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次元远征 > 57.点燃火焰
    难民营的第七营。

    德里克正在照顾自己的妹妹塔塔到上铺去睡觉。

    寒冬的到来让他和他妹妹在斯卡雷的生活过得并不好,他妹妹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冷得浑身发抖。

    但在这个帐篷里面温度高到了却让他的妹妹塔塔兴奋得睡不着觉。

    小孩子的活力持续不了多久,德里克给自己的妹妹盖好被子这种‘奢侈品’之后,他的妹妹就很快进入了梦香。

    德里克准备在下铺睡觉的时候,突然又听见了旁边床位的父女讨论。

    “南希,我已经在营地附近探查了一圈,这里的土地松软适合开垦没错,但现在已经是入冬之季,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作物能在这种季节生长。”

    德里克没有插嘴,他躺在了下铺背对着那对父女,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讨论。

    “也许他们拥有能在寒冬生长的植物种子?斯卡雷的地脉的属性是炙热的火焰,斯卡雷的女王也在这里,他们应该有什么手段提高温度。”南希说。

    “这…如果我们能学习到他们在冬天种植的方法,或者得到能在冬天生长作物的种子确实对我们国家帮助很大。”

    老管家也是知道修恩哲来王国的冬天是个什么处境,远南领域的冬季非常的漫长…到深冬之季被大雪笼罩的村落,如果食物储存不足够的话,会出现被冻死或者饿死的情况。

    而食物储存不足也是很常见的情况,因为没有多少农户人家能将粮食上交一部份给领主之后再熬过漫长的冬季。

    老管家本身就是农户家庭出身,但因为不错的剑术天赋,让他在军队中赢得了赏识,一直到头发花白他才成功进入贵族阶层。

    所以老管家清楚的知道贵族们压榨平民的方法,其中一个就是欺骗平民,许下一个他们永远不会兑现的承诺。

    “我今天去参加他们的开垦计划,如果我在晚上没有回来,你一定要快点逃离这处营地立刻回国。”

    老管家最后还是选择了妥协,他内心依然充满了各种疑虑,如果不是身份的原因,他可能会直接打晕南希将其带回国去,但现在老管家只能顺从她的安排。

    “他们还给你发放了保暖的衣物,相信我不会有事的。”南希说。

    而德里克听着父女二人的讨论,内心却被担忧的情绪所彻底笼罩。

    德里克也报名参加了开垦计划,他参加的原因很简单,只是想给自己妹妹多吃一些东西。

    可德里克也知道那些贵族欺骗奴隶和农奴的方法,这种冬天待在外面时间过长被冻死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德里克总觉得那些穿绿衣服的人和那些讨厌的贵族不太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德里克也说不出来。

    带着对明天到底会被怎么样对待的担忧,德里克陷入了沉睡当中,他睡得非常非常的浅…

    第二天早晨,在迷迷糊糊之间他突然被某种声音给惊醒。

    德里克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从床铺上坐了起来,隔壁床上的那两位父女也醒了过来。

    那是音乐的声音!德里克在帐篷外听见了这辈子都没听过几次的音乐声,谁正在外面奏乐!

    德里克匆匆忙忙的跑出了帐篷,顺着音乐声一路来到了那些绿衣服人所驻扎的地方,他在抬头的瞬间突然看见了一面赤红色的旗帜在雄浑的音乐伴奏下,伴随着晨曦缓缓的升起。

    德里克无法形容眼前的一幕,天空还飘落着细雪,但那些身着绿衣的军人却用着整齐到可怕的队列站在一处空地之上。

    他过去仅有一次看过这种队列,那就是斯卡雷国王大婚的时候,举国的军队在街道上游行。

    但那次游行德里克只感觉到的是热闹和奢侈,可德里克看着面前的队列,却有一种近乎无法发出一丝声音的庄重感。

    队列中的每一个人都站得笔直…瞳孔始终注视着面前缓缓升起的旗帜。

    “南希,他们这是在…虐待自己麾下的士兵?”

    那位老管家也顺着音乐声来到了德里克身侧,一起跟过来的还有他的‘女儿’南希。

    “虐待?”南希看着不远处排得整齐无比的队列,不明白老管家这个词是怎么来的。

    “天空还下着雪在,现在这么寒冷,他们还让士兵就这样站在外面,这可不是什么好心的领主应该做的事情。”

    管家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胳膊,早晨的温度逼近零度,他匆忙从帐篷中走了出来并没有穿外衣。

    这种天气下召集这么多士兵在空地上站着…老管家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作用。

    “可是他们的指挥者也在队伍里面。”

    南希伸出手指着在队列最前方的路城,她在斯卡雷王城的时候就判断出了路城是这支队伍的指挥。

    “也许那个指挥者只是骑士一类的身份?”管家嘴中吐着白气说。

    南希没有再回答自己的管家,她的目光依次从队列中的那些军人面孔上扫过。

    在斯卡雷王城期间南希就仔细观察过这些军人,他们和各个王国所培养的骑士们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肤色。

    在场所有军人的肤色近乎都是一种深棕色,这并不是他们原本的肤色…而是被太阳晒过之后的肤色。

    如果是一两个人的话,南希还可以归结于这个民族喜欢晒太阳,但南希视线所看见的每一位士兵都是这种肤色…足以说明一个问题。

    他们并不是一次排成这种整齐的队列站在太阳之下,而是数百次,甚至数千次。

    每一个士兵都是如此,包括军队中的指挥都经历过这些。

    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提升自己的魔力等级?

    南希没办法想明白,但她注意到了位于难民营另一侧的景象,那就是有一群难民聚集在了一座奇怪的钢铁魔像旁。

    最初南希就是坐着那座钢铁魔像来到这里的,乘坐的体验并不好…南希在下车之后将自己所吃的所有食物都吐了出来。

    那位老管家甚至因为南希这剧烈的身体反应,误认为她中了什么恐怖的诅咒,但好在下车之后南希很快就恢复了自己的身体状态。

    但这一次遭遇让南希还有老管家都对这只钢铁魔像留下了非常深的心理阴影。

    在那座钢铁魔像旁还站着一位斯卡雷骑士的士兵,那位士兵看见有一群人好奇的围了上来,见到人数差不多后就清了清自己的嗓子。

    “他们因昨天晚上聚众袭击粮仓而犯下了抢劫,盗窃等多项罪名,斯卡雷的女王爱莲娜决定将他们遣返回王都的监狱进行审判!”他高声的向着围观者宣布出了身旁那些难民昨晚犯下的罪行。

    “在这里的难民依然是斯卡雷的国民吗?”南希从那位骑士的宣判中得到了一个关键的信息,想到这里南希出声对身旁的老管家说“该去完成你的任务了,父亲。”

    “为什么这么急切?”老管家问。

    “斯卡雷的女王也在这里,他们国家的将军也参与了开垦计划,你认为他们的女王来这里只是为了找地方睡觉的吗?”南希的声音终于带上了些许命令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