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祖陨落后 > 第47章 女眷
    沈母六十多岁了,身子健朗,她这一生最得意的是不是以屠户之女嫁了一个落魄秀才,而且养出了一个三品大员。

    她为人精明,懂得隐忍。她父亲王屠夫曾说过,如果不是身为女儿身,他这女儿甚至有封侯拜相的能力。

    虽然出身微寒,早年生活窘迫,但是沈母是一个有志气的人,经过她的筹谋,从市井小民到书香人家,再从贫寒之家到小有资产。这都是她的功劳。

    娶妻娶贤。

    这句话常常被她挂在嘴边,她认为自己做到了许多女人都做不到的事,此时那些整天沉溺于情爱的大家小姐,她是一个真正成功的女人。

    可惜,她顺遂的一生,曾狠狠地栽过一个跟头。

    当年她们母子被慕员外算计,她好好的一个儿子从娶妻变成了入赘,上了别家族谱,成了赘婿。

    虽然后来儿子报了仇,但这件事到底还是成了她完美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唉……”沈母挥开了给她捶腿的丫鬟,忽然叹了一口气,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老是想起以前的事。

    “老夫人,大爷来了。”

    门外,响起了丫鬟恭敬禀报的声音。

    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沈母立刻从塌上坐了一来,笑的开怀,“快请进来!”

    沈元晦见了母亲,恭敬的请安,“母亲进来可好,身子可安康!”

    见到儿子,沈母先前的唏嘘顿时消散,笑呵呵地指挥丫鬟上茶,端点心,“看样子了,哪有什么不好。只是你,几日不见又瘦了一些。就算公务繁忙,你也应该照顾好自己。等会儿我让人给你蹲碗参汤,好好给你补一补。”

    絮絮叨叨,母子俩说了一会儿体力话,忽然沈母话锋一转,说是子嗣来,“说起来,你也马上到不惑之年了,别人家里想你这样的早就子孙满堂了,可是咱们家却只有浩儿和辰儿两个子辈,唉……”

    “都是儿子不孝,愧对祖宗。”沈元晦见母亲伤心,感觉起身请罪。

    “坐,坐,好好的你这是干什么?”沈母嗔怪儿子一眼,示意儿子继续坐着,“今天让你来,是有一件喜事。”

    说着,给身边的管事嬷嬷递了一个眼神。

    那嬷嬷会意,笑着去了里间,出来的时候,身后跟了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子。那女子身材看起来不算玲珑有致,却是极为健朗。

    沈元晦心里有几分了悟,却还是故作疑惑,“母亲这是何意?”

    沈母笑呵呵的看着嬷嬷身后的女子,像是在看一件难得的宝贝,她转头对儿子说,“这女子我多方打听,特意为你寻来的。”

    “哦?”沈元晦不解,但还是奉承道:“让母亲费心了。”

    沈母脸上带着得意,指着女子对儿子说,“你不要看她模样没有你院子里那几个娇媚,她却有一项那些女人都比不了的好处!”

    “请母亲解惑!”沈元晦从善如流,一脸虚心求教的表情。

    沈母说道:“这女子的母亲一共生了五个儿子,三个女儿。她的大姐成亲五年生了三个儿子,二姐去年成亲,听说已经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你说这女子是不是比你院子里那些要好?”

    “是……是,是”沈元晦一边点头,一边打量堂下的女子,身段一般,模样也一般,心里下意识就有些排斥。

    知子莫若母,沈母一看儿子的表情就知道他不满意,红了眼眶,一边劝,一边用帕子柔眼睛,“我知道你好颜色,只是你膝下子嗣不丰,将我有何颜面去见祖宗呢?”

    沈元晦起身,“母亲放心,儿子遵命便是。”

    沈母这才转悲为喜,欢喜的让儿子领着女子走了。

    等儿子走了,沈母收了脸上的笑,问身边的嬷嬷,“邢氏今天都做了什么事?”

    “回老夫人,夫人今天一早带着大小姐到芳华斋去了。”

    “哼!”沈母冷笑一声,将手里的茶碗重重放在茶几上,“不过是个丫头片子,还被她宠成公主娘娘了,也不见她对浩儿有多上心。”

    嬷嬷深知沈母的性情,并不敢劝,“老夫人息怒。”

    沈母坐在榻上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吩咐下人,“去把府里的账册取来,还有各个铺子里的掌柜也都叫来。”

    嬷嬷有些为难,迟疑道:“老夫人,距离上次查账还不到一个月,如果现在再一次查账,夫人那边会不会……”

    只听哗啦一声,一只茶碗碎在的嬷嬷身前。

    沈母脸上带着揾怒,“她是你的主子,还是我是你的主子,但到底听谁的话?”

    “老夫人息怒,”嬷嬷赶紧磕头,“老夫子恕罪,奴婢这就叫人把账册取过来。”

    不提沈府的热闹,芳华斋这里也同样热闹。

    芳华斋位于盛京城朱雀大街旁边的广济街,这里没有长安街繁华,也没有朱雀大街令人肃穆,但是这里却是京城里富贵人家最喜欢驻足的地方之一。

    因为这里有全京城最名贵的首饰,最精致的食物,和最豪华的酒楼,吸引着全京城的富贵人家。

    三楼的雅阁是芳华斋专门为贵族女眷们休息,挑选首饰的地方。

    沈云烟看着盘子里精美的首饰,那个都喜欢,一时间不知道究竟该选哪一个。

    现在不同以前,早些年的时候沈府虽然门第不及现在,但是哪时候他们家产丰厚,祖母对母亲倚重,不会像现在这样动辄苛责。

    邢氏掌管家业,想要什么就能买什么,不像现在买只簪子还要被祖母念叨几日。

    钱、钱、钱,整天都提钱。

    想到祖母整天训斥的话,沈云烟心里对此有很深的怨念。

    正愁着,上来一位年轻的女子,身后跟着一个丫鬟。

    那女子模样不错,只是打扮的一言难尽,她身上戴的全是金饰,衣服的料子看起来虽然珍贵,但是样式却非常老土,也不知道那年月的款式。

    乡下土妞!

    沈云烟歪着头,撇着嘴,悄悄地鄙视那个女子。

    开门做生意,进门都是课,更何况这姑娘看着不差钱。

    掌柜态度非常热情,“姑娘看着眼生,可是第一次来?”

    慕鸿飞点点头,把土财主家小姐的娇蛮豪横表现的入木三分,“把你这里最好的首饰都拿出来!”

    掌柜的脸上堆着笑,“姑娘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