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座亡者殿 > 第19章 灵甲
    刺下的筷子,堪堪停在大脸男人的咽喉前,难以寸进。

    一小团如烟气状的东西挡住了徐衍的进攻,漩涡般转动个不停,佛一股力量的浓缩,而非寻常的烟气雾气。

    徐衍感觉到筷子前端扎中了东西,像是一层厚皮破不进去。

    修行者!

    徐衍立刻断定对方有修为在身。

    他有多大力道自己清楚,这一击别说人,就算一头牛都能扎透血肉,却被一团烟气挡了下来。

    如此手段,绝非普通悍匪所能拥有。

    徐衍意外,对方更加意外。

    大脸男人没想到徐衍这个外表孱弱的书生居然有如此迅猛的速度,幸亏他提前汇聚出煞气抵挡,晚上一点都得被人杀掉。

    “好快的身手!这家伙不好对付。”大脸男人出声提醒同伴。

    缺牙汉子听闻后出手更加迅猛,将两具尸体砍翻在地。

    一击不成,徐衍立刻放弃筷子,一脚踢出直奔大脸男人的下盘。

    对方不敢怠慢,连忙急退,不料徐衍只是虚晃一招。

    徐衍又不傻。

    人家有修为而且身手很强,还是两个人,自己明显落在下风,十分被动。

    这种时候当然是走为上策。

    猎户一家早死绝了,谈不上救人与怜悯,徐衍所考虑的是如何让自己远离危险。

    眼看着要冲出门口,徐衍忽然听到头顶传来沙沙响动。

    有东西洒落而下。

    脚步一顿,徐衍连忙后退。

    面前出现一蓬沙雾,有沙石如水帘般洒落,封住了屋门。

    一具尸体被沙雾所笼罩,发出嗤嗤响动,眼看着血肉消融很快现出白骨。

    幸好停得快,徐衍心有余悸。

    抬头看去,发现屋顶被改造过,多了一层夹板,屋子两侧各有机关,往下一拉就有沙雾洒落。

    “你走不掉,乖乖等死吧。”大脸男人寒声道:“我有很多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的手段,我会让你尝尽痛苦,激发出你全部的煞气!放心,以你的身手一定能挺到最后。”

    “不能给个痛快吗。”徐衍一边敷衍,一边观察沙雾。

    沙雾完全由细沙组成,沙硕间夹杂着暗淡的灰气,与大脸男人调动的烟气团类似。

    从沙雾能让尸体溃烂溶解来判断,沙雾里的气息有着极强的腐蚀能力,类似强酸。

    这下难办了。

    别的东西徐衍不怕,他的尸身是天然的死物,能无视一切毒素甚至武器的致命打击,唯独对腐蚀力量没辙。

    所有类似化尸水的东西,都是尸体的天敌。

    有沙雾阻隔,徐衍一时逃不出屋子,成了瓮中之鳖。

    “快点做了他!”

    缺牙汉子砍断一具尸体的双腿,抹了把脸上的血迹吼道:“真他娘的邪门!尸变遇过,没遇过这么多死鬼一起尸变的。”

    大脸男人则不为所动,哼声道:“区区走影,砍了就是,这家伙差点伤到我,得好好折磨折磨才解气。”

    “换个方法折磨我如何,比如鞭挞之类的。”

    徐衍说着反手抄起板凳,纵身一跃,朝着大脸男人拍去。

    毫无章法的手段,加上迅猛的速度,大脸男人不敢轻敌,踢飞桌子挡下板凳。

    “可以!只要束手就擒,我让你尝尝更有趣的滋味,嘿嘿。”

    大脸男人转动剔骨刀,狞笑着斩开最后一个冲出房间的尸体,血迹迸溅他满脸。

    屋子里的尸体被先后利用,已经没有了。

    普通尸体的战力有限,唯一的用处是拖延些时间。

    缺牙汉子此时也腾出手来,与大脸男人一前一后封死了徐衍所有的去路。

    屋子里满地狼藉。

    “你们的煞神不介意多个信徒吧,我其实挺虔诚的,能不能让煞神也赐予我点能力。”徐衍放弃了反击,摊开手示意自己不打了。

    “煞神不朽!”

    提及煞神,两人立刻虔诚的齐声呼喊。

    “煞神需要供奉朝拜,是永恒的神邸,你只是提供煞气的血食而已,别妄想煞神之力了。”缺牙汉子鄙夷道。

    “只有我们这等虔诚的信徒,才能通过帮主借用到血煞之力,成为远超同阶的强者!而你,只配成为养料。”大脸男人舔舐着脸上的血迹,语气阴森。

    听闻帮主与超越同阶的言词,徐衍的目光动了动。

    这种邪教徒,多半是被所谓的帮主忽悠了。

    那帮主不知用什么办法帮他们得到运用血煞的能力,从而将其笼络为忠心的打手。

    一句远超同阶,说明两人确实是修行者,并且比同样境界的修行者还要强大。

    局面棘手了。

    两个地煞帮的对手相当难缠。

    徐衍有心表演个原地升天。

    又一想不行,这俩家伙煮人呐。

    装死是本色表演,什么都不用干,往地上一趟就成,绝对不带露馅的,怕就怕人家把自己给煮熟吃喽。

    “这么说,没得商量了?”

    徐衍没打算得到回复,说话的目的是吸引两人的注意力。

    话音出口的同时,他弯腰捡起一只散落的羽箭,徒手抛向树屋后门。

    缺牙汉子就站在后门附近,他下意识的闪躲。

    结果羽箭没奔他去,而是扎在门框附近的机关上。

    嘎吱一声,屋顶夹板倾斜,落下一片沙雾。

    这下不仅前门,连后门也被彻底封死。

    夹板上的毒沙必定为地煞帮所藏,看样子堆积了不少,地煞帮这是将树屋当成制作毒沙的作坊。

    突然落下的沙雾将缺牙汉子吓得不轻,他连忙躲闪,生怕沾染。

    原来你们也怕啊。

    徐衍心说那就好办了。

    “弄这么多毒沙,你们帮主该不会是要种花吧。”徐衍趁机挪移,靠向北墙。

    地煞帮二人互相看了眼,不再与徐衍废话,他们看出徐衍是在拖延时间。

    虽然是邪教徒,他们可不傻。

    两人齐齐举刀,前后夹击攻来,身前都有煞气团出现用来防身。

    凶残又谨慎的敌人,最不好对付,不过徐衍已经有了办法。

    他此时正背靠着北墙,突然转身摘下墙上的鹿首,然后用尽全力朝房顶砸了过去。

    只听轰隆一声!

    屋顶夹板被砸出个大窟窿来,一大片毒沙纷纷落下,形成沙雨笼罩了整个树屋。

    发现夹板断裂,地煞帮的两人吓得面无血色。

    他们是有修为,也能动用煞气,对上同样境界的修行者几乎能立于不败之地,但他们依旧是血肉之躯,抵挡不住毒沙的腐蚀。

    “希望你们的煞神能保佑你们不死。”

    沙雾中的喃喃低语,如幽魂的轻吟带着死域的清冷。

    当缺牙汉子与大脸男人在毒沙的腐蚀下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之际,徐衍的周身出现了一件奇异的甲胄。

    甲胄古朴,每一片甲叶都是一道古老的灵体构成,有的持刀有的握剑,威武中透着重重的杀气。

    狂沙起,灵甲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