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祖陨落后 > 第16章 地火
    祁连山脉外围的一座山坡上,两个少年人一前一后地往山上走,山路崎岖,但是他们的速度却不慢。

    他们衣着普通,远远地看,像是寻常的山民。

    走进了,少女戴着斗笠,背着一个药篓,像寻常的采药人。

    少年短褐衣衫,走起路来浑身有力,脚下生风,明显是个武夫。

    慕青枫带着陈阿九出了蒋家寨,往祁连山里去。

    这座山谷,陈阿九第一次来,越往里走,越觉得热。

    “老大,还有多久到啊?”

    陈阿九大口的喘着气抹着汗,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难受极了。

    悄悄地瞅了瞅老大,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这里的温度似乎对她没有半点影响。

    慕青枫看他那副随时要去了的样子有点无语,找了个水囊递给他。

    陈阿九接过来,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大半,水很清凉,喝完后疲惫一扫而空,甚至感觉身体的内力都增长了一些。

    水囊里的水剩的不多,他纠结着还回去。

    慕青枫摆摆手,“留着吧。”

    说着继续往前走

    “多谢老大。”陈阿九乐滋滋的把水囊收了起来。

    走了没多久,慕青枫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刀剑相撞的声音。

    她转身拽着陈阿九的肩膀躲到了树林里。

    不远处,有两伙人。其中一伙有几个看起来很眼熟。另一伙看起来是行商,有十几个护卫。

    慕青枫指着眼熟的那一伙问:“这些人为什么没有去挖矿?”

    陈阿九道:“这几个内功不到家,二当家就说他们不够格去挖矿。”

    想了想又接着说道:“蒋老三说怕蒋家寨断了开差的传承,会趁着大当家闭关的时候出来别梁子。”

    开差、别梁子都是黑话,抢劫的意思,慕青枫知道一些。她也听明白陈阿九话里的意思了。

    行商带来的护卫不少,但是跟这些见惯了鲜血,打起来不要命的悍匪比起来还是不够看。

    两个人看了一会儿,都不是良善的人,无关的事都没想去参合,绕路从别处走了。

    走了两柱香的时间,终于到了目的地。

    顺着地底的裂缝,又走了很久才看到一处隐蔽的溶洞。溶洞里有大大小小十几处冒着热气的泉眼。

    继续往里走,拐进去几个岔道,四周的空气热的仿佛有火炉中在燃烧。

    水囊里的水已经喝干了,陈阿九擦着脸上的汗,坠在后面一步一步地往前。

    终于耳朵听到一声天籁。

    “到了。”

    陈阿九打量四周的环境,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洞口,地方很大,这里虽然很热但是仿佛被什么东西隔绝了,让人不那么难受。

    地上有七八个孔洞,里面喷出火龙,每个孔洞附近都有一个人,他们举止怪异不知道在做什么。

    “姑娘这里是什么地方?”阿九对这里感到好奇,到处张望

    “这里是琼花坊”,慕青枫看了他一眼,说道,“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就待在这里。”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听见空气里响起一串金玉相击的笑声。

    只见到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子脚步轻盈地往他们这边走来,等她走近,是一位容貌清丽的年轻女子,看起来十**岁,眸若流光,肌肤胜雪,笑起来像三月盛开的雪梨花。

    看清楚对方的脸,陈阿九的眼睛顿时放出欢喜的光,“阿满——”

    看到慕青枫和阿九,阿满笑着对慕青枫拱手作揖,“姑娘!”

    然后目光看着少年,脸上带着欢喜的笑,“阿九,你来了。”

    慕青枫与阿满说了两句话,抬脚去了别处,任由两个人叙旧。

    两人久别重逢,各自欢喜,说不尽的少年情谊。

    他们都是当年在清江镇乞讨求生的孩子。

    阿满小时候爹娘苛待她,后来随着人牙子路过清江镇的时候,想办法逃了出来。又遇上阿九他们,虽然日子苦,但是好歹能活下来。

    再后来,他们遇见了慕青枫,日子才渐渐开始好过。

    琼花坊上慕青枫这几年建立的产业,以兵器和丹药为主,两条线各有人负责。阿满负责的丹药。琼花坊建立的目的,银子是其次,主要是为了从凡人和武者手里收集关于修真的消息和资源。他们目前实力不够,所以不做修士的买卖。

    慕青枫从来不干预手下人行事,任由他们按照各自做事的方法,反正她要的也不过是最后的得利。只要这些人的生死窝在手中,过程怎样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很快她就这边事情处理好了,回过头来就看见两个人并立侯在一边。

    “姑娘。”

    “阿满,这段时间我把阿九留给你,你挑一些东西教他一些东西。”慕青枫给两个人分派任务。

    说着又看向陈阿九,“阿九,在我回来之前,你就待在这里。跟着阿满,她要你干活,你就干活。”

    因为这次离开的时间久,又零零碎碎交代了许多事情,两个人各自答应。

    地下溶洞千支万流,慕青枫在其中一支极速的前行。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她的速度非常快。

    地下岩浆流金铄石,尽头处有一簇赤焰地火。

    红色犹如实质的火焰仿佛盛开在岩浆中的血色莲花,妖冶美丽,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这是一阶的赤焰地火,能够帮助她熔血锻骨,修炼体术。

    在四周设下禁制,防止出现意外,惊扰到她修炼。然后,退下衣物,走到地火中。

    即便是一阶地火,也不是寻常的火可比的,这火温度极高,即便慕青枫现在连体术修炼到了炼气大圆满,做到了水火不侵,此时依旧感到一烈火炙烤的剧烈疼痛。

    她咬紧牙关,开始运转功法,把烈火中的能量融入血肉之中。

    这些能量肆意暴虐,在她血肉中横冲直撞,一道道金字法诀覆盖在它们之上,带着它们在经脉中游走。

    为了能够更好的控制这股力量,慕青枫将灵力倾注在五感之上,五感敏锐,痛苦也随之百倍千倍的放大。

    心灵在苦难中成熟,灵魂在绝望中蜕变,力量在痛苦中更加强大。

    春华秋实,祁连山上的叶子绿了又红,红了又绿。

    这天,地下岩浆忽然暴动,剧烈翻滚,地下的泉水滋滋地沸腾,空气中的温度几乎要将人蒸熟。

    溶洞的人即便在阵法里面,也能感受到外面的变化。陈阿九想要出去查看,被陈阿满拘住,不许他出去。

    好在这样的变化也不过持续了两天,然后一起都安静了下来,除了泉水依旧冒着热气,空气中甚至能感受到一丝凉凉的风。

    慕青枫站在地心深处的岩浆之中,焚身噬骨的灼热对她来说仿佛是惬意的温泉。

    赤焰地火化作一朵红色的莲花,停在她的掌心,乖巧的像个孩子。

    她周身的气息变得更加摄人,灵力与赤焰地火的力量相互缠绕,随着气息外放,摧毁周身的一切。

    她走出岩浆,收敛灵力,将赤焰地火纳入体内,将手举在眼前,看着五根手指,洁白纤细,却堪比一件三阶法器的强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