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君,你好 > 第九章 读心之术(修)

第九章 读心之术(修)

    回到自己的巢穴,许乐自然恢复了原本的装束。

    褪去凡尘的女孩娴雅淑静,

    一身仙衣美轮美奂,自带淡淡的神蕴,衬得原本就白暂的皮肤越发清纯可人。

    球形的凤巢看起来不大,内里却是极深。

    文曜帝君远远从半空中下来的时候,

    白色的羽毛、紫色的甘草,未经世事的青涩佳人。

    猝不及防的,撞进来人的眼里,砸在他的心头。

    遥想她当日如何英姿飒爽,何曾料到那样一个人也会如此柔弱无助。

    “原来她是叫玄璃吗?”

    他听见,

    她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向血脉相连的祖母求得一线生机而不能。

    不见暧昧,只有深深蹙眉和下意识向前伸出的手。

    微烫的额头遇到一只冰凉的手,女孩似乎觉得稍稍舒服了一下,躁动的身体舒缓下来,拽紧小被子的手也略略放松。

    “你是谁?”

    梦话,

    并不会获得回答。

    “爸爸?”

    少女朱唇轻启。

    文曜帝君从许乐额头上收回的手因这一句顿了顿,握住攥紧,又轻轻放开。

    接着撑起半边身子,手极为生疏的摸到女孩的背。

    刚准备拍第一下,

    又冷不丁缩回手来。

    文曜帝君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一番动作幅度太大,牵动了左胸的伤口,他却毫无所觉。

    天生神力,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人,第一次对自己的天赋异禀无端生起几分嫌弃来。

    尚在犹豫着的手,很快就失去了选择的余地。

    女孩做了恶梦,无意识抓着男人衣袖,小心翼翼的试探,又委屈巴巴的叫了一声,

    “爸爸。”

    小奶音孺糯的嗲嗲的,叫在人心里,仿佛能生生叫塌盘桓在文曜帝君心里的一座座巍峨高山。

    静,

    很静,

    极静。

    向来冰冷嗓音的主人尽可能让自己更温暖一些,温柔一些。

    他深深皱紧了眉头,

    极其含糊其辞的应了一声,

    “嗯。”

    见睡梦当中的女孩终于安心下来,文曜帝君这才发现自己左胸的伤口崩裂了,

    鲜血从包扎的布巾一点点渗出来染红了白色的中衣。

    他却在想,

    这衣服弄脏了,明天一早该怎么同女孩交代。

    一团团火把将山野间的宅院围在中间,火光映衬着一张张青壮年的脸写着满满的来者不善。

    他忽生感应,

    隔着凤巢和房间墙转头向院门外看去。

    就见自家门口被一群闲杂人等找上门来。

    “就是这家人家?”

    为首的是一个金丹期的中年男子,看着一身正气,实则道貌岸然。

    打着给人打抱不平的旗号,真实想法却是说不得能借此机会得到那凡人嘴里所说的宝物。

    “对,就是这家。”

    “这家的男人卧病在床,小娘子女扮男装抛头露面出来做活,也不知是学了什么妖法,”

    当铺掌柜指着自己身上的伤颠倒黑白说,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在店里堂而皇之的抢了两位仙师的仙宝。”

    “对方法力高强,几位仙师千万小心。”

    话音刚落,

    宅院大门的门拴直接被人用仙法移开,一群人纷纷举着火把从洞开的大门口鱼贯而入。

    文曜帝君刚想离开,却发现女孩的手紧紧攥着他的衣袖。

    这不难,把手撸掉即刻可。

    文曜帝君刚想对许乐有所动作,就听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他耳边“说”。

    许乐:要命,

    我还以为自己一睁眼看到个男的就躺我面前,会一下子吓得叫出声来。

    还好我忍住了,

    怎么之前没见到我们两个有组队信息,

    否则我早该知道眼前这个一大堆问号的人就是之前的文曜帝君了,之前还想了半天名字,

    真是傻的可以!

    文曜帝君愣了愣,

    就发现闭上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正无声的看着他的侧脸。

    见他转过头来,赶紧闭上了眼睛,就好像她之前从来没睁开过眼一样。

    几乎把自欺欺人这个词发挥到了极致。

    许乐的脑海里在想的是,

    对方是很厉害的上神,如果我假装没有醒过来,他之后会自己离开的吧?

    太尴尬了,

    大佬,

    古代人不是都讲究男女授受不亲的吗?

    要不是知道你是好人,我就…

    我就变成鸟儿,直接飞走,让你想为所欲为的可能性都没有。

    “你醒了?”

    一句话像打破了什么魔咒,许乐自然就睁开了眼。

    文曜帝君准备抽离衣袖的手停在那里。

    文曜帝君想,“男女授受不亲?”

    还未来得及再说什么,女孩原本攀在他袖子上的手识相的放开衣袖,又紧紧拽着了身上的薄被。

    许乐:对方可是一个正常男人,虽然是战友,可离这么近真不怕他一个忍不住兽性大发吗?

    想到这里,

    整个人,连人带被子都往另一边挪动了一小段距离。

    许乐:可帝君这个称为那么厉害,如果他真要对你做点什么,哪怕人还在受伤,你也反抗不了吧?

    反之,

    既然他什么也没做,

    说明本来可能就没没想对自己做什么。

    要不,

    姑且听听他的解释?

    “你…”

    许乐用心组织着语言说,

    “这位上神,

    大佬,

    身为男子大半夜闯女子闺房并不是正人君子该有的行为。”

    “事急从权,”

    “外面闯来了一些人,”

    文曜帝君面不改色的说,

    “我重伤未愈,见房梁上的鸟巢看上去挺隐蔽的,就想着上来躲躲。”

    “哦,”

    许乐不自在的说,

    “原来是这样。”

    “是这样。”

    文曜帝君似乎也发现自己的姿势太过逾矩,往后退到凤巢壁的位置。

    “我叫文曜,不知仙子如何称呼?”

    许乐:不,你不叫文曜。

    你叫文曜帝君!

    大佬在上,请受小仙在心里一拜。

    我之前不是故意想卖掉你簪子的,真的是为了救你的命需要去仙坊的拍卖行里竞拍一份解毒药材的药引。

    大佬莫怪,莫怪!

    “在下许乐。”

    许乐小心翼翼的说,

    “别出去,”

    许乐见文曜帝君要走,便又跟着说了一声,

    “外面危险!”

    “你能在里面看见外面的情况?”

    “是。”

    许乐:废话,正常情况下,野外九针怎么不摆阵法就睡觉?

    谁的心都没那么大的好吧。

    这里又不是安全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