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祖陨落后 > 第46章 沈侍郎的家事

第46章 沈侍郎的家事

    当初,沈元晦家贫,连进京赶考的钱都凑不出来,好在他长得不错,又会写诗,很受年轻姑娘们的青睐。

    在所有的爱慕者中,沈元晦挑中了慕氏。两个人在花朝节相遇,在桃林中定情。

    慕氏年轻貌美,不经世事,没事喜欢看一些才子佳人的话本子。她见到沈元晦的第一眼就动心了,这样一位年轻俊美的书生比她首饰盒里任何一件首饰都让她喜欢。

    两个人相识没多久就要成亲,但是慕氏的父亲精明,一番周旋,成功让沈元晦成了慕家的上门女婿。

    慕员外有钱,就等于慕小姐有钱,慕小姐有钱就等于她夫婿有钱。

    有了钱,沈元晦拜访名师,继续学业,进京赶考,他为人聪慧有才学,很快高中进士。

    在京城,见识了权力,沈元晦用同样的方法得到了尚书家的小姐。

    邢氏虽然只是尚书府庶女出身,但是她的父亲对她还算有几分宠爱。

    邢尚书听说女儿恋慕上了一位年轻的进士,便找了媒人为女儿求了这桩婚事,并将原本要到边陲小镇任职的沈元晦,安排进了翰林院,做了六品翰林。

    十多年过去了,沈元晦官运亨通,从六品翰林做到了三品侍郎,让当初许多不看好他的人吃惊不已。

    在新买来的小院里,姐妹俩对坐在窗下,商议了半宿,知道月上树梢头,才定下明天要做的计策,然后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大早,郑娘子给两人准备了早饭,她的厨艺很不错,姐妹俩吃的很开心。

    当然,这开心有一部分是在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吃完饭,她们换了衣服。

    慕鸿飞穿着一身名贵的绸缎衣裙,头上戴了七八个金钗,手腕上四五个金镯子,看起来像个土财主家的闺女。

    慕青枫做了江湖侠士的打扮,头戴斗笠,腰间佩剑,英姿飒爽。

    她们在各自的瞳孔里看见自己的模样,不约而同的笑了。

    “你为什么要打扮成这幅模样,太丑了!”慕青枫毫不留情的吐槽自家姐姐的打扮。

    叮叮当当!

    慕鸿飞笑眯眯地摇晃着手腕,让手腕上金镯子的互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

    “听,这是金钱的声音!”

    ……

    作为一个有前途的官员,沈元晦,沈侍郎的交际活动极其丰富。

    这天他下了衙,坐在轿子上,去往威远侯爷家赴宴。威远侯爷最近得到了一盆翡翠兰,非常珍贵,宝贝的不得了。

    翡翠兰是花中状元,非常稀有。

    大周的许多官员都酷爱兰花,知道威远侯爷得了这样一盆宝贝兰花,纷纷递上拜帖,想要一观。

    上门的人多了,威远侯爷不胜其扰,大手一挥,给交好的同僚们发下了请帖,索性办一个茶花宴,请同僚们来一同来观赏翡翠兰。

    沈元晦作为三品大员当然也在受邀之列,所以早早的备下了礼品,一下衙,就坐上轿子,准备赴宴。

    轿子很快就走到了长安街,长安街上车水马龙,非常热闹。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横冲出来一辆马车,一下子把沈元晦的轿子撞倒了。

    沈元晦从轿子里爬了出来,顾不得自己受伤,就要查看怀里给威远侯爷的礼品有没有大碍。

    盒子里一枚晶莹剔透的玉佩完好的躺在里面,沈元晦舒了一口气。确认礼物没有出事,他开始准备找肇事之人。没想到,马车的主人见闯了祸,早就在事发的时候弃车逃跑了。

    此时,失控的马已经被人制住,制住马的是一个江湖侠士打扮的姑娘。

    这姑娘年纪不大,眉目精致,身手利落。她把马安抚妥当,就来查看这里有没有人被马伤到。那姑娘看了一圈,似乎才注意到沈元晦。

    沈元晦今天没有穿官服,但是他做的轿子有沈府的标记,京中的百姓对这些门清,一看些标记就知道轿子里的人官居几品,是哪家那户。

    因此,看到马车撞倒了一位三品大官,都吓得往后退,生怕招惹了大麻烦。

    唯有这姑娘,似乎并不知道轿子里的人是谁,很有礼貌的把他扶了起来,还问他有没有受伤,府上在何处,要不要回去看大夫?

    沈元晦城府很深,见这姑娘殷勤,下意识警惕起来,“多谢姑娘,本官无事。”

    见他拒绝,那姑娘也不勉强,笑了笑转身就走。干脆利落,快的让沈元晦都没时间反应。

    就这样,沈元晦又重新坐上了轿子一路平安地到了威远侯府。

    茶花宴上,一众同僚,把酒言欢,好不快活。

    翡翠兰通体翠绿如同翡翠,但是开出来的花朵确是鲜艳的红色,两种颜色相得益彰,美不胜收。

    一场茶花宴,让在场之人尽兴而归。

    只是离开的时候,有一个下人在威远侯爷旁边耳语了几句。威远侯爷听完之后,目光隐晦的看了沈元晦几眼,什么话也没说。

    这一幕在场有人注意到了,也有人没有注意,反正沈元晦是注意到了。他不明所以,心里不由得有些忐忑,却不敢找威远侯爷问个明白,只能揣着心事,与其他人一起离开。

    回到了家里,直奔邢氏的院子,想要与妻子商量这件事,其实是想通过妻子让知会邢尚书,看看能不能打听出来什么?

    从微不足道书生做到三品大员的位置,察言观色是他成功的秘诀之一。

    可是,邢氏今天带着女儿出去了。

    再过几天,大小姐要参加第二轮的圣女测试,所以今天一早,邢氏就带着女儿云烟去芳华斋选首饰去了。

    沈元晦败兴而归,半路上遇见新纳的小妾胡媚儿。胡媚儿穿着一身雪白的纱衣,露出一节晶莹的藕臂,在湖中亭子上翩翩起舞。

    当真是一位身娇体软,姿容倾城的美人儿啊!

    沈元晦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恨不得立刻将人扯入怀中。

    只是,他正要上前的时候,前院来了一位丫鬟,沈母要见他,请他过去。

    想着已经两日没有与母亲请安,沈元晦心里有了几丝愧疚,他是个孝子,从来没有做过让母亲失望的事,只除了……

    十多年前的事,想这些做什么。

    沈元晦看了一眼小妾,忍下不舍,带着丫鬟往前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