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君,你好 > 第十一章 镇魔钟响

第十一章 镇魔钟响

    出了门,

    下意识的,手上的东西立马从手中消失。

    许乐甩着两只手臂大步流星,走路带风,气鼓鼓的向前。

    但刚走没几步,她呼的就一下子刹了车。

    停得太快,人都差点没站稳。

    既然系统空间可以保持物品原有的状态,她干嘛要大半夜的从窝里跑出来洗衣服?

    许乐赶忙往回走,准备回窝继续睡觉,刚走两步,脚步又顿了顿。

    转头,

    又绕过今夜在庭院里游荡的一个个“丧尸”、“僵尸”,

    忐忑不安的看着各种NPC,

    加紧速度,

    快步,几乎是用跑的,

    向水井的方向走去。

    一只用法力化成透明的鸟儿从许乐出门的那一刻就张开翅膀跟在她身后。

    一路上,

    许乐的心里活动都通过小乌的这个媒介都统统反馈给了小乌如今的主人。

    简直作弊!

    许乐应当是有走路想事情的习惯,决定了去往水井就没看路。

    文曜帝君就“听见”,她一路上在想。

    现在回去?

    怎么回去?

    她发现刚才好像把自己给坑了,说“以身相许”的时候完全没感觉。

    存粹就是最近言情小说看多了,一时口快说顺嘴了而已。

    偏生自己的巢摆在房梁上没拿下来,天下之大竟没她的容身之地。

    怎一个惨字了得!

    哎,

    不想,

    洗衣服去。

    等等,

    那家伙,

    不会是故意把我支走,有什么重要的话想要对镜子那头的人说吧?

    “小姑娘还挺聪明”

    意识附身小乌身上的文曜帝君微微一笑,

    “可惜没有后悔药吃。”

    报应来得太快,

    下一秒,

    就轮到文曜帝君自己后悔了。

    从她的情绪了听见了害怕和恐惧到极致的感觉,

    不由心中一紧。

    但他通过小乌的眼前却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的地方。

    不就是些被阵法限制的,一点也不存在抵抗能力的人……吗?

    她,

    害怕这些。

    待得疑惑被自己肯定,文曜帝君无语得很,又自责得说不出话来。

    文曜帝君从未想过,

    会有上仙阶位的仙子看到已经被自己阵法完完全全控制住的人,

    还能怕到内心几乎要哭出来的程度。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甚至不足以描绘她此刻的心情。

    …

    …

    皓月当空,

    景色宜人。

    水井旁,

    井里的桶自己飞上来给洗衣盆里添满了水。

    带血的脏衣服自己跑到水里将自己全身浸透了,胰子跑衣服上血渍的部位蹭着痒痒。

    又从头到尾所有部位全部都蹭了一遍,功成身退。

    搓衣板上场,

    衣服自个拼命朝搓衣板进发。

    洗衣服发出来的声音很完美,孙乐觉得自己对浮空术的微操又精进了几分。

    一心数用,

    水桶在自己提水,

    搓衣板在另外一个水盆里洗了个澡,

    与此同时,

    衣服还在自己把自己过干净。

    换水,

    继续用仙法当用洗衣机的运作原理搅拌。

    再换水。

    洗衣服不用脑子,

    接之前所想,许乐反思一下自己的穿越综合症。

    前一秒还在自己的床上睡觉打游戏,下一秒就出现在前线战壕…

    那些穿越前辈竟然能摸到一把枪直接就对着敌人狙击了,

    怎么做到的?

