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从镇北府开始签到 > 第九章 越氏三鬼

第九章 越氏三鬼

    时间如流水一般飞逝,距离左千秋开启正式签到系统已经过去了足足三个月。

    期间王小二不断传来捷报,万妖山脉的灵气暴动导致大量的低阶妖族从封印缝隙之中冲出,被严阵以待堵在门口的斩妖军杀了个痛快,让这家伙着实大赚了一笔,短时间内已经完全不想回来了,至于之前封印破碎的担忧更是在上报鹰犬卫后,就被他抛之脑后,一心只想大赚一笔。

    左千秋这段时间也没先闲着,通过大量吞服每天签到得来的淬体丹在修炼室内疯狂进行俯卧撑,短短2个月的时间竟让他把金刚不坏童子修炼到了第七层,境界虽然不如何大春,但内力的精纯程度则远远超越对方,可惜经脉的堵塞情依旧没有得到丝毫改善。

    也就造成了他空有一身堪比武道七品巅峰的实力,境界却还是没有丝毫变化,从外表看来依旧是一个初入武道的九品弟弟。

    不过好消息就是每日耗时半天的枪法修炼,让他在枪法一道登堂入室,勉强拿得出手了,并且托满熟练度枪道真解的幅,在枪术他还没有遇到一点瓶颈,目前看来段时间内也不会遇到什么平静。

    呼!

    镇北城·镇北府·观星台上。

    只见左千秋一手拿着玉折扇,一手端着一壶清茶,看着满城喧闹的烟火之声,一时间有些心满意足,对武道尽头也不少了那么一丝期待。

    “嗯!绿儿,那边是什么情况,我可不记得最近有鹰犬卫的人过来!”

    突然左千秋指着北城的方向,有些诧异的对着身后穿着一身绿色连衣裙的姑娘问道。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不其然有几个腰悬长刀,身穿便服不断在人群中穿梭试图隐藏行迹的男人,绿儿对于左千秋能够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几人的身份,没有丝毫意外,身为大周九皇子对于鹰犬卫肯定是了如指掌的。

    尤其是这几个家伙虽然身穿便装,但是行走之间那不自觉用出的鹰步更是出卖了他们身份,最有趣的单当属走在最后的那一位身材略微矮小,不出意外应该是女扮男装的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大意,腰间悬挂的长刀,刀柄之上竟让还挂着鹰犬卫特有的刀穗,简直是愚不可及,要是被盛京城的那位看到了,或许直接一掌毙了他们。

    “大人,最近没有听说有鹰犬卫的人过来,确切地说自从三十年前宗大将军来此驻守后,这里就成了鹰犬卫的禁区,毕竟大将军和鹰犬卫的那位指挥史大人关系一直都很微妙。”绿儿微微俯身贴在左千秋耳边一脸认真的说道,脸上的诧异说明她对于远处遮遮掩掩的鹰犬卫确实不知情。

    见状左千秋也只是摇了摇头,看来镇北城真是混进了一群老鼠,不然鹰犬卫这群家伙也不会轻易的踏入自己脚下的这座老城,宗文涣大将军虽然不在,但是他麾下的那群老将依然不是鹰犬卫能够惹得起的。

    “派人去查查,最近广宇府出了什么事,竟然能够让鹰犬卫不要命的闯进来。”

    “是,属下立刻安排人去查。”绿儿眼神深处闪过一丝慌乱,明白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挽救的机会了,负责镇北城情报工作的她,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鹰犬卫的到来,一句失职可不足以解释一切。

    “行了,你先下去吧!这里不用你跟着了,顺便也把周围的密卫也带走,看来我这镇北城又要热闹起来了,就是不知道这次又是哪一方的手笔。”随意对着身后挥了挥手。

    看了一眼中当空的红日,他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笑意,不出意外自己进入武道九品的消息应该是传出去了,不然自己这座已经平静已久的老城,也不会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

    是夜!

    左千秋站在观星台的围栏之前,看着满天的星斗,不由对明天的签到期待起来。

    淬体丹终究只是九品丹药,因为吞服的数量过多,现在即便是叠加后的上品淬体丹对他也已经起不到一丝作用,所以他只能重新找地方签到,看看能不能签出新的有用奖励来。

    观星台就是他的首选之地,满天星斗或许能够为他解决经脉的问题。

    凉风微拂,清冷的月光照在身上,突然他眉目轻轻一皱。

    “几位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不敢出来一见!”

    楼阁阴影处,三个黑纱遮面,身穿夜行衣的身影闻言却是不敢轻举妄动,靠在后方的两名黑衣人相互对视一眼,眼神中同时闪过一丝嘲弄。都不相信眼前那个不过武道九品的废物能够发现他们,说的应该是其他人吧!

    相比两个信心满满的同伴,为首的黑衣人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比起两个同伴,他多了一丝谨慎,怀疑眼前这位有着废物之名的大周九皇子真的是发现了他们的踪迹,说的很有可能就是他们。

    要知道天榜第九的大周武帝,给上自家儿子几件防身物,那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何况九皇子的那位生母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但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继续躲在暗处,想要在观察一会。

    “大哥,要不我们动手吧!不过一个九品废物皇子有什么可担忧的,就算真有什么保命的宝贝,我们三个武道六品出手,他又能坚持多久!”

