄心计的时间,不如多修炼两天,力量可以处理一切问题。

    久而久之下来,就尽量收敛了自己的表情,这幅冰冷淡漠的表情,慢慢变成了她脸上有些僵化的面具。

    她这些年来独自生活时觉得这样也不错,起码性子冷一些,能够少掉许多麻烦。

    但是如今,她却有些动摇。

    要是这时候能笑一笑,是不是关系能更好一些?

    她从小就拥有感受人心的天赋,并不是那种无敌的读心术之类的。

    而是能够感受到身边每一个和自己解除的人,心底潜藏的‘意念’。

    不管是善意还是恶意,都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得到!

    但是自从父母过世之后,这悠久岁月以来,除了书瑶以外。

    就没有在其他人身上感受过如此浓郁的善意!

    面前青年就好像真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一般,心底住着一颗太阳一样温暖的心灵。

    他应该是来自一个十分温暖,没有黑暗,没有不幸,像仙界一样的地方吧?

    让她这个能感受善意的人,在他身边呆的越久,浑身岳温暖、舒适。

    虽然她对待来路不明的陌生人以及敌人,她从不留情。

    但是对待真心对她好的朋友,她也从不吝啬。

    看着面前青年忐忑的模样,她忽然感觉笑意涌上心间,嘴角不自觉翘起。

    算了,知道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就行了。

    娘亲也说过,就算是十恶不赦的人,但独独对自己好,那他对自己来说就是好人,

    反之,就算是大家都公认的善人,但独独对自己不好,那他对自己来说就是坏人...

    “???”

    王君一有些忐忑地与这只冰山萝莉对视着对视着,感觉忽然冰山就融掉了。

    而且融化后的冰山上还长出了一颗太阳,太阳露出了一个暖化人心的小脸!

    他有些不解地打量着面前的招风耳萝莉。

    你好端端的,我跟你说正事呢?

    你笑什么笑啊!

    但还别说,不愧是二次元美少女,笑起来的模样,竟然还是一点缺陷都没有。

    白里透红的脸颊上一点法令纹都没出现,莹润白皙的肌肤双颊上,嘟起些许婴儿肥...

    而且还是第一次发现,这只萝莉居然还有两颗闪闪亮亮的小虎牙,此时随着笑容,第一次展现在他面前,惹人心醉...

    让他想起他最喜欢的一首歌里面的歌词: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

    ...

    李幼菱这边笑着笑着,原本因为太久没笑过,有些僵硬的笑容,也愈发自然。

    只是她忽然觉得有些温度有些不对劲...

    嗯?

    明明是寒风呼啸、云海翻腾的太乙峰顶夜晚!

    如果是凡人在这里的话,应该都要穿上棉衣了...

    而且自己现在的境界,早已经寒暑不侵!

    怎么会突然感觉周围变得有些燥热,热得自己似乎思维都有些缓慢了...

    砰!

    砰!

    砰!

    难不成是刚刚刚刚击退魔修使用了【暴雨】,消耗的灵力太多了,到现在心跳还没缓下来?

    【叮,李幼菱好感度+10,目前为46/100,达到50/100将会获得高级神秘宝箱,请玩家再接再厉!】

    王君一面带面带欣喜地看着系统面板,还是游戏里面有意思。

    其实很多人在现实当中为什么一直单身,还不是因为女孩子的心思太难猜了!

    就算喜欢一个女孩子,全心全意追求了很久,但跟女孩子相处的时候还是完全看不出来,女孩心里在想什么。

    完全不知道自己这番心意是不是做了无用功...

    如果现实中也能有好感度这种进度反馈,就不会有那么多终点前放弃的‘渣男’了!

    王君一还未感慨玩,李幼菱已经小手一挥,将刚刚收起来的‘叫花鹅’重新拿了出来摆在桌面上,继续吃了起来。

    鹅肉还在缓缓冒着热气,仿佛刚刚被停止了时间一样。

    “你不用去调息吗?”魔修落荒而逃可能不清楚,但是王君一还是清楚李幼菱刚刚破阵的时候虽然很帅,浑身发光。

    但那是爆发了体内部分灵力换来的,此时灵力震荡,应该是要先去调息才对。

    “暂时先不去,吃完再说吧!”李幼菱忽然侧头向远方望了一眼,淡淡说道。

    王君一不明就里,只能坐在一旁看着她小口小口,但又速度极快地吃着食物。

    过得片刻,地上司静白还未醒转,小萝莉又光顾着吃东西,他有些无聊的随口问道:

    “刚刚那些魔修是什么人?”

    “听风楼的人,只是过来试探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

    “听风楼?”

    “哦,忘记你是天外来的了...”李幼菱秀眉微蹙,似乎在组织语言:“登仙界目前分为正邪两大阵营,邪门四派分别为听风楼,忘情山庄、元始剑宗和长夜城,这四家都各自占据登仙界一大片地域,视麾下亿万子民为修行资粮,抽魂炼魄只是寻常,做过的恶事罄竹难书,很难说的清楚他们到底有多邪,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去了解一下...”

    “凡人在魔门麾下生活这么苦,为什么不考虑搬到正派地盘?”王君一好奇问道。

    “因为路途对于凡人来说太远了,任何一派的地界对于凡人来说,就算中途没有其他危险,光是依靠凡人行走,就算一千年不眠不休,也走不出一派之地...”

    “一千年也走不到?”王君一面带震惊,过得片刻又问道:“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

    “天下九州组合为登仙界,每州具体大小不明,但就算是可以飞行的返虚修士,想要横穿一州,至少也需要不眠不休地飞行十年!”

    “那你们这个世界这么大,平时走动不是很麻烦?”

    “短距离可以用飞行法器,长距离有传送阵法,境界高深者,可以直接撕裂虚空穿梭,并不麻烦...”

    “那听风楼这次来这么多人是为了什么?”

    “为了打开后峰的封石,就是我李家世世代代镇守的封石,里面有一尊大魔头是听风楼上任楼主...”

    李幼菱暂时停下了吃东西的动作,拿出手帕擦了擦嘴,继续说道:“不过这些人都不是真的来解救的,毕竟一个能跟我过过招的也没有,应该又是像之前那样,在门派内斗争失败,被派来送死得吧...”

    少女还未说完,远处忽然一梭飞舟,飞舟椭圆两头有尖。

    刚飞到太乙峰边上便从中瞬间飞出十五六个身穿各式长袍长裙的修行者,脚下各自踩着飞行法器。

    为首是一名中年面貌男子,青面无须手持折扇。

    中年男子刚一出飞梭,就远远对着端坐的李幼菱弯腰行礼喊道:“中途受魔修所阻,援护来迟,请祖师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