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阴曹地府之主 > 33.息生境与《辟邪剑谱》

33.息生境与《辟邪剑谱》

    孤狼峰峰顶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

    四面苍峰翠岳,两旁岗峦耸立,满山树木碧绿。

    一棵高大的柳树下,一名青年卷缩在躺椅上睡得正香,凭添了几分诗情画意。

    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好似梦到了什么美事,嘴角自然的露出了一丝坏笑,一身白衣更显卓尔不群。

    “无心大哥、无心大哥……”这时一道娇柔宛转声传来,打破了这片宁静。

    视角拉起,就见到一名女子正通过山径往峰顶攀登,每一步都可以跃起十来米远,也就是十来个呼吸的时间,她已站在在了青年身前。

    好一个美人,长的是千娇百媚,风韵甚佳。

    没错,这一男一女正是黄粱和蓝凤凰,此时距离时光蝶出世已过去了四个春秋,在时光蝶与大量名贵药材的双重反哺下,黄粱亏损的气血终于补全。

    “啊……”黄粱坐起身子,美美伸了一个懒腰,冲着蓝凤凰有点溺宠道:“你这个丫头,怎么一大清早的就来扰人清梦?”

    “谁让你有屋子不住非要睡在外面。”蓝凤凰偷笑道。

    “我喜欢看星星不行吗?”黄粱翻了个白眼道。

    以他强悍到极致的体质,根本不用担心夜晚寒气入体,躺在山顶看星星是再美不过了。

    “找我有什么事?”

    黄粱又问道。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蓝凤凰嘟着嘴不高兴道。

    “好吧!我错了,都是我不对,你随时可以来找我。”黄粱识趣的投降道。

    “嘻嘻,这才对嘛!”蓝凤凰的俏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副笑颜。

    “现在总可以说了吧!找我什么事?”黄粱再次问道。

    “哦,对了,差点忘了正事。”蓝凤凰吐了吐舌头,俏脸微微泛红道:“无心大哥,武林中出大事了,日月神教长老曲洋勾结衡山派刘正风一事被东方教主知道了,现在东方教主命令盈盈妹妹去截杀曲洋,我们要不要去帮忙啊?”

    “要开始了吗?”黄粱恍惚道。

    加上修养的这四年时间,他来到了《笑傲江湖》的世界也快六年了。

    “什么开始了?”

    蓝凤凰不解道。

    “没什么,只是随口瞎说的。”黄粱摇了摇头。

    “那我们到底是帮还是不帮?”蓝凤凰再次开口问道。

    “三天后出发。”

    黄粱想了下道。

    “那我去准备。”蓝凤凰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人却已经出现在了山径上。

    “真是一个急性子的丫头。”黄粱摇头道。

    ……

    月光隐退,春夜喜雨。

    听着屋顶滴滴答答的雨点声,黄粱眼观鼻、鼻观心、心无念,身体突然动了,像一头莽牛似得在屋中横冲直撞,冲锋、顶头、转身……整个动作充满了狂野,与不可抵挡,却是青城剑宗的一门炼体修炼之法《莽牛拳》。

    就在他收工打算休息时,他猛然感到浑身一颤,所有劲力都开始自动往下丹田处汇聚,波!他好似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劲透全身,内息自生。

    隐隐约约间,黄粱看到了一只黑白相间的虚幻蝴蝶,它张口一吸,一道无色气团就被它吸进了肚子里,然后又张口一吐,更加精纯的无色气团被吐出;接着它再次张口一吸,无色气团第二次被吸入肚子里,然后第二次被吐出……

    如此反复,循环不息。

    “内息自生,这真的是内息自生。”感受着下丹田处的暖意,和蕴藏在浑身各处的恐怖力量,黄粱眼中的喜色怎么都掩饰不住。

    内息自生按照紫极天的说法也就是息生境,等同于炼神者的点神境。

    一个炼体,一个炼神,同属超凡阶四小境中的第一境。

    “这四年的罪总算是没有白受。”黄粱喃喃道。

    有时光蝶作为媒介,他根本不用担心体内生成的内息没有地方存储,也算是走上了法体双修的道路,间接打破了神魔基因药剂的限制。

    静静听了一会雨声,黄粱躺在床上进入了熟睡中。

    *********

    三天后,一身轻装的黄粱、蓝凤凰、王通踏上了北上的行程。

    王通也是五毒教弟子,刚满四十岁,已是一名二流巅峰高手。

    他有着两条弯弯的眉毛,一双机灵的眼睛,在一只挺标致的鼻子下面,却是一张大嘴,生得两片厚厚的嘴唇,人们常说“厚嘴唇的人笨嘴拙舌”,可是他却能说会道,是个健谈的人。

    《笑傲江湖》中的武者从低到高可划分为:不入流、三流、二流、一流、超一流、绝顶,其中二流高手已是各大名门正派大弟子水准,如令狐冲刚出道时也不过才二流水平,而岳不群、余沧海、木高峰三人则是一流高手。

