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俏郎君 > 第二十一章软刀子

第二十一章软刀子

    华灯初上,绽亮在大堂内的四个角落里。

    豆灯火苗摇曳,似要熄灭。

    照的大堂内的光晕暗淡。

    “呼呼”

    一阵不和谐的声音传开。

    怪音回荡在大堂内,像飙风呼啸,连绵不绝。

    似乎感染到豆灯火苗上,伴随呼啸声摇曳不定。

    灯火光线隐隐约约,照出四道人影跪坐于大堂之内。

    秦琼居中坐于主位,双手撑在案桌上,强忍着发火的郁闷心情,侧头环视左手边的小德子与长孙无忌、皆是一脸羞愤,转向坐在右侧的魏征、一脸淡然安泰。

    真是奇了怪了?

    这三个人都不说话,就这么静坐了一个多时辰?

    他们还要坐多久?

    这是摆谱争强好胜,死要面子活受罪呢?

    难道他们非要等到浪军前来才肯罢休不成?

    浪军若是不来该怎么办?

    而这正堂内的四盏豆灯,肯定是浪军出的主意,整得大堂内黯淡无光,想干什么?

    本将再穷也不至于点不起油灯吧?

    这是让人家几位显赫的人物过一回贫民的日子,两眼一抹黑干瞪眼?

    还没有茶点招待,仅仅就这么坐着?

    这哪里是待客之道?

    分明是欺客…

    “咳咳”

    气死洒家了,小德子连连咳嗽打破了僵局,隐见几人看过来,不耐烦的说道:“秦将军,那王浪军为什么还不来聆听皇上的口谕?

    皇上还等着洒家回信呢?

    若是耽误了皇上的事,惊了龙颜,可不得了啊?”

    “李公公不要口误喊将军了,秦某现已是庶民身份。

    若是慢待了各位贵客,还请各位海涵一二。

    秦某在此向各位致歉!”

    浪军不来聆听皇上的口谕,自有道理,秦琼循声望去,真心不担心,反倒觉着今日招待客人不周全,心里过意不去,抱拳为礼说道。

    道歉有用吗?长孙无忌暗骂秦琼不知礼数,不禁怒声说道:“秦将军何必妄自菲薄?

    自甘为庶民,秦将军就以庶民的身份、礼节、待遇对待我们吗?

    我们带着皇上的口谕而来,为皇上办差。

    可是秦将军这般待客之道,分明是在藐视皇上,其罪当诛?”

    “哈哈,长孙大人说笑了。

    你们光明正大的为皇上办差,与秦某何干?

    秦某招待几位是情份,不招待各位是本分,与藐视皇上有什么相干?”

    皇权压人过时了,秦琼一改歉疚的心理,怒视着长孙无忌冷声呵斥,撒野也不看看针对何人?

    长孙无忌气急攻心,憋成了内伤,小德子急得直摇头,担心回宫后被皇上痛骂一顿。

    局面尴尬,火药味十足。

    这可不行,魏征环视全场气氛诡异,站起身来,抱拳行礼说道:“本相劳烦秦将军引路,我们一起去见见王浪军…”

    “谁要见我姐夫?

    姐夫让我在大堂外面候着,专等各位大人发话。

    可是你们怎么就一直不说话呢。

    这不是存心折磨人吗?

    折磨的我不敢吭声。

    以免失礼被我爹责罚。

    免不了挨顿揍。

    好在各位大人说话了。

    各位大人要去见我姐夫就走吧。

    千万不要在这里玩深沉了。

    我担心自己幼小的心灵被各位大人憋伤了…”

    还是姐夫的招数管用,气死你们,秦怀道火急火燎的冲进大堂,环视各位大人,垂足顿胸的嚷嚷起来。

    长孙无忌气得遍体颤抖,差点吐血。小德子翻白眼、直觉晕乎乎的,天旋地转了。

    尼玛,这是找罪受啊?

    临了还被一个小孩给鄙视了?

    传出去就不用混了。

    当猴耍呢?

    算你狠。

    本相想喝口松花酒容易吗?魏征瞥眼见嬉皮笑脸的秦怀道生不起气来,憋得吹胡子说道:“走吧,我们一起去见你姐夫…”

    “哦,好的,各位大人跟我来。

    我听说皇上不差饿兵打仗。

    皇上下旨让各位大人办差都有俸禄拿。

    不知我这等了半天、急了半宿、憋的够呛、身材走样、走路打晃、还要给各位大人引路把歌唱…

    哎呦,我的腿麻了…”

    第一次给姐夫办差,办不好能行么?秦怀道刚把三位大人引出大堂,说着话就扶住门框直打颤,不走了。

    也不知是腿麻了,还是激动所致。

    反正走不了了,你们看着办吧?

