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写九九 > 014 不愧是民族学院

014 不愧是民族学院

    虽然远没有高铁便捷,但在90年代享受软卧车厢,真的很舒服。

    起码王文哲睡得很甜,被列车员叫醒时,只觉得神清气爽,到是他下铺的王宇博,顶着一双熊猫眼。

    但不管如何,两人顺利的抵达省城了。

    ……

    出站口,王文哲冲着让他能享受上软卧车厢的一家人道谢。

    “谢谢叔叔阿姨!”

    很诚心。

    身边不时有两眼兴奋却一脸颓色的同龄人走过,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在硬座车厢熬了一夜的准大学生们,跟这些孩子比起来,昨晚他的确是太幸福了。

    “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打车去?我之前看过地图,楚南民族学院跟楚南政法学院离得还挺近的。”王强国提出了邀请。

    “这就真不用了,王叔!我家在省城有亲戚,昨天我妈打过电话,我哥会来接我。更别提咱们学校虽然不大,但也有迎新站点的。”王文哲婉拒了王强国的好意。

    老兵的善意从来都很干脆,见王文哲拒绝,王强国便也不再坚持,四个人在出站口道别。

    站在王文哲的角度这也属于40多岁男人该有的分寸感,四个人出租车到是坐得下,但从舒适度上来说,就过于拥挤了。

    而且的确有人来接他,昨天傍晚他上车前,李淑英早已经电话沟通得妥妥当当,只是此时他没看到人。

    ……

    “王文超,你特么接人瞅哪边呢?”

    王文哲在出站口等了五分钟,等到人少了,百无聊赖之际终于看到了自家堂兄竟然没在出站口等他,而是在广场瞅着那些各个学校在车站迎新的学姐们。

    “嘿?你啥时候下车的?这车时间不准,我都等了你快两个小时了。”王文超小跑着到了王文哲身边,张口便抱怨道。

    “你没听广播的吗?”王文哲摇了摇头,闷声说道。

    其实这兄弟俩关系还是挺好的,王文超虽然比他大了十岁,但性格却是那种大大咧咧的,特别不靠谱。

    从接人就能看出来。

    不过这行为王文哲到是也能理解。

    伯父一家人都在省城郊区一家兵船厂工作。

    他这堂兄十六岁初中毕业之后说什么都不肯读书了,在家玩了两年之后,恰好他伯母因为产线上一次意外伤了手,落下残疾,所以十多年前,王文超便顶替他伯母进了厂,成了一名光荣的工人老大哥。

    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伯父起家也因为这件事。

    当时伯父在厂工会工作,因为家里终究是失去了一个劳动力为由,申请将厂门口一个半废弃的小仓库交给伯母打理,做点小生意维持家用。

    都在一个厂里,没人愿意得罪人,厂办很快就批复了下来。

    于是从小就有经商头脑的伯父便让伯母利用那间小仓库开了一个小卖部。

    最初伯母还挺不愿意,毕竟那个年代做小生意可并不算什么有面子的营生,但架不住伯父坚持,终究还是把小卖部开了起来。

    只做了一个月,王文哲的伯母便开心起来,打死她都没想到就是在厂门口卖点烟酒副食,一个月后算下来竟然赚了将近两千块。

    要知道那个时候才是八十年代,在厂里上班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几十块,万元户那可都是了不得的家庭。

    这一个月就能赚将近两千,绝对是招人嫉妒的行当。

    但伯父一家嘴很严,虽然赚了钱,但从不在厂里招摇,只是悄摸摸的把家里电器都换了个遍,就这样小卖部的生意做了十多年,外人可能不太清楚,但王文哲却是知道伯父家三、四十万的存款还是有的,不过他爹妈可能都不知道。

    不过有一说一,伯父对他还是很大方的。

    上一世读大学没钱了,只要去伯父家吃顿饭,临走时候总会给他塞上一、两百块,半个月的生活费又有了。

    仔细想想,那当真是上辈子最快活的四年,现在又要重新经历一次,说不开心那绝对是假的。

    ……

    “嗨,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走吧,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去你们学校迎新点报道?我刚才帮你看了,你们学校不愧是民族学院,女生比其他学校要漂亮一个档次。”王文超挤眉弄眼的说道。

    王文哲是非常佩服自己这堂兄的好心态。

    都快三十的人了,闺女都快上小学了,还敢大言不惭的对大学女生品头论足。

    “迎新点就不去了,咱们直接打个车去学校。”王文哲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社会超哥的提议。

    以楚南民族学院的体量,虽然在火车站有迎新点,但这年头却没有专门的大巴接送。

    主要还是这时代省城的公交已经极为便利,就在迎新点不到一百米就是538起点站,坐到倒数第三站下车便是学校的东二门,从东二门进去距离报名所在的大学生活动中心非常近。

    “我看其他学生都是先去迎新点报道的。”王文超嘟囔着。

    “那是因为这些新生没有预先了解报道流程,其实去迎新点没什么用。无非就是告诉你做哪路车。”王文哲直接掐灭了王文超的小心思,将手中的行李递到堂兄手中,然后朝着火车站外走去。

    这年头火车站内不方便打到廉价车的,但只要走到马路对面,就方便了。而且有王文超在大概率不会挨宰。

    “出租车?你带了多少钱?你妈让你这么挥霍?”王文超快步跟上,埋怨道。

    “我没带钱啊!你来接我不带钱的?”

    “你牛!”

    ……

    很快,两人在火车站对面拦了辆车,一起坐到了后排,王文超从兜里掏出一张工行的银行卡递给了王文哲。

    王文哲毫不客气的接到了手中:“密码是啥?”

    王文超摇了摇头,答道:“不知道。老头子就让我把卡给你,要密码你得打电话问你妈。”

    “里面有多少钱你总知道吧?”

    “我知道个毛!老头子就把这张卡给我,让我转交给你。说是跟你妈说好了,密码等你需要用的时候直接打电话去问你妈。”

    “哦!”王文哲将银行卡放到兜里收好,心里还是很感叹,建立最基本的信任度还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