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祖陨落后 > 第20 章 回来
    “开门,开门——,快开门”

    “整天关着门像什么话,果然没规没矩的,不知道出来迎客吗?”

    一个肥头大耳的婆子,拿着帕子,用力的拍门,嘴里不干不净的叫骂。

    看衣服,一身绸缎,做工精致,骂人的音调也新奇,这不是清江镇的人,看打扮有些像是京城那边的。

    京城?

    想到京城,就难免想起一些别的事,还有一些人。

    不管怎么说,这些年许多事都是借着这人的名做的呢。

    慕青枫半点没有将要被人拆穿的心绪。

    果然,那婆子,又开始叫嚷起来,“咱们可是沈侍郎家的,接两位沈小姐到京城享福去。你们为何不开门,难道有什么不敢见人的?”

    说着,还捂着嘴,一副你懂我也懂的猥琐模样。

    沈侍郎?

    看来,这人这些年日子过的不错,还升官了。

    慕青枫拿出常背的药篓,把那只睡的正香的小白虎放了进去,然后跳进院子,悄悄地来到慕鸿飞的身后。

    蒋十八余光里瞥见了慕青枫,吓得他一个激灵,差点从摇椅上翻下去。

    “呵呵,二姑娘回来啦!”

    蒋十八脸上挤出笑容,收了茶壶就想溜,却在看到慕青枫从背篓里取出一只小白虎,满脸吃惊的停住了脚步。

    慕鸿飞正专心练拳,转头看见身后的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出拳出到一半,意识到这人是谁,一下子停了下来。

    “清枫?”

    慕青枫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悄悄看了看慕鸿飞的脸色,虚虚的喊了声,“姐姐。”

    慕鸿飞看起来很平静,“回来了。吃饭了吗?”

    慕青枫摇了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

    慕鸿飞看起来并不是真的在意她吃饭或者没有吃饭。

    “听师傅说你很会打架,我新学了一套拳法,你来陪我练练。”

    慕青枫看了一眼蒋十八。蒋十八赶紧低下头,假装专心撸小白虎。

    慕鸿飞显然也看见了那只小奶虎,不过却没有别的反应,“我这套拳法叫罗刹拳,刚练成不久,还不是很熟练,如果不小心伤了你,你一定要多担待。”

    慕青枫点点,觉得姐姐是在找借口教训她。

    慕鸿飞出拳很快,拳拳带风,迅如急雷。慕青枫不停地往后躲。

    姐妹两个你来我往,从上午打到了下午,蒋十八都带着小奶虎找了两回吃的了。

    最后,慕鸿飞累的气喘吁吁,挥了挥手,示意停战。

    慕青枫想着这事儿也算过去了,心里得意。然而到底还是被慕鸿飞拧住了耳朵。

    到了晚上,外面的人还在敲门。慕鸿飞说这样的情况已经有十天了。

    十多年没有送来过只言片语,突然上门,要接她们去京城,傻子也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慕鸿飞见说不通他们,索性关了门不理会,任由他们叫门,想让他们知难而退。

    却没想到,那些人竟然不走,每天坚持上门,叫慕鸿飞好一番苦恼。

    大概是学了武功,慕鸿飞的脾气看起来暴躁了许多,话也比以前多了。

    “姐姐,他们太吵了,把他们打出去吧。”慕青枫觉得这样放任那些人在门外不是办法,给出了一个方法。

    “打出去?”慕鸿飞没想过这一点。

    她到底是知书达礼的好姑娘,天性柔和。

    “他们说话太难听了,我不想再听他们讲话了。特别是今天叫门的那个肥婆子,”慕青枫拱火道:“姐姐,明天把她的舌头割下来,让那些人醒醒脑子,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嗷呜~,嗷呜~”

    一身白毛的小奶虎跑了过来,想要往慕青枫身边跑,被她一脚踢翻了过去,最后委委屈屈的把头拱在慕鸿飞的脚面上。

    “你哪儿弄来的这个?”

    慕鸿飞蹲下身子,爱怜地摸着小奶虎的毛茸茸的脑袋。

    “山上捡的,想着你整天一个人,带回来让你养着玩儿的。”

    “你也知道我一个人,两年,你敢在外面两年都不回来。”想到这件事,慕鸿飞忍不住抱怨起来。

    慕青枫有点头大,这事情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把话题扯开。

    “姐姐,你真的拜了蒋十八做师傅?”

    说起这件事,慕鸿飞心情好了起来。

    她拎起小奶虎的两只前爪,把它抱在怀里,站了起来,“师傅说我经脉通常,根骨奇佳,天生就适合练武。妹妹,我现在很厉害了。”

    慕青枫见姐姐开心,心里也为她高兴,想着先前炼制火阳刀的时候,炼出了一把刀,极为锋利,不需要灵力驱动,适合武者,倒是可以送给她做兵器。

    对着姐姐拱手作揖,“既然姐姐学有所成,那么我就送你一件礼物,希望你以后武功大成,天下无敌。”

    慕青枫回到房间里,把长刀从储物袋里面取了出来,找了快锦缎将长刀包裹了两圈。

    到现在为止,慕青枫很少在慕鸿飞面前使用凡人之外的手段。她没有刻意隐瞒,只是不想总是在姐姐面前显出不同。

    有些事情,如果总是不平,时间久了,难免龃龉。

    人食五谷,五谷会发霉,会生虫,人也会。

    五谷想要久存,藏储的环境就要绝对洁净,干燥,才能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不生虫,不发霉。人亦如是。

    慕鸿飞把刀从锦缎抽出,只见刀长两尺有余,刀身如雪,寒光韽韽,如手微沉,挥动起来威武生风,吹毛断发。

    “是把好刀!”

    慕鸿飞满口称赞,爱不释手。

    第二天,胖婆子带着两名仆妇,又来敲门。这回她没有敲太久。

    “开门,开门,快开门。”

    “躲着不出来,怕不是不敢见人哟~”

    “果然呐,根上不好,结的果子也好不了~”

    木门里面,慕鸿飞气的发抖,这些人怎能……怎能……

    慕青枫但是没怎么生气,将死之人有什么好计较的。

    “姐姐,让她们闭嘴吧!”

    木门猛的被人从里面打开,敲门敲的正欢的仆妇差点栽倒过去。

    慕鸿飞提起气,一人一脚,两三个老妇踹飞了出去。她心里后悔放任这些人这么多天,让她们有机会在这里污言秽语。

    一年多的勤学苦练,果然大有进益。

    就连最胖的那个也被踹出了两丈有余,疼的趴在地上连连喊痛。

    “哪儿来的混账婆子,胡说八道什么?谁不敢见人,谁家果子不好?”

    慕青枫现在慕鸿飞身边,掐腰手指,厉声喝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