    ?ヽ(`Д′)?┻┻

    总之,

    之前打魔尊那是在游戏。

    打山鬼,也以为自己在玩游戏。

    现在,

    使用游戏技能布置阵法她也没问题,幻阵法术她是用惯了的。

    但遇到真人,她真的没办法。

    唯一能做的,

    就是把人全部隔离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自欺欺人。

    扪心自问,

    这样的自己是不可能独自一个人在书中即将到来的乱世生存下去。

    想活,

    就必须换个活法。

    数分钟后,

    几乎所有来闯家的人都变成了许乐的实验道具。

    一个,

    两个,

    五个,

    十个。

    同文曜帝君想象当中的画面有些许不同,

    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并不存在。

    有的,

    只是满满当当容纳了所有闯入者的庭院。

    后来,

    所有人都在靠近水井的地方绕圈,几乎将手怼到几乎近在咫尺的许乐面前。

    人几乎快要崩溃了,却生生站在那里经受煎熬。

    再后来,

    女孩许是哭累了,手里拿了本医书,坐在椅子上睡得很不安稳。

    很快,工具人们被驱散了。

    一袭深色的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严严实实的盖住了。

    “有我在,”

    “你只需躲在我的身后就好。”

    注定传达不到的话语,在文曜帝君的心里流转,嚅嗫半天却终究飘散在冰冷的夜。

    他将人轻轻抱起,

    月的银辉静静的撒在两人身上,

    拉下一条长长的,

    交融在一起的残影。

    不想,

    才走了五六步,许乐的手一松,暗藏在手上的什么东西坠落下来,砸落在地,叮铃铛一声清响。

    许乐倒是睡得昏沉,

    却是堪破了刚刚走到庭院门口的两个域外天魔的伪装。

    滚落的铃铛再响,

    两个天魔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装作迷茫的表情像一组无声的雕塑永远的凝固在了当场。

    下一刻,

    灰飞散落,随风自扬。

    人群之中尚有天魔在场,见势不妙一个个顾不上伪装,纷纷逃遁。

    谁知阵法遇弱则弱,遇强恒强,且外松内紧。

    和阵法外墙拼实力,除非等阶高于许乐一个小阶,

    其实就是把自己耗干耗死,不会有第二种下场。

    众魔见同伴下场凄惨,纷纷回过头来将行进不远的两人团团围住。

    “杀不过阵法,就杀了设阵法的人。”

    文曜帝君早将孙乐落在地上的的小铃铛握在手中。

    虽说只有铃铛大小,仔细一看却是枚同比例缩小的钟鼎模样。

    按照小姑娘的处事风格,文曜帝君猜测,这法宝多半原本就是口宝钟。

    “想法是好的,可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天魔人数再多,也不过是多摇几下铃的功夫而已。

    不消半刻,在场所有天魔和魔修尽皆化为灰烬。

    下一瞬,

    就见四周的灰烬连同之前产生的魔气一同被钟铃收进铃盏之内。

    与此同时,

    钟铃上古朴的花纹微不可查的亮了一些,发出不满的轻音来。

    看上去像是没有吃饱的样子,摇着铃盏向文曜帝君求食。

    “我这里怎么可能有食物给你?”

    文曜帝君想到此处,就觉心中灵光一闪,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未等到第二天,

    损失了人手的队伍一个个从名符其实的鬼宅中没命的似的逃了出去。

    旁人不知死的是魔族假扮,

    丢下了几条人命,那带路来此的当铺掌柜自然也讨不得好。

    “你走可以,

    就算不付钱,

    我也拦不住你,

    为什么要拐我的镇魔钟?”

    第二天一早,许乐是从凤巢中睡到自然醒的。

    刚把自己收拾完毕,就看见文曜拿了一小堆上品灵石放在她的面前。

    除了诊金,还想买她的镇魔钟。

    “镇魔钟对目前的形势很是重要,你想象一下若一个将军是天魔假扮,倘若他在战争关键时候反水,神族联军将会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去?”

    “若你不想卖,我自是不会强求与你。”

    文曜帝君一本正经的说,

    “不知许乐仙子可否愿意同我一起去?”

    “去就去,”

    许乐两只眼睛冒着森森绿光,

    “说好了,这些都是租借的订金,到了我手里可是该不退还的。”

    “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