    三位大人顿时傻了眼。

    这又是唱哪一曲啊?

    什么叫皇上不差饿兵打仗?

    还说什么替皇上办差拿俸禄?

    不就是要钱吗?

    还不明说,拐着弯的要钱?

    可是这秦怀道也不想想,身为翼国公与公主之子,如此做派成何体统?

    公主与翼国公就是这么教导儿子的?

    传出去也不怕别人耻笑?

    丢人现眼。

    魏征气得吹胡子,侧眸秦琼。小德子与长孙无忌直接怒视秦琼,你想干什么?

    造反啊?

    臭小子跟了浪军半天就变成这样…秦琼一头黑线,只想撞墙了,面红耳赤侧眸儿子呵斥:“怀道,你还不快向各位大人赔罪?”

    这话有份量。

    毕竟当众虐打、教训孩子失仪,失态,显得自身没有涵养。

    宛如一介莽夫,上不得台面。

    因此,即便孩子当众犯错,只能从旁提醒,扭转局面挽回颜面,以显礼教仪态,大家风范。

    事后关起门来解决问题。

    说白了就是家丑不可外扬,顾全尊严。

    这让三位大人很满意,怒气渐消,转向秦怀道看去,你小子还敢忤逆秦将军不成?

    看笑话呢?秦怀道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犯嘀咕了,姐夫的法子行不行啊?

    怎么觉着老爹非揍死我不可呢?

    不,坚持住,不能坏了姐夫的计划。

    否则姐夫…秦怀道心中一定,扶住门框勉力站稳身形,转向三位大人说道:“各位大人明鉴。

    想必各位大人走进秦府,见证了萧瑟,凄楚的景象,这正堂内四盏豆灯就是最好的例子。

    秦府落魄至此,只因我爹仁义降罪于金銮殿上。

    我爹忠义为国打拼了半生,只怕没有人放在心上了?

    如今,各位大人亲临府内耳闻目见,关心寒暄了几个时辰。

    足见各位大人仁义惦念秦府。

    可是各位大人不说话,让我待在正堂门外候着,这会儿饿的走不动道了。

    我可不曾欺骗……”

    “呃,不曾,不曾…”

    这下马威还没完呢?魏征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扶起摇摇欲倒的秦怀道,打着马虎眼回应。

    说啥呀?

    难道要跟一个孩子争长论短?

    说出去一定会被人笑掉大牙,吃力不讨好。

    再说了,真要跟孩子计较起来,那不是打秦琼的脸吗?

    无论这事是不是秦琼的主意,当众说出来了就是冤情,也是事实。

    秦琼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深入人心。

    而但凡有困难的人找上秦琼,秦琼是有求必应。

    时间一长,导致偌大的翼国公府开销甚大,勉强度日。

    这是秦琼的仁义之举,没有人不知道。

    可是眼看着到了月底,发放俸禄的日子到了。

    几百名家仆盼着发利钱过日子,翼国公却不复存在了?

    怎么办?还不得秦琼自掏腰包,导致秦府沦落如斯,也差不离了。

    因此,秦琼是有冤不申,有苦自尝的性格,但被一个孩子说出来了,还怎么去争,去追究,去责备?

    若是真要追责,那就是落井下石了。

    显然,魏征摇头不语,小德子唉声叹气的,长孙无忌想到了什么,感概的说道:“秦将军受苦了。

    这事不怪世子,说来我们没有对秦将军伸出援手、反而咄咄逼人的寻上门来,是我们的不是。

    我希望秦兄不要责怪世子,不知怀道可有什么还要补充的?”

    “怀道虽然年幼无知,但是也知道君子不吃嗟来之食。

    既然各位大人大驾光临寒舍,情缘天定,当浮一大白。

    恳请各位大人留下丹青续情缘、传佳话,以字画展风骨,必当风流数百年。

    也好让怀道日夜研习字画,争取早日学得各位大人的一份真髓,为国效力,恢复翼国公府往昔的荣光!”

    姐夫支的这招能行吗?秦怀道偷眼老爹一脸黑线,不禁遍体微颤着说完了、事先背了无数遍的腹稿。

    这是要干什么?秦琼几度情感冲击,从顾及尊严到忠义家国之间回眸人生,恍然如梦,惆怅莫名。

    三观尽毁,问心无解。

    厉害,这把软刀子扎在心神上了…魏征三人彼此对视,传递着某人的反击力度,犀利,锋锐,撕裂着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