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君,你好 > 第三章 逃出生天

第三章 逃出生天

    当然不痛,

    也不可能痛,

    你见过谁度天劫会开痛感系统的?又不是自虐狂。

    联系两者之间完全相同的名字,孙乐秒懂。

    上天待她不薄,竟把游戏角色也给投胎转世带到了这个世界,倒是让人小小惊喜了一把。

    尤其,升上仙竟然还成功了。

    莫不是利用魔神挡雷,

    仇恨都被这位法力无边的大佬吸引了,倒是无心插柳得了个便宜。

    或许上仙之身对施展仙法有所加成,又或者身怀系统本就有所不同。

    许乐只试了一次,便化做了少女,比她书中尚未出生的傻弟弟仙法上要高明得不知多少。

    似乎是默认使用她在虚拟现实里的人物形象,也不知道同这个世界原本的玄璃差了多少。

    默念系统,

    视野中,

    许乐几乎只剩一丝血皮的血条少了忽略不计的一点。

    如果她此刻还在《仙道》里的话,

    说不定遇上开了新手模式的玩家还能在她的脑袋上看到一个大大红色的“-1”。

    不在战斗状态,

    血条会满满恢复,短短一秒这个微不足道的1点就已经恢复回来。

    只见一滴血从十五、六岁的少女指尖滴落,坠在单薄的玉佩上。

    淡淡的渗进玉佩的纹理之中,停顿了几秒,

    似是她这一世的父母在上面都留了自己的信息,需要做个验证。

    若非同时拥有两人的血脉信息,是不可能打开使用玉佩空间的。

    …

    …

    “宝宝,出生了?”

    仙魔战场之上,紫淑手拿一碗型法器,就那么随手一扬。

    漫天红雾落下,所过之处但凡等级稍低的域外魔族,尽皆尸横遍野。

    医毒自古不分家,

    医仙谷大师姐带队出来的人,最拿手的可不就是这一手施毒的手段吗?

    “紫师姐,你捡到钱了?”

    “啊?”

    “刚才撒毒的时候,你脸上笑容都快满得溢出来了。”

    战斗间隙,

    紫淑的小师妹对她打趣,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变态呢。”

    若是平时,青容必定会收获大师姐一句,

    “丫头,找打。”

    这一次,紫淑师姐却默默无言,眉头微微皱起似乎并没有听进去她说的话。

    紫淑虽然高兴通过法阵得知宝宝出生的消息,但不免对玄雷生出些埋怨来。

    这爸爸也真是的,宝宝才出生,怎么就舍得放血?

    璃儿可是小姑娘,娇贵着呢!

    “师姐?”

    “紫师姐?”

    “什么?”

    回过神来的紫淑并没有意识到青容说的是什么。

    下意收拾着手边的毒药和解药,递给青容说,

    “你那边药囊之前少一味翟天,后面是不是没有补充过?”

    “谢谢紫师姐,紫师姐最好了。”

    为防奸细杀人夺药,师门配给的解药是有数的。

    紫淑师姐少了两瓶,遇事容错的机会也就少了两分。

    青容并未再多说什么,只是想到那天看到的巨蛋。

    她原以为那是师姐准备的坐骑,想的是:师姐厉害啊,不知是哪来的机缘竟可以得一枚凤凰蛋?

    不怕被凤族追杀吗?

    却没想到有一次撞见紫师姐对着巨蛋说话,亲亲宝贝、宝宝、女儿、妈妈什么的换着叫。

    青容当时心就惊了,并非担心自己在师姐心里的地位将被人取代。

    而是——

    难道女仙的优势在于,

    没钱买好坐骑的话,

    可以自己生一个?!

    顿觉三观尽毁,一度怀疑人生。

    若是儿子女儿载娘,就算是凤族,那也是没办法追究了吧。

    “怪不得师姐这两天心思不属,”

    青容很能理解紫淑的心思,蛋生三百年才能孵化,

    “算算日子,小家伙这两个月就快要出壳了。”

    “也不知是男是女,是胖是瘦?”

    青容觉得师姐大约亏了,

    得了宝贝孩子心疼还来不及,怎可能舍得骑呢?

