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君,你好 > 第八章 梦魇(小修)

第八章 梦魇(小修)

    房梁上的鸟巢很漂亮,

    不知是哪个败家的父母用珍贵空间材料将鸟巢打造成了法器,可以随意愿伸缩大小。

    文曜帝君猜想,许乐的父母本来是想让女儿无论长到多大都能舒舒服服的躺在里面。

    不曾想,

    小姑娘举一反三,

    将鸟巢的空间能力反相应用。

    外表是普普通通的燕子巢,破幻之后才能看到它真实的样子。

    巢穴也同普通家燕巢穴同等大小,但凡进入其中便会等比例缩小以方便居住。

    方便是方便了,但若睡梦中遇到敌袭,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

    自降实力得那么清醒脱俗,果然是她这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才会有的做法。

    之前文曜帝君本在犹豫是否亲自动手替小姑娘更换玉佩,此时却没了计较。

    文曜帝君觉得这辈子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可能像小姑娘一样如此将自己置于险境。

    原本的玉佩重新被戴在女孩的脖颈之上,换下来的那枚一从鸟巢的地界出来,立刻就变成了原本的大小。

    玉佩暖暖的,还带着许乐洗完澡后留下的草药的香气。

    文曜帝君下意识将它用法力拽在手里。

    玉佩刚刚碰触到肌肤,他便似乎像被什么东西烫到一样。本能得想放开手,人在半空却真的不好随意放置此物。

    按他原本的想法,像这种毫无意义的东西用法力一捏便能毁成粉末随意飘散了。

    但真正将玉佩拿到了手里,鬼使神差的,他非但没有将赝品毁去,反倒偷偷放进自己的怀里。

    玉佩是女孩回到凤族认亲的信物。

    白天的时候孙乐嘴上说东西拿回来也没有用,她不可能真的再回到凤族。

    “自欺欺人,”

    文曜帝君看着小小孙乐在梦中皱着眉头的身影想,

    “若真的不在意玉佩,你怎么会哭得那么伤心?”

    物归原主,他该走了。

    但明明刚才还面相平和的小姑娘,此刻却急得几乎哭出来。

    “怎么了?”

    “做噩梦了吗?”

    文曜帝君立刻想起了之前孙乐同他讲的那个故事。

    一场大火,母亲的药庐付之一炬。

    之前一直照顾蛋,开启结界保护她的侍女被她的祖母派人扔进火海里烧死了。

    “那是小龙第一次见到死亡,小龙很害怕,身边却连一个可以哭泣的怀抱都没有。”

    文曜帝君想得不错,

    鸟巢内,

    一个同比例缩小的许乐躺在巢底,梦里依稀是大火焚烧一切的模样。

    梦很真实,

    再之后,

    却是火还没有烧起以前。

    母亲在药庐里研究小孩子吃的零食,父亲在另一边的沙盘上推演两军对垒时的场景。

    再之后,便是翠兰好生照料蛋生,每日不忘对她说话,给她讲故事。

    还准备了许多小孩子穿的小衣服,小袜子,准备等凤雏出生化形之后给她穿戴。

    给凤后告密也不是为了钱财,而是她的一家老小均在凤后的手上,不得已而为之。

    再说,

    口信既然能送到她的手上,

    药庐的位置说与不说其实区别不大,只要走的时候把结界的阵法开启…

    凤后定不能闯进门来,小公主的命也就能保住了。

    后面的事情,历历在目。

    梦中再现,格外清晰真实。

    坑害魔尊,孙乐不带怕的,游戏世界大不了就是一死。

    一个开荒副本死上十几二十次,那是基本操作。

    死又不掉经验,也没痛感。

    甚至游戏里,大家都用死的这种规则跑复活点,就为了省点脚力或是节约时间。

    可游戏是游戏,

    现实是现实。

    若没有记起从蛋力孵出来之前的事情也就罢了,

    但这些天的梦里孙乐却能反反复复见到过去在药庐里的点点滴滴。

    梦的最初有多么美好温馨,梦的结尾就有多么惨烈血腥。

    一个人,

    活生生的烧死在眼前,

    你又如何能让她无动于衷?

    梦里的她想救,

    却自顾不暇。

    穿越之后,她当然知道什么都是真的。

    自然,

    若躲在树枝上的她被人发现,下场恐怕也就同翠兰一样。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和平年代从未经历过这些的孙乐一连做了几天噩梦。

    孙乐梦见变化之术明明存在她的记忆里,却偏偏没有学法术的基础,怎么也学不来。

    淡紫罗色的小鸟在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上何其显眼,几乎是只要有心就一定能被发现的程度。

    她越急,

    越变化不了梧桐树枝叶。

    反倒因为变化之时的法力波动,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几乎是理所当然的,

    她,

    被发现了!

    …

    …

    对这个世界来说,游戏技能就是最不科学的存在。

    正常的治疗是一点点将人体内的空间驳杂之力用法力慢慢消解。

    孙乐使用技能,却是对游戏里的角色本身做一个净化DEBUFF 的操作。

    简单来说,

    我把你身上的负面状态解除了,你就自然好了。

    文曜并不清楚孙乐的BUG,只知道恢复法力是水磨工夫,即使是他自行运功疗伤也需闭关数年。

    对子歌说话,避重就轻,实际怎么样谁的身体谁知道。

    别看文曜帝君对部下说的时候那么肯定。

    事实上,

    若他当真安好,

    又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不顾干躺在床上装昏迷不醒呢?

    子歌也明白这一点,不过没有说破罢了。

    只是没想到,

    明明白天的时候施针,文曜并没有感觉对自身起到太大的作用。

    晚上施针之后,仿佛厚积而薄发一般,文曜帝君发现,身上的法力竟有一半以上都能动用了。

    梦境之外,

    文曜帝君刚准备离开,就听见小姑娘惊慌失措的在梦里哭喊。

    “不要!

    不要烧死我!”

    “奶奶,”

    “不,”

    “祖母大人,我叫玄璃,我是您的亲孙女啊!”

    “玄雷不差你这个区区一个贱婢的孩子,将来他会同宴秀这丫头有很多嫡出的血脉。”

    凤后话音刚落,只一个眼神,她的身边人会意,立刻就有两个女兵出列。

    一左一右制住许乐,两人齐心合力,一拉一拽。

    她尚未反应过来,就封禁了周身的法力,直直被逼着拖进了火海之中。

    却有另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说,

    “别怕,

    有我在。”

    “你是谁?”

    鸟巢之中,

    缩小了的文曜帝君俯身在侧,

    一只温暖而有力的大手抚在女孩的额头,

    “能带你回家的人。”

    “你是……”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