    王通的脚下快步在树林中飞奔着,一边笑着说道:“教主、蓝师妹,我们距离福州足足有五千四百多里,就算我们日夜赶路,也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五毒教教主老妪在一年前去世,黄粱正式接手了教主之位。

    “没事,不着急。”

    黄粱点头道,不提内气生生不息的自己,蓝凤凰、王通也都是二流武者,别说是一天一百里路了,就是一天二百里、三百里也完全没有问题。

    几个眨的工夫,三人便消失在了密林深处,一路上惊起了无数飞鸟。

    ……

    两个月后,三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福州府。

    黄粱一边打量着街景,一边冲着王通吩咐道:“去找个歇脚的地方。”

    “是,教主。”

    王通应了一声,钻进了人群中。

    看到王通走开,憋了一路的蓝凤凰终于忍不住问道:“无心大哥,我们不去帮盈盈妹妹,来这福州干什么?”

    “你知道《辟邪剑谱》吗?”黄粱答非所问道。

    “什么东西,很厉害吗?有我们五仙教的毒经厉害吗?”蓝凤凰不在意道。

    “哈哈,不是一回事。”

    黄粱摇了摇头,给她解释道:“这《辟邪剑谱》的来头可不小,乃是和日月神教东方不败所修炼的《葵花宝典》出自于同源,传说当年莆田少林寺发现宝典泄密以后,派了一个和尚去谴责华山的弟子,这个和尚就是林远图,他看了记录不全的宝典后,这才有了‘七十二路辟邪剑法’从此称雄武林……”

    “这么厉害?”

    蓝凤凰下意识张大了嘴巴,眼中满是震惊。

    要是拿其他人作比喻,她或许还不能明白,但东方不败可是天下第一高手,谁人不识?谁人不知?他修炼的《葵花宝典》能差?《辟邪剑谱》竟然和《葵花宝典》出自于同源,想来也有不凡之处。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黄粱顺口向路人打听了一下向阳巷该怎么走。

    “那《辟邪剑谱》现在在哪里?”蓝凤凰有点跃跃欲试道。

    “晚上你就知道了。”黄粱神秘道。

    “不说算了。”

    蓝凤凰撇了撇嘴,一点都不在意,围在路边的小摊前挑选起了糖人。

    “教主,客栈找到了。”王通这时赶了回来道。

    ……

    当夜,向阳巷,林家祖宅。

    蓝凤凰站在墙头,打量着这座修缮还算完好的宅院,有些不明白的问道:“无心大哥,我们大半夜的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找人?可这座宅子连个鬼影都没有,一看就是空宅,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叮铃铃、叮铃铃,随着她开口,她浑身的金属小饰品也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

    “多嘴,跟着就是了。”黄粱轻轻一跃,整个人已如一片羽毛一样飘飘而起,划过二十几米的距离落到了林家祠堂前。

    “哼,不说就不说嘛!”

    蓝凤凰骄哼一声,白净的光脚丫子在墙头上一点,整个人同样飞跃而起,不过她没有黄粱的本事,在途中又借了一次力才站在了黄粱身边。

    “看你搞什么鬼。”

    蓝凤凰不服气道。

    黄粱摇了摇头,走上前推开了林家祠堂的房门,房间显然很长时间没人打扫了,一开门迎面就是好大一股灰尘加裹着霉味,到处布满了蜘蛛网,一副衰败样。

    “呸,这里脏死了。”蓝凤凰一脸嫌弃的捂住了口鼻。

    黄粱没有理她,直接找到了挂在祠堂正对面墙壁上的林远图的画像。

    “应该是这里了。”他口中自语着,人却已拔地而起。

    砰!手中剑鞘猛一扫,屋顶的瓦片直接被他扫开了好大一片,立时无数碎瓦混合着尘土齐齐落下。

    “无心大哥,你干什么啊?我刚刚才在客栈洗过澡,这下又弄脏了……”猝不及防下,蓝凤凰自然是弄得灰头土脸,不过她的目光很快就被从天而落得一件袈裟所吸引,“咦,怎么有一件袈裟?”

    黄粱伸出剑鞘一挑,袈裟便落入了他手中,扫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写着的蝇头小字,大手一挥道:“走,回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