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祖陨落后 > 第37章 纠纷
    那摊主脸上带着悲愤,为自己争辩,“这瓶润脉丹卖出去的时候,贵派的人亲自打开,确认过没有问题之后才买走的。当时在场的众位道友都能作证,怎么你们回去了一趟,就变成有问题的了?”

    一番话,让围观的人纷纷点头,怎么说也是确认没有问题才买走的,现在回来说丹药有问题,谁知道这中间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买丹药的化仙门弟子也不甘示弱,“哼,你蒙谁呢,这瓶润脉丹当时在你这里虽然没有看出来问题,可是我回去后,刚一打开味道就变了,一定是你以次充好,用了什么障眼法,卖假药害人!”

    这话也有道理,卖假药可耻!

    此时,围观的人已经蒙了,也不知道谁更有道理些。

    “枫姐姐,你说他们谁的话是真的?”小桥在旁边看的迷惑,手里的玉兔琉璃灯散发着淡淡的玉色光芒,,上面刻着一个小小的阵法,让灯罩上的兔子像是活了一样,在光芒里追逐嬉戏,非常有趣。

    慕青枫的注意力被小兔子吸引了,听到小桥的声音,看了一眼剑拔弩张的两方人,实话实说说,“我也不知道。”

    眼看事情也闹越大,坊市里的管理人员来了,把两方人都带走了,谁是谁非自有公断。

    “化仙门虽然人多势众,现在看起来也不张是不讲道理的呀!”

    “就是,你看那买丹药的,长成那样,谁不定还真是他的问题。”

    耳朵里传来许多议论的声音。

    慕青枫带着小桥找到了阿满,阿满摊子上的丹药刚好卖的差不多,收了摊子,三个人去了酒楼。

    酒楼里的人很多,但是她们来的巧,刚好前面有一桌人离开,小儿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让她们座。

    三个人点了几个菜,大都是外界难得一见的灵食,和灵茶。

    “这泡茶的水喝起来竟然有冰寒髓的味道,”阿满喝了一口茶,不由的惊讶起来,“这家竟然用灵泉水泡茶。”

    “能在这里开店,他们一定是有底蕴之人。”慕青枫尝了尝桌子上的菜肴,这家酒楼的手艺真是不错,她决定走的时候再打包几份。

    灵食是带有灵气的食物,一般是灵谷,妖兽肉这些做成的食物,带有自然精灵之气,不像凡人的食物那样吃的多了,会在修士身体里形成浊气,影响修为。

    灵食里灵气过于充沛,凡人不能食用。

    慕青枫没有半点可惜的感叹,“可惜了,姐姐她没有这个口福了。我一个人吃独食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远在芡城的慕鸿飞当然听不到自家妹妹这不走心的感慨,此时,她麻烦缠身,正愁着脱身呢。

    小桥虽然年纪小,但是性格独立,不用人管,自己一个人坐在哪里给自己加菜吃。

    那天跟阿满在一起的三个修士,法会听了一半就离开了。小桥没有跟他哥哥走,依然跟在阿满身边。

    至于阿满怎么同那几个人认识的,有什么关系。慕青枫都没有问。

    阿满虽然是她的手下,但是这些年来,两人的显出更像是朋友。

    每个人都有秘密,都有不想说出来的事情。慕青枫没有窥探别人**的喜好。只要对方不背叛,好好做事,其他的不重要。

    更何况,在慕青枫心里,人不是一成不变的,就算现在不变将来也会变。只要现在有用就行了。

    伏栾山法会结束后,慕青枫出了坊市,一番布置,又重新回来了。

    她换上刚进坊市那天的打扮,出去逛了一圈,发现那天尾随她的人并没有出现。她决定奇怪,又转了两天,还是没有见到。

    难道他们有了别的买卖?

    慕青枫心里暗示揣测,这也正常,这次来了这么多修士,人傻钱多,出手大方的人多的人,那些人犯不着只为了她一个放弃那么多肥羊。

    如此,慕青枫又换了装扮,安心的离开了。因为功法的原因,慕青枫修炼的有隐匿修为的法术,让旁人看不出她的修为。

    高阶修士能够看到低阶修士的修为除非高阶修士自愿展露修为,否则,低阶修士看不出高阶修士的修为。

    法会过后,坊市外面守着一些想发急败的人,如果实力不够,遇上他们难免要遭。这些人看不透慕青枫的修为,无法预估她的实力,不敢轻易的对她下手,更何况慕青枫打扰的平常,看起来并不像有身家的样子,所以在离开坊市的时候让她避免了许多麻烦。

    虽然少了许多麻烦,但是也不是没有一点麻烦。

    看着前面的五个拦路贼,慕青枫心里不由得厌烦起来,这已经是她遇上的第三波了。

    这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筑基初期的老道,其余四个最好的是炼气大圆满,最低的是炼气七层。

    与他们周旋了片刻后,发现这几人并没有什么特殊手段,慕青枫扔出五张炎爆符,念动口诀将其引爆。

    三阶攻击符箓,每张炎爆符都相当于筑基修士全力一击。

    炎爆符爆炸过后,地上到处都是残臂断肢,血淋淋一片,只剩下那筑基老道趴在哪儿苟延残喘,慕青枫出手利落,一刀了结了此人的性命。

    将他们身上的储物袋搜罗一空,一个火球,将他们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乌云低落,乌鸦盘旋,地面上尸体上的浓烟随着风慢慢飘向远方。

    慕青枫拎着一把长刀,看着不远处,哪里有一丛灌木,遮挡了视线。

    叮叮当当,是兵器相击的声音。

    有人在斗法。慕青枫转身打算从相反的方向离开,突然间翻身闪到别处,跟着轰的一声,她原先所在的位置,被一道剑光打出一个巨坑。

    远处“咦”的一声轻呼,跳出三个人来。其中一个红衣女子看了慕青枫一眼,对另外两人说,“不是她!”

    两人上前将红衣女子挡在身后,警惕的看着慕青枫,拱手作揖,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她,“这位姑娘,方才我等得罪了,还请见谅。”

    这两人说着道歉的话,但是看他们神态却没有半点歉意。平白无辜受了一场无妄之灾,又见他们这番作态,再好脾气的人也不会痛快。

    慕青枫冷声道,“见谅?你们说的轻巧,刚才要不是我反应快,还有机会对你们见谅吗!”

    闻言,那红衣女子立即就怒了,上前一步,手中的长剑横了出来,“你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