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剑灵江湖日记 >第六章 金陵书院群殴事件
    “怎么回事,小老弟?”

    几个不知名的金陵书院新生凌乱在风中,金陵第一才女,当朝大儒兼前任院长隐月旷大人的掌上明珠,什么时候会用这种语气说话了?

    瞬间被掀翻认知的几人同时陷入自闭,殊不知刚刚小小展现自我的某会长大人正用一副可怜兮兮的语气打字聊天。

    “徒弟弟,我这么打进去没问题吧。”

    “里面没有高手的气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我是说突然变成高手,会不会被赶出隐月府?我才刚刚穿越过来,我不想浪迹江湖混饭吃,我想念我昨晚睡过的床,我想吃今天早上吃过的早饭……”

    “找个理由说有高手收你为徒就好了,对于这种机缘我想不会有人怀疑,里不都是这么写的么。”

    “要是玩儿脱了怎么办?”

    “这得看你自己怎么选。”

    隐月岚咬了咬牙,回复凉拌两个字,而后毫不犹豫一步踏了出去。

    莫攸浅笑着摇头,身为游戏里的铁分奴人头狗,能打架绝对不哔哔的隐月岚,这种事绝对不带怕的。

    “看你们伤得这么重就不用跟过来了,先去药店买几份跌打汤药。本姑娘以理服人,绝对不会把这些闹事的给埋了!”

    古色古香的大门口有一处小房子,房间里坐着个小老头儿,看样子似乎刚从桌子底下钻出来。

    隐月岚不禁摇头,金陵城治安太差了,学校里居然都会有人闹事。不过隐月岚也好奇,到底出了什么事会让外面的人闹到金陵书院来。

    一路走去,布局精巧的亭台楼阁让莫攸浅大开眼界,虽然等下说不定便要打一架,不过在此之前看看风景倒也不错。这一路没有任何人,好在不远处便有许多吵闹声,似乎还伴随着不少人的惨叫,隐月岚知道该怎么走,当即朝着吵闹声传来的地方而去。

    溪水潺潺,小桥流水,小桥对面是一道院门,吵闹声便是从院子里传来。隐月岚准备直接过去,却不料耳边传来莫攸浅的声音。

    “先不要过去,躲在外面看看再说。”

    “啊咧,为什么?”隐月岚问道。

    “上学那会儿打架打多了,习惯了……”

    隐月岚比了比中指,但还是听从莫攸浅的建议躲在院外。

    偷偷瞄一眼,院中似乎有两拨人打得不可开交,一方是看上去如同家丁小厮模样打扮的人,而另一方则是白衣青衫的书院学子。隐月岚脸上不觉升起几分担心之色,而后看向那群书院学子身后,却见后方的学堂大门被关得死死的,里面似乎又一些惊恐的姑娘透过窗户注视着窗外。

    可惜,窗外的战况完全就是一边倒……

    “这群战五渣有点勇气啊,把女孩子保护在后面的屋子里,自己在外面挨打。”隐月岚由衷赞叹道。

    “都是年轻人,可以理解。”莫攸浅闻言说道。

    隐月岚轻笑:“徒弟弟,你不会是想说热血才是青春这种中二的台词吧。”

    “谁知道呢,就算不再是年轻人,热血这种东西还是有的。就比方说很多人嘴上说着遇见别人有危险要先保证自己的安全,但是真正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为什么就冲了上去。”

    “这就是你一打三被反杀进医院放我鸽子的理由?”

    “不用在意这些细节……”莫攸浅有些尴尬,“只能说这群小年轻还算好样的,值得我出手帮他们。”

    “哼……”

    隐月岚轻哼一声不再说话,目光投向院中,而后不忍心般摇了摇头。

    论打架,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又怎么可能是眼前这群家丁护院的对手,况且看这群人的气质,似乎都是打架的好手。

    “徒弟,这群人武功怎么样?”隐月岚小声问道。

    莫攸浅笑出了声:“他们只是习惯了打群架的混混而已,还谈不上什么武功。小爷当年……”

    隐月岚瞬间抢话:“莫小爷当年一打三被反杀?”

    “咱能不提这茬么?”

    “不能!”

    莫攸浅比了比中指,可惜,隐月岚看不到。

    “徒弟徒弟,接下来怎么办?”

    “大大方方正面进场,先声夺人自报家门,你爹是退休老干部,就算对面再怎么嚣张也得掂量掂量。”

    “能动手尽量不哔哔?”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让你在开打之前把仇恨拉满了……”

    “漂亮!”

    隐月岚当即赞叹自家徒弟的想法,而后大大方方从院门口走出来。院内打得正欢,似乎没有人注意到院门口突然多出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

    “住手!”

    一声冷喝,爆发出隐月岚多年来积攒的演技功底,不过再怎么积攒十八线的演技也就那样了。也许换个人来喊出这一声绝对是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主角,至于某会长大人,最多算是行刑前骑马赶到的龙套,唯一台词便是刀下留人。

    “你们是何人,为何来金陵书院闹事,成何体统!”

    演技不够台词来凑,手镯空间中看电影的莫攸浅忍不住点点头,隐月岚这一声出来,先不说其他,气势首先是有了。

    原本打得正欢的两拨人同时住手看向院门处,而后便见几个躺尸的少年惊慌起身,以最快的速度守在隐月岚身前。

    “隐月姑娘快走,他们是来闹事的。”

    隐月岚微微一笑:“我爹是隐月旷,谁敢动我!”

    一群金陵书院的学子同时懵逼,就连对面的人似乎也因为隐月岚一句话陷入沉默。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对面一中年男子一脸茫然看向隐月岚,“既然是隐月先生的千金,此事自然与你无关。”

    隐月岚摇头:“怎么可能与我无关,如今我既然是金陵书院学生会会长,书院发生什么事,身为会长自然应该站出来。这位先生,不知是怎样的误会需要让先生费如此大的功夫来我金陵书院闹事?”

    “他们只是一群放高利贷的恶霸而已,书院大多学子出身贫寒,为筹学费便向他们借钱。本来说好是还款时间是毕业之后,但是这群人不知道生了怎样的心思,突然发难,而且……”

    “而且什么?”隐月岚闻言心中微动,虽然是在询问,但心中却有了些想法。

    出声的是站在隐月岚前面的一个少年,虽然同样鼻青脸肿站都站不稳,但还是头也不回站在隐月岚身前。

    “因为他们想把主意打到……打到……”

    少年说着便说不出来的,但是目光所指却是身后的屋子。

    隐月岚瞬间了然,语气不觉添了几分冷意。

    “果然是好算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