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俏郎君 > 第307章 不了了之?

第307章 不了了之?

    狄方听闻王浪军剖析暗势力谋朝篡位的情节,起了疑心,有点信了。

    不过他考虑最多的是皇上的立场,觉着皇上不信任王浪军,也就不信王浪军的托词了。

    这要从皇上为王浪军与公主赐婚一事说起。

    这件事在他想来,觉着皇上怀疑王浪军谋朝篡位而没有下旨赐婚,乃试探之意。

    试探王浪军的反应。

    若是王浪军顺应赐婚的流言蜚语,做驸马爷,自然是忠于皇上之人。

    这是皇恩浩荡,无上荣光的美事。

    无论谁都会答应。

    可是王浪军非但没有答应赐婚,而且强势抵触,言行举止都凌驾皇权到之上。

    这让他笃定王浪军就是逆贼,谋朝篡位之人。

    何况这件事牵扯到他的女儿,绝对不能与公主争夫,否则沦为不忠不义,倒向王浪军谋朝篡位。

    这个罪名他可背不起。

    故而,无论怎么想,他都不相信王浪军是清白的。

    王浪军撇了处在凌乱中的老丈人一眼,摇头说道:“你不相信我不重要,我只是在给你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这位狄管家并未中毒,但他倒向暗势力中人。

    相反,受他支配的护院,人人流露出中毒迹象。

    这说明护院生前中毒,失去了理智,变成行尸走肉,只会按令行事。

    可是他没有中毒,他为什么还要倒向暗势力,替暗势力执行这场围杀?”

    “他被你收买了,你别在演戏了……”

    狄方撇了挣扎在地上的管家一眼,转向他怒吼,这不是真的。

    这老丈人自欺欺人啊,王浪军也懒得辩解,继续说道:“我与他素未谋面。

    而在李二回归长安,平定宫斗事件,以及流言出赐婚一事,整个长安城内外都戒严了。

    在这段非常时期,想必狄家庄没外人进出。

    这就排除了我派人收买狄管家设局演戏,而他对我恨之入骨,妄想致残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折磨我。

    这要是不够说明问题,那么他倒向暗势力,必然诚服于熟人,才没有被人下毒而死心塌地的为他的主子卖命。

    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很敏感,他不得不怀疑狄管家效忠的主子值得推敲。

    相反,狄管家听了他的一番言论,下意识的慌乱不安。

    这让王浪军越发生疑,包括狄方也看出管家的异常,虽然打心眼里不相信这种推论,但还是愤怒的问道:“管家,你还不从实招来,以免祸及你的家人?”

    “啊,杀了我,我死也不说……”

    狄管家实在是忍受不了藤刺一次次的扎入**的折磨,狰狞的咬牙低吼,不禁喷出血丝。

    狄方看着这一幕惊呆了。

    王浪军冷笑道说道:“哼,看见了吧?

    他知道自己失败就意味着家破人亡,而我不屑处之他的家人,试问他若是被我收买了为什么不供认出来?

    因此,我觉着他的主子不会处之他的家人,而你一定会抹杀他的家人以绝后患。

    未免李二追查起来,你无法推卸责任,不得不杀人灭口。

    事已至此,你不觉着他的主子是你熟悉的人么?”

    “这不可能,说,你的主子是谁?”

    狄方越想越怕,感觉自己狄家已卷入谋朝篡位其列,再难脱身了。

    狄管家一心求死,但他知道反咬王浪军一口站不住脚,不禁狰狞的笑道:“哈哈,我的主子就是你……”

    “闭嘴,你该死!”

    狄方彻底怒了,说着话抬脚踩踏管家的脑袋,发泄怒火。

    王浪军没有阻拦,思虑着狄管家临死之际道出元凶,可惜直到被踩死也没有招认他的主子是谁。

    这是什么原因?

    难道狄管家不认识收买他的主子,可能么?

    或是说,他极度害怕他的主子的手段,但这个可能性也不大。

    王浪军有些迷惑了,看着老丈人累的不行了说道:“好了,他已经死了,没用了。

    我也该带走韵儿,以免韵儿给你带来困扰……”

    “哼,你有自知之明就好,反正老夫再也不想见到她,也没她这样的女儿……”

    “那就可惜了,你将失去半个江山的财富……”

    “老夫不稀罕,正好成全你们这对野鸳鸯,让世人唾弃,戳脊骨去吧!”

    狄方坐会到主位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心说只要不惹皇上追究责任就阿弥陀佛了。

    王浪军捏了捏拳头,很想揍他一顿,又想到韵儿忍了下来。

    但这位老丈人非但死活撇清关系,而且抛弃女儿自保,这就难为他了。

    看来自己与韵儿的婚事无限延期了?

    韵儿在没有得到亲人认可的情况下,不会成亲的。

    即便韵儿勉强答应成婚,心神上也会形成郁结,真伤脑筋啊?

    王浪军面对这位顽固不化的老丈人,没辙了。

    不过他一直都在感应狄家庄内外的情况,搜寻暗势力中人,与金鹰在空中监视,形成内外布控。

    只可惜没见暗势力中人的影子。

    即便是他故意,也难以阻止的让韵儿去侍奉狄老爷子,诱导暗势力中人袭击韵儿,从而雷霆镇压。

    只不过注定失望了……

    …………

    殊不知他等待的黑衣人藏在后院荷塘里,也在感知狄府内的情况。

    “该死的小崽子,轻而易举的破了几十人的围攻,这都让他赢了?

    混账,都怪狄庸那个老东西,一开始就下令射杀,哪有王浪军反制的机会?

    玛德,看来本座要重新谋划了?”

    黑衣人低骂了一句,也想冲出去钳制狄韵,可是他透过荷叶瞅了翱翔在骄阳下的金鹰一眼,不甘心的离去了。

    …………

    内堂厢房内,狄韵凄楚的与姑母表妹一起侍奉祖父,心烦意乱的说道:“姑母,不要担心祖父,以后会有办法救治祖父的……”

    “韵儿,为了狄家的香火,你还是走吧。

    若是你那夫君有办法救治你祖父,你再回来,一切都不是问题,否则……”

    狄莺知道自家哥哥的难处,虽然心疼韵儿,但是为了狄家的香火不得不咬牙驱逐韵儿。

    即便是狄韵的表妹也劝慰道:“表姐,这次表妹也帮不了你,你替表妹向表姐夫问声好……”

    说得心酸泪落,梨花带雨的违心之言,她想代替表姐去陪伴心上人,可是她开不了口。

    狄韵忍着悲伤说道:“韵儿谨遵姑母之命,韵儿告退……”

    这就是韵儿的命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