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君,你好 > 第十章 弄巧成拙

第十章 弄巧成拙

    “所以,

    有一个女孩做噩梦。”

    镜面法器的那一头,

    前线的中军大帐灯火通明。

    军帐之外,戍守的士兵正在换岗值守。

    军帐之内,

    身为军师的荀鸿正在中军大帐熬夜加班。

    他的脑袋深深的埋在堆成山的公文里的,自文曜帝君失踪以后三界所有的公务都汇集到这里。

    又从他身上全部被分散出去,从而维持整个大军的正常运转。

    一面面圆形的镜子自动飘在半空,大多数镜面里是空白的状态。

    属于文曜帝君的那一面,能看到的是他正赤着上身换药的场景。

    握着笔的荀鸿抬起头,深深看了镜面一眼,又低下头接着批改手上的文书。

    心中则是在诽腹文曜帝君的行为,

    重点不在于换药,而在于换药的人为什么文曜帝君不愿意让自己看到。

    该不会,

    这个所谓的朋友不是子歌,而是文曜他自己吧?

    荀鸿把头一低,想着等手头上的事情做完再好好替上司想私人方面的问题。

    文曜帝君也不在意,静静的等荀鸿批完手头上的这份公文。

    但很快,镜面就从荀鸿直接变成的公文的原文。

    一支毛笔从桌边立起,自动开始隔空在公文上朱批意见。

    比起完全不了解情况的荀鸿,早就对此事心中有所成算的文曜帝君效率很高。

    “你朋友对她说,他是带她回家的人。

    结果,

    女孩对你朋友叫了爸爸?”

    “是这么回事。”

    文曜帝君毫不避讳的说,

    “如果你想知道这个女仙是不是貌美如花,这些公文你可以选择自己批。”

    “你自己感情的事,不该找我。”

    荀鸿无良一笑,

    “我只知道你多半是对那个女孩有些好感,否则也不会对爸爸这个词汇如此怨念。”

    “醉翁之意不在酒,”

    荀鸿按照文曜帝君的想法将一批公文摊开,等待批阅后说,

    “你该不会又在打着公事的旗号,回避同女仙的接触吧。”

    “怎么可能?”

    …

    …

    九针是孙乐的职业,

    以五行阵法为医道理念,讲求因势利导随遇而安。

    因而许乐并非完全没有自保能力的纯奶,只苦于没有足够的材料炼制精良的阵旗而已。

    但外面阵法之中的金丹期修士也仅仅只是凡修。

    一个个在踏入门槛的一瞬间就发现自己变成孤身一人,想必会很惊慌吧?

    此刻,

    在许乐家的外围,

    一群明明挨得很近的人完全看不见彼此,茫然从前门走到后门,又从后门饶行到前面,从前门出来。

    待到明日,

    来闹事的人就会知道自己的斤两,选择知难而退。

    事情,

    便也算是了了。

    而在许乐的房间,

    同样有一面镜子漂浮在半空。

    许乐刚刚在队友角色拦认证的文曜帝君,正不知道同镜子后面的人用传音说什么军国大事。

    “怎么没事就把伤口给崩了呢?”

    许乐没好气的瞪着文曜想,

    “闯我的闺房还不算,还要我大半夜从被窝爬出来给你洗衣服,我真是太难了!”

    文曜有正事,许乐不好发作,只好认命将储物空间内准备好的明天早上要用东西一一摆开。

    待回过头,文曜左边的衣袖已经褪下一半。

    包扎用的布巾也已经用仙法解开,倒省却了她几分尴尬。

    许乐:哎,得赶紧动手了。这么早就把衣服脱了,也不知道一会会不会着凉。

    许乐心中暗叹一声,

    熟练的用镊子和消毒药剂清理了崩裂的伤口,

    施展仙法将创面上的毒净化了一遍,又将当幌子的新药敷在了他的肌肤之上。

    再将染血的衣服换下,认真的替文曜先套上患处的衣袖,再穿右边。

    替他系带子的时候,才发现刚才好像漏了点什么?

    不痛的吗?

    孙乐的手法是系统认证过的,只在开始的时候刺激性的消毒液碰触到文曜肌肤的时候会感到疼痛。

    但好像他忍痛忍惯了,竟连闷哼一声也无,倒是个硬气的。

    许乐偷偷看了一眼文曜,心中不由暗赞一句。

    末了,

    又拿了他换下来带血的衣衫准备拿去洗。

    一套操作下来行云流水,贤惠极了。

    文曜感觉到小姑娘的眼神,回头看她,向来凌厉的眼神温柔如水。

    连镜那边的荀鸿都快看不下去,只好自顾自假装翻看公文。

    实则却是在看文曜帝君的笑话,这种机会可不常有。

    许乐:也不知道帝君处理什么军国大事?

    哎,

    天上药仙那么多,

    身为帝君也不可能缺人看病。

    这位大神什么时候能结清药费麻溜得离开呢?

    文曜帝君深深看了一眼收拾完东西打算正离开的许乐,

    “你希望我结清药费,麻溜的离开?”

    “我说出来了吗?”

    许乐:不可能,我没说。

    “你说了。”

    文曜帝君冷冷的看着她,

    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逗她说,

    “否则,我怎么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我说的又怎么样,”

    许乐不由恼羞成怒,

    手上刚整理好的药盘子就这么往眼前的桌子上哐当一放,

    两只腮帮子气鼓鼓的一张一合,理直气壮的说,

    “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住我的。要么以身相许,要么付钱结账。”

    “哪那么多废话?”

    话毕,

    拿上药盘,哐当一声关门走人。

    悬浮在半空的镜面不知什么时候转了个方向,

    又急速转了过去,就像刚刚发生的一切他完全没有看到一样。

    镜后的荀鸿目瞪口呆,

    却见另一头好友兼上司的脸重新出现在镜面之中。

    “你都看到了?”

    “她不知道你是帝君?”

    “不,她应当是知道的。”

    文曜帝君说,

    “只是像你一样,没把帝君这两个字当一回事罢了。”

    “我以为见到你还要再过两天,既然你这边遇到的人足以医治,她有没有说你什么时候可以再次出征?”

    “出了什么事?”

    “种种迹象看来,域外魔尊虽然实力强大,但她很可能是被人蛊惑的。”

    荀鸿说,

    “幕后黑手或许实力比不上她,但心计谋略却是上佳。”

    “孟珏那边怎么说?”

    “孟大将军倒是战无不胜,只是他这边域外天魔故意不打,其他联军倒是被欺负得纷纷求援。”

    荀鸿说,

    “可我们不可能将兵力分散,所有人都派去护卫,军不成军,反倒落了下乘。”

    “反间计?”

    文曜帝君定了定神,思量着破局的办法。

    “还是阳谋。”

    荀鸿也全没了调侃,认真的探讨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命孟钰直捣黄龙,”

    文曜帝君说,

    “既然他们想打各部联军,那我们就将计就计正好用联军吸引走他们的军力。”

    “孟钰一走,

    何人能坐镇北荒?”

    文曜帝君淡淡的说,

    “我去。”

    “你的伤?”

    荀鸿看着镜面里的好友,顾虑重重,

    “子歌说,你的法力不足一成,可是真的?”

    “若我还剩一成法力,也不可能有余力在你面前说话。”

    文曜帝君避重就轻说,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可你刚惹恼了医仙,”

    荀鸿担忧的说道,

    “如果她不愿意同你一起,可要我提前派人去北荒?”

    “她不会。”

    “女人心,海底针。”

    荀鸿笑道,

    “你先把人哄好了,再说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