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君,你好 > 第五章 对面不识

第五章 对面不识

    有道是,

    有缘千里来相会,

    无缘对面不相识。

    若说孙乐同文曜帝君有缘,

    孙乐的确远远看过文曜帝君的身影,甚至隔着魔尊还给他下过封禁。

    问题是,

    《仙道》这款游戏的时代背景在虚拟现实游戏同电脑键盘游戏的分界点。

    很多部分都还在沿用老的,在键盘游戏时代遗留的操作方式。

    以致于,

    无论是施法前摇,还是攻击目标都可以不看真人。

    只需要点击对方的头像就可以直接操作技能。

    无论多么好奇NPC帝君的真实相貌,却实在没那功夫做些华而不实的无聊举动。

    当时情况那么紧急,

    孙乐无论计算雷劫落下的时机还是暗算帝君的针法都要用尽心力。

    故而,连文曜帝君的头像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若说两人无缘,

    救起浮尸,孙乐自然也不可能将他同威风凛凛、翻云覆雨的帝君联系在一起。

    但也没有将陌生人弃之不顾,任由他自身自灭。

    简单施展针法后将人的性命吊住,又拿出紫淑的珍藏秘制金疮药将他身上的三十几处一个个清洗、消毒、敷药。

    这才找了件玄雷当初留在药庐的便装给他换上。

    海边原本支起的帐篷可以简单住人,却不适合病人长期居住。

    许乐无法,只好背着陌生病人仗着自己游戏角色的各种强力属性一步步走到附近的村落问路,

    又背着人腾云驾雾赶去附近的县城。

    不知是不是储物玉佩都有点邪门,总归要从主人手里到当铺内走上一遭才算破除诅咒。

    不得已,

    拿自己的宝贝玉佩去当铺抵押,这才弄到凡人的货币买下一处凶险的鬼屋。

    说是凶宅,住进去的人都死了,连房主人的远方亲戚都吓得没敢跑来继承房子。

    实际是山里住了一窝吸人精气的阴鬼,因天魔入侵山里被赶出了地界,逃离了大山。

    于是,便祸害起了凡人。

    孙乐是上仙,寻常鬼怪在她手里便的经验值,倒也不需要为难。

    只是玉佩到底是她在这一世的身份证明,也是父母唯一留给她的纪念。

    就这样情急之下被她抵押出去,却是一定要赚够钱财将它赎回来的。

    文曜本是九重天的帝君,

    与域外魔尊大战身受重伤,又遭封禁法力。

    好在无名女仙提前在他身上施展了术法。

    再回到原本的世界时遭遇了空间乱流,术法及时激发,最危险的5息及时免于任何攻击才以“凡人之身”幸免于难。

    3息之后,封禁也失去了效力,倒也符合那女仙的阶位。

    剩余的法力支撑着文曜帝君从另一个世界回到此界。

    冰冷的大海,

    雀鸟的守护壁障,

    一次便失效的避水符咒。

    再之后,

    恍恍惚惚间确认坠落在凡海,

    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知是在海里漂了几天,

    也不知自己是如何躺在温暖柔软的床铺之上。

    文曜帝君只觉得身体虚弱得厉害,头昏沉沉的,身上的外伤痛得厉害,想要自行疗伤,却发现竟虚弱到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银针扎入身体,被输送法力,又在不知不觉中被外界的人收回。

    他短暂苏醒了一下,又很快昏睡了过去,不省人事。

    文曜自知伤重,并不指望凡人能对他的伤起什么作用。

    或许只过了一两个时辰,

    又或许过了数十日。

    文曜帝君刚醒,

    就见一个劫匪把他从头到尾摸了个遍。

    末了,

    十五、六岁模样的青年骂了他一句“穷鬼”,二话不说便转头离开了房间。

    十五六岁模样是那人的实际长相,青年是他法术的伪装。

    文曜帝君虽然恼怒,却也知道现在不是为一个“穷鬼”意气之争的时候。

    趁对方出门,总算能控制身体的文曜帝君赶忙运仙法疗起伤来。

    谁料不过十息,他的气息便开始紊乱。

    此时的他,全身上下的经络之中充斥着空间风暴的驳杂之气。

    文曜帝君本来急于回归战阵。

    凭借天魔魔神尊者死亡的消息振奋人心,从而一举大败域外魔尊,还三界众生一个朗朗乾坤。

    可如今,神魂尚在,法力全失。

    他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不要说是否能联系上联军,单说他此刻的状态,几乎与凡人无异。

    若遭遇魔族刺杀,唯有坐以待毙,束手就擒一个办法了。

    当下便做了决定,先缓上一步看是否能让周身硬挤出来的些许法力慢慢消磨体内的驳杂之气,再做定夺。

    男子初时身着黑衣,许乐便以此取名叫他黑曜。

    存粹是文曜帝君同外域魔尊的战斗太过让人惊艳。

    正好取名的时候孙乐觉得曜字不错,便决定延用起来。

    黑曜一睡就是两三个月。

    许乐也攒了一笔钱总算有能力将玉佩赎买了回来。

    从住处离开买药,许乐拿着剩余的钱抓了几副药,看着重新又变得空空如也的荷包欲哭无泪。

    我,

    好穷!

    孙乐发现,为了治疗黑曜她还不得不持续性给钱包减负。

    另外,

    算算时间,黑曜也快到了即将苏醒的时间了。

    没钱,

    家里好像还有一个吃白饭的!

    糟心死了!

    山间茅屋中,不大的闺房里文曜帝君正在做的种种尝试。

    一只雀鸟从门外来,打断了文曜帝君又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那个混蛋要回来了?”

    雀鸟就是许乐之前给他的那一只。

    此刻,

    却被用来探听自己主人的行踪,倒是颇为有趣。

    从外面回来,

    许乐又马不停蹄的忙开了,根部没顾上去自己的闺房检查一下。

    倒是让文曜帝君闭着眼看,白白浪费了感情。

    待午饭过后,他才终于等来了同他扎针的少年。

    以及少年精妙绝伦堪比天上药王的施针手艺。

    游戏技能向来不讲道理,

    虚拟现实游戏更是如此。

    若医仙职业要玩家从零开始学中医,那游戏公司恐怕就离关门大吉不远了。

    许乐所做的其实只需要拿起银针,根据刚才把脉技能的反馈施展自己已有的技能即可。

    施展医术自然由游戏托管人物自行操作,扎针收针输入法力,一气呵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