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帝君,你好 > 第二章 炮灰玄璃

第二章 炮灰玄璃

    书中有写,

    那“琉”字玉佩,说是玉佩,实是玉片。

    只是个薄薄的一片信物,

    不惹眼,也不贵重,就算买给当铺也值不了几两银子。

    这一段,说的就是男主的金手指之一,出生之时母亲留给他的唯一纪念。

    即使廉价却也被养父当了给他自己的儿子买了糖吃。

    为了赎回玉佩,紫琉不得不冒险参加仙师的大会。

    继而因此意外展现出自己绝佳的火法天赋,被离火宫的陈留散人收为弟子。

    命中注定般踏上仙路。

    让许乐疑惑,并确认自己穿书的就是静静躺在自己散落了一地蛋壳身边的这枚玉佩。

    不看则已,

    越看越像。

    除了特制的鸟类巢穴之外,温馨的育婴室十足的人类风格。

    这代表孩子的双亲,有一方是鸟族,另一方是人族。

    再加上神族生而知之,并非是不需要学东西,而是很多常识性的东西依靠血脉传承。

    基因自带记忆,出厂设置自带几个G内存的内容。

    所以,她能确定自己虽然长得像雏鸡,但其实是个凤族。

    凤族与人族并不通婚,再搭配凤巢中这枚中间刻着“璃”字的玉佩,自己在书里的身份呼之欲出——

    “玄璃!”

    淡紫罗兰色的小绒翅一松,吓得她小蛋壳都掉了。

    ?ヽ(`Д′)?┻┻

    早知道就不取这个游戏昵称了,难道就因为名字一样所以穿了?

    “开什么玩笑,

    我才不可能呆在这里坐以待毙,乖乖等死!”

    一对比翼鸟的碧琉璃是书中玄雷和紫淑的定情信物。

    后来两人约定若生子为琉,生女为璃。

    这一世,她就叫做玄璃。

    一个见光死的炮灰。

    而本书的男主,就是她的弟弟紫琉。

    连行都从母了,很说明问题。

    或许是穿越文看多了的关系,

    虽然孙乐对自己突然穿越到一本书里的事实感到不能接受。

    但有的时候真的不能小看人类的适应能力。

    往往在巨大的生死压力面前,

    谁都没空多愁善感一番,而是想一想如何突破自己的极限对抗书中既定的命运——

    活不过一章!

    孙乐通过对小说故事的陆续拼凑,很快把自己在这一世的身世给顺了出来。

    话说,

    很久很久以前,凤王的小儿子玄雷爱上了医仙谷的女仙紫淑。

    经历风雨终见彩虹,两人几经生死,终于得以修成正果在药庐定居。

    并有了爱情的结晶——

    一颗可爱的蛋。

    蛋生三百载,

    一朝孵化便即可化作人形,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紫淑是药仙谷的女仙,有自己的职责,瞒着大多数人生下孩子已是不易。