    …

    …

    紫淑大概想不到,自己刚出生的宝贝女儿此刻已经被道侣的侍女出卖,即将遭受灭顶之灾。

    正如在药庐这里的许乐,

    怎么也不会想到,远在母亲那头的师姨正心里琢磨着等她稍稍长大,如何能骗着骑她。

    玩家的属性有很多,其中之一便是学过鉴定的人能不讲道理的依据等级判定物品。

    拿到了空间装备之后,孙乐马不停蹄直奔书架。

    医仙谷的书卷典籍不可能被紫淑带出谷来,

    但她自己学习医道的经验体会和默写的医术文卷并不在此列。

    好在玉佩收取书卷、玉茧并不需要亲力而为。

    不多时,一排排书架被丧心病狂的撸秃。

    茶杯,拿走。

    茶叶,我的。

    摇椅,Me 的。

    笔墨纸砚,练书法有助于提高炼制丹药的几率。

    打包带走!

    围棋,看上去挺值钱。

    古琴,可以乱弹一起。

    书画,可以附庸风雅。

    想了一想,连书架都不放过,

    不知道是什么木做的,但凤王家的东西,怎么着卖出去也应该值几分钱吧。

    顿时,

    整个房间顿时为之一空。

    一个清风咒从房间的这一头吹到那一头,除了为了伪装留下的一架子明白竹简,连地上原本书架所在的痕迹都没了踪影。

    清理了书房,接下来是药房。

    这一回,许乐有了经验。

    由于时间紧迫,

    放置药材的地方,连药材带放药材的柜子都统统被收入囊中。

    清风咒扫尾,末了还剩一句,

    “可惜了我的地板,等着,我看看来不来得及把你撬走。”

    两人各自的卧房不用说,收!

    舍不得巢穴怎么办?

    一个字收!

    连蛋壳也砍掉了大半,只留下顶上的一小部分是真货。

    其他,

    不过是孙乐的障眼法而已。

    厨房冷清得很,但为了新生儿的营养,玄雷还是勉强学会些菜式。

    收尽了厨房的一切,许乐立刻飞奔到自己的房间,用仙法把柴火四散了一地。

    巢穴贵在大,越大越不容易看出凤凰蛋蛋壳的问题。

    对,还要密实。

    软草?

    肉痛得取出几根放在手心,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

    短短三十息,孙乐就动用蓝条复制出来256根长度颜色相当的。

    又照着玉佩空间里凤巢的样子,三下五除二搞了个赝品试图蒙混过关。

    刚想回过头去撬地板,就感到一阵心悸,吓得许乐拔腿就跑。

    下意识嫌弃人腿走得太慢,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

    发现一双毛茸茸的翅膀虽依旧稚嫩却也能御风而动。

    来不及细究什么时刻化成的原型,一口气拼命挥着短小的翅膀飞上屋顶,再跳,滑翔…

    “来人,把这里围起来!”

    再看之前自己的所在,就听见一个个火把扬起,燃在了屋舍之内。

    之后发生的,

    除了蛋被伪装成尚未出壳,

    一如书中所描述的那样。

    翠兰依旧为玄璃向凤后求了情,也同样搭上了她自己。

    “玄雷不差区区一个贱婢的孩子,将来他会同宴秀这丫头有很多嫡出的血脉。”

    凤后话音刚落,只一个眼神,她的身边人会意,立刻就有两个女兵出列。

    一左一右制住翠兰,两人齐心合力,一拉一拽。

    翠兰尚未反应过来,就封禁了周身的法力,直直被逼着拖进了火海之中。

    “你们之中,还有谁想为小公主求情?”

    凤后身边的大宫女将在场的众人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殊不知,一只小小的凤雏将自己化做一片树叶,静静的躲在不远处的梧桐树上。

    自古帝王家事,

    不知几人成王,几人败寇。

    若非上仙之身心生警兆,也不知自己此番是个什么的下场。

    事情明白得很,

    翠兰本就是要被凤后杀人灭口的,人为财死,倒也死得其所。

    她一边心中暗叹着,

    “杀鸡儆猴,

    好手段。”

    一边打定主意远离凤后,远离凤族。

    抱歉了父母,

    同样的必死之局,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