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祖陨落后 > 第49章 笼子
    “娘亲!”沈云烟走到邢氏身边,“您怎么了?”

    看着女儿关切的眼神,邢氏恢复了一些理智,她转头再次打量起来慕鸿飞。

    大概有了对照,越看越觉得她眉眼熟悉,与当初那个人太像了。

    虽然十几年过去了,那个女人的容貌一直刻在她的脑子里,从来没有一天忘记过。

    “烟儿,我头疼,咱们回去吧。”邢氏扶着额头,脸色苍白,看起来很不好。

    “好,咱们走!”沈云烟小心的搀扶着邢氏,临走的时候狠狠的瞪了慕鸿飞一眼。

    真是个灾星!

    路上,邢氏异常的沉默,她脑子里有一个声音。

    是她!

    就是她!

    她要回来了!

    嫁人之前,邢氏做过最坏的事,就是偷偷把嫡姐的发簪扔到湖里。

    嫁人后,她帮着丈夫把一个酒醉的男人放到一个无辜女人的床上。

    “你不要怪我!”

    邢氏默默地念叨。

    沈云烟皱眉,“娘亲你在什么?”

    “没……没什么。”

    邢氏露出一个难看的笑,目光看着马车外面。

    母女两个各自想着心事。

    忽然,沈云烟开口,“娘亲,刚才那野丫……姑娘是谁呀?”

    方才那样的情况,她决定自己母亲应该与对方是相识的。

    那个丫头出手如此阔绰,如果……

    沈云烟乐滋滋地打着小算盘,亲热地拉起邢氏的手,“我们请她来我们家做客好不好?”

    邢氏猛地甩开,“我看你是疯了!”

    “娘亲~”

    沈云烟撒娇。

    “烟儿,听着,”邢氏一脸严肃,“下次再见到她,一定要离她越来越远好。”

    “为什么啊?”

    “不要问那么多,你记住强求来的东西就像死去的乌鸦,只会给我们招来不幸。”

    邢氏抱着女儿,不知道是在劝解女儿,还是在说她自己的不幸。

    母女俩刚回到家里,还没下马车,就有嬷嬷守在一边,说老夫人有请。

    路上,邢氏的状态看起来很不好,沈云烟担心她的身体。

    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让丫鬟提前离开,去请了大夫在沈府候着。

    “嬷嬷,我娘亲不舒服,请您转告祖母,说母亲请大夫诊了脉再过去。”

    然而,这并没有用。

    沈府上下都知道,沈母才是拥有最高权力的人。

    “大小姐,还请您不要为难奴婢,这是老夫人的命令,让夫人回来就过去。”

    嬷嬷虽然看出来邢氏身体不适,但是沈母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对沈云烟的要求并不敢应下。

    “大胆刁怒!”沈云烟怒喝一声,“来人!”

    “烟儿,算了,娘还是先去你祖母哪里吧。”邢氏抬手阻止沈云烟,不让她把事情闹大,“你先回去休息吧。”

    “娘,你……”

    “去吧,去吧!”邢氏从女儿怀里抽出手,身边的丫鬟上前扶住了她。

    一行人很快来到沈母的院子里,见到院子里站着的人,邢氏心中冷笑,又是这一招,也不嫌腻。

    “老夫人您找我?”邢氏在丫鬟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行礼。

    此时的她看起来更加孱弱不堪,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

    “哼!”沈母冷哼一声,表示看不惯邢氏这番行为,“来见我这老婆子,委屈你了?我儿不在,你做这副模样给谁看呢!”

    “儿媳不敢!”

    果不其然,沈母这番为难果然是银钱上的事情,话里话外都在斥责她这段时间支出太多,不知道节俭持家。

    邢氏立在堂下,一语不发的听着,心里越发恼火,这老妖婆果然不愧下九流出身,整天为了鸡毛蒜皮的琐事找茬。

    不知道为什么,邢氏突然想起来今天芳华斋那位慕姓的少女,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坐在中堂满脸刻薄的沈母,心里涌上一个念头。

    “母亲,可还记得从雍州回来的那几个下人?”邢氏忽然开口,“听下人来报,早些死了一个,昨天又疯了一个,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鬼神作怪?”

    话音落,只听得堂中传来哗啦的巨响,沈母将身边的矮几踹倒了。

    沈母一脸阴沉,“最近你有没有外派人去?”

    此时,邢氏直起了腰,看起来有恃无恐,微微一笑,“母亲既然已经明言不许儿媳插手,儿媳怎么敢擅作主张再派人去呢。”

    正说着见沈母脸色稍缓,话音一转继续说道,“今天儿媳带着烟儿在芳华斋,遇见一位出手大方的姑娘,随随便便就是几万金,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她说她姓慕,也是奇了。”

    婆媳俩相处了十几年,早就摸透了对方的脾性。

    沈母最大的弱点是贪财。

    不说沈家这边的事。

    且说慕鸿飞这边,离开了芳华斋,她又换了一身打扮,去了京城有名的茶楼,这里是国子监学子们经常聚会的地方。

    进了茶楼,包下一个雅间,身边的丫鬟也跟着换成了小厮的打扮。

    一主一仆看起来都是气度不凡,神采不凡的人物。才现身,就引起了茶楼里一些人的注意。

    “这是哪儿来的,怎么没见过?”

    “不知道,估计是地方州府来的~”

    “如此风采气度,多半是江南那边的。”

    “不如,我们去结识一番?”

    “走——”

    七八个国子监的学子推搡着,来到慕鸿飞所在的雅间门口。

    这里本来就是学子们聚会交流之所,几个人上门结交,也不算突兀。

    要在雍州,慕鸿飞就在学子中混迹多年,现在应付起这些人来,自然是如鱼游水,毫不费力。

    这些学子中有一个不起眼的少年,十二三岁,沉默寡言的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他叫沈浩,是沈侍郎的儿子。

    慕鸿飞笑意盈盈的与众人周璇,少倾,走到沈浩的面前,“这位公子,小生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沈浩接了茶碗,喝了一口,“好茶!”

    这茶滋味清香,并不像是这茶楼里茶叶。他自小就跟着沈元晦品茶赏茗,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好茶,却从来没有喝过这样茶。

    没多久,众人散去,沈浩带着书童准备回家,半路上马车忽然坏掉了。

    “公子,这可怎么办呀?”

    书童看着倒在路边的马车,一脸愁容。

    此处离家还有十几里,这么远的路怎么回去啊?

    正在主仆发愁的时候,迎面来了两个骑马的年轻人,等到人走进,才发现竟然是认识的。

    “咦?沈公子这么巧!”慕青枫坐在马背上,笑眯眯的看着地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