    神魔大战,师门急招。

    哪怕紫淑再喜欢孩子却也只能将蛋托付给孩子的父亲。

    可玄雷也是忙人,时不时需要带兵打仗护卫凤族领地的安定。

    尤其,外域天魔魔神率众魔王倾巢而出,连高坐九重天的文曜帝君都参与了战斗。

    玄雷身为下一任凤王,必然要身先士卒,率众加入帝君的联军以对抗域外天魔。

    三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宝宝是颗乖乖蛋,放在药庐暂离一下倒也还行。

    但即将出生,就不可能也像之前一样用阵法保护放在药庐。

    孩子便交给了从小在他身边伺候的侍女翠兰照顾。

    而翠兰,其实是凤后的人。

    强势的凤后为儿子预备了亲事,想让自己母族的女孩成为玄雷的妻子。

    凤后自己从前受够了庶长子的苦楚,又因为无所出事事低了凤王的宠妃一头。

    以至于玄雷出生,太子未立,堂堂凰族之子,差点被一个百灵鸟的儿子抢了储位。

    如今,

    又如何能容得下一个庶长子在自己的侄女成亲之前出生。

    即刻安排人手围住了药庐,将之连屋子带蛋一同烧成灰烬。

    而孙乐,

    便是那一小只一出生就被活生生烧死在药庐之中的小小凤雏。

    孙乐还是读者的时候,事不关己。

    对凤后的行为虽然并不认同,但也觉得笔者写得真实。

    将凤后的狠辣和上位者对生命的漠视表现得淋漓尽致。

    书中还有一段描写,讲的是雏凤玄璃啾啾轻啼。

    凤生而能言,对翠兰叫着妈妈,对凤后叫着奶奶。

    不仅无人理睬,小小年纪刚一出生经历了什么叫冷眼旁观,什么叫政治斗争。

    可小小的她什么也不懂,只能无力的求助,

    “妈妈!”

    “妈妈!”

    “奶奶!奶奶!”

    玄璃喊着,

    许是危险激发了她的本能,

    两条细长的的凤足往前走着,才走了两步便变成了人类的腿脚。

    玄雷并乃火凤,玄璃因为混血的关系并没有控火的天赋。

    想要火场逃生,只能是靠自己继承自血脉的微末法力。

    寻常凤雏化形为小童,

    玄璃因着母亲的关系,一化身便是十五六岁的少女。

    儿子像母,女儿类父。

    玄璃眉眼依稀有紫淑的模样,其余都像极了父亲玄雷。

    四面八方浓烟滚滚,

    她被困在火场无力离开,只好跌跌撞撞的走。

    却又怎么走得过玄雷为防孩儿走失,特意设制的阵法?

    阵法防的是玄璃在没有大人的情况下走失,却没想到有人会在火凤的家里故意放火。

    玄璃又不是一颗火属性的蛋,

    自然是不可能增加防火功能的。

    火星点燃了铺巢的干草,树枝,又急速烧到了四方承重的立柱。

    到处是易燃物品,原是父母对未出生孩子的满满爱意,此刻一枝一叶,一花一草,精致、典雅,温馨、舒适。

    甚至,巢穴里的每一簇香甜软糯的甘草都成了新生凤雏的催命符。

    一块烧断的重物从高处砸下,虽及时躲过,却彻底断了少女的后路。

    火场里,

    大部分人是被几百度高温的浓烟熏的窒息而死的。

    小凤雏的最后,现出了淡紫的原型,啾啾,咳咳,啾啾。

    声音无力极了,渐轻渐细,终于到了奄奄一息,连粗重的呼吸都变得细弱了起来。

    翠兰见状心中不忍,便对凤后请求,“不过是个小公主,也算是少爷的血脉…”

    “要怪,就怪她没在火起之前出壳,”

    凤后说得轻描淡写,权利的争夺早已磨平了她的良善之心。

    面对同儿子如此相似的小姑娘想的不是这孩子是也同样是她的血脉传承。

    而是,

    这小Y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出的壳,或许看到了她命人放火的样子。

    不灭口,难道养大了等她来报仇吗?

    小说里是这样写的,

    真实情况同书了的也差不多。

    但提前知道自己会横死火海,孙乐不可能还留在出壳现场。

    实际上,

    她第一时间将蛋壳倒放,有缺口的部分做了伪装,就好像从未破壳过一般。

    感谢老天爷,

    没有让自己第一时间像其他雏鸟一样一出生就把自己的蛋壳全部吃掉。

    否则,

    就算她想李代桃僵,却巧妇五米,岂不误了大事。

    第二步,

    将放在巢穴里的璃字玉佩滴血认主。

    许乐猜测,

    既然男主的玉佩是大型储物空间,那她的这一块平平无奇的“璃”字玉佩自然也当是同款。

    “忍一时疼痛,换鸡腿医书。”

    许乐默念这句许氏真经十数遍,终于下定决心将手里的银针扎进自己的左手食指。

    “奇怪,

    竟然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