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祖陨落后 > 第12章 拜访夫子

第12章 拜访夫子

    胡屠夫揉了揉眼睛觉得可能儿子说错了,或者他听错了。

    却没想到,小姑娘直接承认了,“你儿子是我打的。”

    最后,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反正胡屠夫一脸怒气地回到家又把胡铁蛋揍了一顿。

    如是几回,即便再有人被她揍了,也大都是能忍则忍着,不能忍继续忍,死活不敢回家告状。

    不过老大这人讲理,你不惹她,她就不会搭理你。而且也从来没有听说老大真的把谁揍惨了。

    时间长了,就走很多小孩愿意跟着她,特别是他们这些小乞丐,跟着老大去打架,赢得多,输的少。

    因为老大的威名,镇上的孩子也不敢见了他们就扔石头,动不动就放狗追他们了。除了——要干更多的活,好在能弄来吃的,饿死的小伙伴都变少了。

    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把银子又推了回去,“老大,这些银子你收回去吧,不就是干点活那,哪能要您的银子。”

    慕青枫一脸冷漠,声音又脆又冷,“这些银子不只是你们三个的,以后我有别的事情要做,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经常往山上去了。好好替我做事,工钱少不了你们。”

    “老大你哪儿来的银子?”

    老大家里的情况,他们都知道,现在这情况,老大明显是不缺钱了啊。

    三个人多少有点儿好奇。

    听见三个人问,慕青枫悄悄地动了下眉毛,脸上还是一副冷漠的模样。

    “我爹给的。”脆脆的声音,漫不经心里边又让人听出了一点点得意。

    “沈翰林?”

    镇上的人都知道姐妹俩的父亲是在京城做大官的沈翰林。

    虽然也有人说慕氏不守妇道,姐妹俩不一定是人家沈翰林的亲骨肉。

    但是,万一呢?

    毕竟人家现在住的园子是沈翰林的。他要是不认,怎么不把人赶出去?

    其实,把银子来源的锅甩给京城那个渣爹,姐妹俩其实是有点不爽的。

    这等于在给他慈父的形象添砖加瓦啊,他配吗?

    不过,沈翰林这三个字在小镇上颇有威名,借用他的名字能省不少事。

    至于将来事情会不会败漏,慕青枫表示将来再说吧。反正,债多不愁。

    ——.——————

    庆和书院是清江镇声誉最好,束修费用最高的书院。

    因为庆和书院的闻夫子是一位德才兼备的举人,他名下的学子不知凡几,而且大多数都学业有成。

    据说考中秀才的有十二人,举人五人,在朝为官的三人,其中就包括沈翰林。

    这样的名气使得更多的学子慕名而来,希望能够得到闻夫子的指点。

    庆和书院大门外,两个小姑娘各自挎着个篮子,在门口站了半天。

    “他们会收下我们吗?”

    慕鸿飞心里很是忐忑。她心里是想来的,可是理智在她脑海里闹腾个不停。

    一直再说:这样不对,这样不对。

    可是,每当看到妹妹那张冷冰冰的脸,她的意志不由的更加坚定起来。

    一定可以的,她在心里悄悄地安慰自己。

    不一会儿,有个十几岁的书童从书院出来,看见姐妹俩,招呼她们俩过去。

    “走吧,闻夫子答应见你们了。”

    踏上台阶,走进书院,扑面而来的仿佛是清卷的书香气息。

    道路两旁是高大的梧桐树,看起来有些年岁了。再往里走还有四季常青的松柏。几个学子拿着书本在树下诵读诗书。

    慕鸿飞心里彻底平静下来了,她突然想起来那天慕青枫的话。

    女子又如何?什么无才?什么贞德?

    她要读书,像男子一样读书,读真正的书。

    书房里,一个蓄着山羊胡须,穿着青布儒袍的老头高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姐妹两个。

    “你们两个就是元晦的女儿?”

    元晦是沈翰林的字。为了见到这位鼎鼎大名的闻夫子,慕青枫废了好大的功夫,甚至把他什么的亲信书童都请了出去,好好地相识了一番。

    渣爹的名号便是这一次的敲门砖。

    慕鸿飞看着老头一脸不苟言笑的模样,有点害怕,可是她觉得自己是姐姐,要保护妹妹。

    “闻山……夫子,是……是的。”

    闻夫子点点头,“你们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啊?”

    慕鸿飞现在是真的紧张。

    她咬咬牙,暗自给自己打气,抬头目光与那老头对视,说出了此行的目的,“闻夫子,我们想在您这里读书,希望您能收下我们。”

    老头笑了,他想难道真的是年纪大了耳朵都不灵了?

    “看在你们父亲的面子上,老夫就当没听见你刚才的话。”说着,他叫童子取了本书,给了慕鸿飞,高高在上的说:“这本《女训》是老夫给你们的见面礼,回吧。”

    他倒是没有想过,两个孩子不识字,又怎么能看得懂这本书?

    慕鸿飞急了,想要求他,却被妹妹拉住了。

    “姐姐,我们走吧。”

    见过了这位极有盛名的闻夫子,慕青枫觉得这一趟也没算白来。整个清江镇她就没有听过有谁家把女娃送到学堂里的。

    至于富裕人家,富裕人家的事她又没见过,大概像她母亲慕氏那样,请一位女先生教些诗词歌赋女红女艺吧。

    慕氏的诗作唱词是极好的,深夜寂寥,她有时候会在月下唱歌。

    那时候她以为两个孩子睡着了,可是次数多了总是能听见几回的。

    酒肆外,酒旗飘飘,戏鼓阵阵,拍手叫好声络绎不绝。

    几个小乞丐在墙角下,佩服地看着小女娃手脚灵活,三两下爬到了屋顶。

    趴在屋顶上,慕青枫用手掏了掏耳朵,声音实在太大了。

    戏台子那个声音咿咿呀呀,音调晦涩,嗓音粗嘎,像被踩碎了的豆腐渣。真真是折磨人。

    她想起来娘亲总是在月夜里哼的歌谣,嗯——像甜甜的酒酿丸子。

    如此一番对比,慕青枫心里油然生出一股骄傲来。倒是没有察觉出把母亲与一个戏子放在一起比较有什么不妥。

    言归正传。

    慕青枫满足了一番好奇心就开始干正事。她用目光在大厅里扫了一圈,终于在二楼一处雅阁里看见了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