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祖陨落后 > 第43章 琴声
    当初慕青枫离开黔城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曾经给慕鸿飞留下了几种防身的手段。可惜的是,铁手神剑武功登峰造极,早就是传说中的化境高手,单纯从武力上,两个慕鸿飞也不是她的对手。

    为了能够一劳永逸,解决后患。

    慕鸿飞以自身做饵,布下陷阱,诱惑铁手神剑上勾,最后将其一举击杀。但是她也因此受了重伤。

    “后来遇上了褚将军,他说他以前见过我,还为我请了大夫,养伤的那段时间他很照顾我。我伤好了以后,他要我跟他一起走,所以……”

    说到最后,慕鸿飞羞涩的红了脸。

    这话吞吞吐吐,似乎有些不敢说出来。

    见姐姐这副模样,慕青枫心里有些复杂,她抬头望天,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想到刚刚遇到的那位贵族女子,不知道为什么,慕青枫觉得那人对她们似乎有些敌意。

    她一向感知敏锐,对于别人的喜恶很是敏感。

    提起这个人,慕鸿飞的脸色有些不好。

    如今当朝皇帝有一位年长二十岁的同胞姐姐,封号文宣公主。文宣公主的夫家是世家望族谢氏。她有三个女儿,这位明玉郡主是最小的孩子。

    明玉郡主出生的时候,周帝还只是皇子,后来周帝即位,将她带到宫中养在皇后膝下,封她为一品郡主,世袭爵位,并特赐国姓萧。

    帝后二人,对这位明玉郡主极尽恩宠,甚至超过了两位嫡出的皇子。

    可惜再多的恩宠也比不过皇权更迭。先皇无道,贪图享乐,周帝即位的时候,国力衰弱,百废待兴,后来武成王谋逆,同一时间边关告急,晋国十万大军压境。

    周国陷入风雨飘摇之中,大厦倾塌之外一瞬间。

    然而,没多久出现了转机,晋国端王派出使者觐见周帝,要选周室皇族女子,接为王妃。不知怎么就选中了萧明玉。

    帝后虽然不舍,但是为了国家只能含泪将她送嫁。

    后来,褚云归带兵平息了武成王叛乱,然后镇守边关,震慑周边诸国,结束了大周风雨飘摇的动乱时代。

    萧明玉在晋国待了三年,三年后端王突然暴毙,晋国新王登基,并将萧明玉送了回来。

    这段故事算得上宫帏秘史,并不是寻常百姓有资格知道的。但是慕鸿飞毕竟是参加过科举之人,知晓一些野闻秘史也算不上稀奇。

    “她第一次见我就明确的表示了不喜,为了避免无谓的麻烦,我们以后尽量避开她些吧。”慕鸿飞脸色不大好,说话躲闪,看起来并不想讨论这件事。

    姐妹两个从来互相尊重,慕青枫没有继续追问,反而问起了吴老汉祖孙两个。

    慕鸿飞情绪缓和下来,“当初我对上铁手神剑,担心连累了他们,就给了他们银子,让他们提前回去了。”

    周国褚氏是军侯世家,世世代代都为大周领兵打仗。褚云归褚氏这一代最优秀的子弟。因为平息动乱之功,被周帝封为镇国将军。

    他虽然年轻,但是从十五岁就开始上战场,为人极善谋略,至今从无败绩,说一句少年英才也不为过。

    这一次领兵,据说是领了皇命,至于办什么事情,却没有人知道。现在他带着褚家军回京复明。褚家军是褚氏嫡系军队,令行禁止,攻城略地,非常凶悍。

    “姐姐,我们自己走也是行的。”慕青枫不想留在这里。

    “我们两个骑马,不用两天就能到达京城。用不着和这些人一起走。他们人多事杂,乱糟糟的,实在耽误时间。”

    想起完同这么多人一起上路,慕青枫不由的有些头大。

    “我……”慕鸿飞很为难,“你让我想想。”

    慕青枫大概知道她为什么犹豫,十几年来,姐妹俩第一次有了分歧。

    男女情谊,少女愁思,都是扰人清净的累赘,慕青枫对此嗤之以鼻。

    其实,她完全可以带着慕鸿飞驾着飞剑赶路。她也可以把慕鸿飞独自留在清江镇,自己一个人去京城找沈元晦算账,但是她没有这么做。

    慕鸿飞是一个独立的人,不是一件物品,她应该自己去选择自己要走的路。无论结局是好是坏,她都要走完自己选择的路。

    现在也是一样,慕青枫完全可以直接带走慕鸿飞,却让她自己选择要不要留下来。

    这是一种尊重,也是一种漠然。

    什么样的人?能够如此冷静的,看着血脉亲人一步步走向错误深渊。

    越靠近京城,路上遇到的人越多。这些人大多数是各路的商人,还有来往各地的信差,他们骑着马,一路疾驰,带起一阵烟沙。

    护送明玉郡主回京,是褚家军回京途中接到的任务。

    作为大周最受宠爱的贵女,明玉郡主的生活极为讲究,茶饭卧行,每一步有每一步的规矩,绝不减省。再加上她身边的随行女官,各项事宜极其繁琐,所以褚家军这一路走的并不快。

    队伍里有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上面歪坐着一个人,这人左手拿着一张破旧的羊皮卷,右手放在一把古朴玄妙的焦尾琴。

    “耶卧中指十上半寸许案商。食指中指双牵宫商。中指急下与拘俱下十三下一寸许住末商起。”(1)

    此时,慕青枫眉头紧锁,专注的看着手中琴谱,口中不时地念叨着,偶尔手指跟随琴谱拨动两三下焦尾琴。

    慕鸿飞还是选择留下来了。这些天,她每天都与那褚云归在一起,也不见两人说什么话,就那样对坐着,赶路的时候,两人骑马并行,偶尔会说几句话,看起来平淡而且乏味。

    慕青枫不耐烦他们,索性自己一个人待着,这里人多声杂,不适宜修炼,闲来无事,想起了手里那部来历不详的琴谱。

    此时,她正专注着研究琴谱,冷不防,马车的帘子被人从外面掀开了。只见马车边上,明玉郡主骑着马,对着马车里的慕青枫,眼里全是悲愤恼怒,恨不得杀之后快。

    她恨声下令,“来人,把这把琴给我砸了!”

    立即就有人接令,跳上马车就要从慕青枫手里抢琴。

    慕青枫吃了一惊,赶紧把焦尾抱了起来,一时间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突然这么大的火气。

    马车上很快就爬上来几个侍卫,他们虽然人多,但是一时间也奈何不了慕青枫。

    很快,慕青枫就把几个侍卫全都踹下了马车,从车厢里出来,质问下命令的人,“明玉郡主,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明玉郡主气极反笑,“我只当你姐姐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原来你这妹妹也不遑多让。本郡主也算是见过无数技艺拙劣的琴师了,但是像你这么多愚笨不堪的还是第一次见。你商宫不分,声杂音乱,不配弹琴!来人,夺了她的琴,给我砸了!”

    .注(1)《碣石调·幽兰》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