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君,你好 > 第六章 身份暴露

第六章 身份暴露

    帝君同魔尊离开之后,

    神魔战场又各自战到一处,打得昏天地暗。

    身为凤族的储君,玄雷自是率麾下同魔尊的部下酣战。

    待一切尘埃落定,

    刚有时间坐到军帐之中处理文书,他玄雷这才记起自己有个即将出世的孩子。

    紫淑一直想要个女儿,没想到十月怀胎生下的却是一只淡紫色凤凰蛋。

    他只好安慰她说,看蛋的形状三年后他们将得一个女儿。

    紫淑向来信他,倒也没起疑,还给宝宝起了个玄璃的名字静待宝宝出壳。

    怎么回事?

    璃儿的玉佩怎么被标记了?

    出了什么事?

    他立刻联系自己的贴身侍女却发现神魔战场的魔气昌盛,此时竟联系不到外界。

    他立刻发现事情不对,赶忙起身,冲出帐外。

    “敌袭,敌袭!”

    一声凤族的鸣号惊醒了夜,

    一道金红的凤影挥动着翅膀吐出漫天业火燃尽一方包围营地的魔族。

    他大意了,

    若帝君尚在,

    知人善任,各部军队都被安排妥当,联军又怎会被人摸到近前而不为人所知?

    也不知哪一队人马去寻帝君,怎么连一点音讯都没有?

    …

    …

    于此同时,

    远在许乐所在的地界,他的女儿正背着个男人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下进了一间当铺。

    高高的柜台后面,当铺的掌柜原本犹豫是否收下玉佩。

    却见刻着“璃”字的玉佩灵光一闪,托在手中隐隐感受到些许温热。

    玉的背面随即留下一段不认识的仙文,曰:

    军情紧急,

    不知归期,

    劳烦好生照料吾儿,

    必有重谢。

    掌柜是凡人,又怎知玉佩背面写的是什么。

    但区区几两银子买一件仙宝,必定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不肯死当?

    那不怕,

    死当有死当的做法,活当有活当的办法。

    当下多给了银两,让店员将钱给柜外的青年。

    自己却招呼一声,拿着玉佩往附近的银楼找专门打造玉石的工匠而去。

    三日后,

    那青年不知从哪里凑足了银两来赎,也未当场验玉,匆匆而走。

    掌柜的一颗心落下一半,将好生放在锦盒之中的真玉佩拿出来瞧上了两眼,又迅速关上盒子好生存放。

    离柜概不负责,

    就算那人回来,也挑不出理。

    …

    …

    寻帝君的人有很多,

    神族为了接应,魔族为了灭杀,却都止步于魔尊的空间秘术。

    文曜帝君也想联系自己的部下,却不知身在何处。

    救自己的是何人,

    是敌是友?

    诺大宅院似乎只有两人,

    趁孙乐施针,小乌将宅院飞了个遍。

    文曜帝君的神魂也通过小乌的眼睛将一切收入眼底。

    奇怪的是,整座宅子就收拾出来两间房子。

    一间是他所在的这间,看一应摆设像是原本就是这家闺中小姐的卧房。

    另一间,却是专门开辟出来熬煮药的地方。

    但坐在眼前施针的青年明显是个男子,他又住在哪里?

    “明明应该已经醒来了。”

    施针完毕,文曜帝君就听见青年疑惑出声,

    “难道是刺激不够的关系。”

    不奇怪,你永远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可是刺激是又什么东西?

    不急文曜细想,就觉得一方步袜被人轻轻扯走,一根银针直直插在大脚趾穴道之上。

    痛得他额头直冒汗却又不得不生生忍住不敢叫出声来。

    不仅如此,脸上还不能有丁点痛苦之色,以免对方起疑。

    “怎么还是这样?”

    许乐不是第一次通过穴位刺激病人了,也未起疑。

    只是边收拾边对床上的人说,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你的病有点像植物人,听说需要有人在你耳边不断的说话,才容易让你早点清醒。”

    “对了,我叫许乐。”

    许乐熟练的掀起被子,撩开他的内衣露出上身的伤来。

    “我也给你取了名字,叫做黑曜,文曜帝君的曜。”

    疗伤、换药、擦洗。

    眼前是一个真实的男人,

    许乐却是个连男朋友都不曾有过的女孩子。

    再加上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家里就她一个孩子一切家务都同她绝缘。

    一开始,连替人脱衣服都笨拙得没有眼看。

    但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很多事情你如果不做,难道让昏迷不醒的人自己做吗?

    好在虚拟现实游戏很多技能都是由身体托管直接操纵,倒是避免了不少尴尬。

    “话说那文曜帝君……”

    眼前人到底是不是植物人,对医学知识仅限于游戏技能的孙乐来说一无所知。

    但昏迷不醒,却是真的。

    正巧这几天遇到的事情实在太多,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又不知道该相信谁。

    有一个现成的树洞在这里,许乐便想着废物利用。

    而那边被人换药擦身的文曜帝君则收获了一个临时编写的大战魔尊的故事。

    许乐一开始娓娓道来,说着说着原本故意伪装的嗓音变成了女声。

    本来说文曜帝君如何厉害,说着说着又变成魔尊分出十万分身的得失。

    明明是热血沸腾的战斗却被他一通认真的数据分析下来,搞成了战术复盘。

    说着说着就没了声,

    想来是思考问题出了神。

    手上不停,一通操作将人重新整理好,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放下手上到东西,便急急离开。

    许乐走后,文曜睁开双眼心中难掩震惊之色。

    “竟然是她?!”

    女孩把几乎将当日的情景复制了通透,若是旁人或许真当成杜撰的故事来看。

    但或许是许乐运气真的不好,有意避过了穿越、玉佩、凤族、小说等事情,只挑了个亲身经历的小事。

    本以为自己找到了个树洞,却没想到遇上的竟是正主。

    文曜帝君心里同明镜似的,

    在场不过女仙、他、魔神尊者三人,魔尊是在他眼前灰飞烟灭,女仙也是他护着魂魄,好让对方有投胎转世的机会。

    这孙乐是什么人,答案呼之欲出。

    另一边,

    孙乐急急冲向当铺,人却在当铺门口驻足不前。

    雀鸟近前,

    文曜帝君就见那转世投胎还存了过去记忆的女仙走在路上。

    整个人茫然失措,像丢了魂一样漫无目的的在路上走着。

    不多时便又走回了原本离开的地方,她在这一世的家。

    文曜帝君听见男扮女装的小姑娘一个人躲在煮药的房间轻轻哭泣,

    “孙乐啊孙乐,无商不奸怎么会没想到?”

    “当铺把你的玉佩换了,你活该!”

    “当初为什么不仔细看,现在想去理论了,他们连赝品都仿制好了给你,分明是蓄谋已久。”

    “你一个人势单力孤,还是太平点自认倒霉吧。”

    “拿到真的玉佩又怎么样?”

    “你还能真的回凤族当凤王的亲孙女?想一想一把火烧毁的药庐!”

    “权谋算计,勾心斗角,你做不到日日如履薄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