    “是啊!大哥,别犹豫了,上吧!在耽误下去等到那群朝廷鹰犬到了,我们就没有机会了,这次上面可是许了重金,那可是一笔天大的财富。”

    被称作大哥的黑衣人却是摇摇头很不以为然,越到关键时刻越不能有丝毫大意,他们三兄弟之所以能以武道六品在幽冥道活到现在,靠的就是谨慎。

    可惜,他身后的两个弟弟现在已经被那笔天大的赏金冲昏了头脑,那里还听得进去他的劝告。

    只见其中一人,手臂轻抬,对准左千秋的背影直接扣动了手中的扳机。

    铮!铮!铮!

    一连三声脆鸣,三根闪着青芒的银针直射而出,眨眼间以飞至左千秋身后。

    “老二、老三速退!”

    为首的黑衣突然感觉心中一颤,好似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接近了自己一般,来不急多做解释,脚下用力一蹬,飞速向后退去。

    其他两位黑衣人,虽然没有他们大哥的敏锐感官,但是多年的同生共死,在为首黑衣人开口的一瞬间就立刻跟着向后退去,他们很清楚自家那位大哥的敏锐第六感,这也是他们能够活到现在的重要保障。

    “武道六品!很不错的感应,不知道能否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么?”

    就在三人匆忙向后闪退之时,一道带着轻笑的声音,在三人耳边轻轻响起,就像有人趴在他们耳边低语一般。

    听着耳边的低吟,落在后面的的两个黑衣人先是一脸惊恐,随后就感到头皮发麻,身上汗毛根根竖起,如临生死的危机感顿时涌上心头生。

    不敢有丝毫大意,两人几乎同时一上一下,抽出袖中的匕首,反手向身后划去,同时脚下也是用力一蹬,左臂高抬银针飞射而出。

    一连串流畅的动作说明他们遇到这种事情也不止一次了。

    与此同时为首的黑衣人也是再次折返,手中一柄软剑如银蛇抖动,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优美,不过也只有对上这把软剑的人才能感受到其中的可怕。

    锵!锵!锵!

    只见一把包裹着七彩光芒的玉折扇,三人面前上下翻飞,随着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过后,三人中的老大一抖手中银光闪烁的软件,勉强击退了面前的玉折扇。

    同时带着两个兄弟向后退了几步,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影。

    因为身处阁楼阴影下,月光的余晖并不耀眼,但靠着武道六品淬炼过得双目,于黑暗中,也勉强看清了来人的样貌。

    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青衣,头戴文人方巾,面容有些文弱,摇着一把玉折扇的俊秀少年,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们。

    少年看起来平平无奇,身上的气息觉不超过九品,甚至要不是他们的精神全力集中,可能都感觉到对方有修为气息的波动。

    他如长松一般静立在那里,显得那么普通。

    普通到,如果不是几人刚刚交手,知道对方的厉害的话。换个环境遇到,三个黑衣人都不愿正眼瞧他一眼。

    为首黑衣人身后,两个黑衣人对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惊惧。

    “这就是那位被称作,虎父犬子,以废物之名名震大周的九皇子?”

    两个人心头忍不住想要问问最先传出这个名声的那个混蛋,他如果是废物,那自己三兄弟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

    为首黑衣人,似乎感受的了身后两个兄弟的想法,心中同样忍不住不断喝骂,只不过骂的确实下发这次任务的人,情报也太草率了。

    “还不知道几位这么晚到我这观星台来做什么,难不成想要赏月观星不成!”

    左千秋清冷的声音在这寂静幽冷的夜晚中显得格外可怕,顿时惊的三个黑衣人哆嗦了一下。

    “娘的,果然大周皇室就没他娘的有一个简单的,这次怕是要被坑惨了!”

    “废话,果然下次决不能因为一点蝇头小利就随意接任务,不就是五百两黄金和一瓶六品破镜丹么,有什么的?”

    听着身后两个兄弟酸溜溜的声音,为首黑衣人心中忍不住一阵感动,三人其实在接任务时就有些犹豫,毕竟这份赏金实在是太丰富了,六品破镜丹,江湖上无数六品高手梦寐以求的宝物,要不是为了自己,三人是绝对不会来斩妖军大本营走上一遭的。

    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斩妖军还没遇到,就先领教了左千秋的可怕。

    心中一叹,察觉到自己要是再不说话,对方可能就不会给自己机会说下去了。

    “冒昧打扰阁下的清修,我们兄弟三人只是想找个地方躲避一下仇人的追杀,没想到不小心走到了公子的居所,实在是抱歉,我们愿意奉上黄金百两,以表歉意”

    “老大,黄金百两,不就是一个九品么,你……”

    “二哥,听大哥的!”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看着面前三个黑衣人竟然吵起来了,左千秋笑容更胜,当然要是手中的折扇没有收起来,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内力不再升起就更好了。

    “躲避鹰犬卫的追杀,躲到我这镇北城城主府里了么,你们觉得我应该相信么,幽冥道,越氏三鬼。”

    “没想到堂堂大周九皇子也会知道我们三个无名小卒,真是我们三兄弟的荣幸!”

    “既然已经认出我们了,还敢拦在这里,九皇子殿下的胆子还真是不小,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奉上黄金千两,我们三兄弟就饶你一名。”

    越氏三鬼中二鬼,一脸不爽的拽下了脸上的面纱,桀骜的等着左千秋,手中的闪烁着绿芒的匕首上下翻飞个不停。

    对此,其他两兄弟虽然觉得有些头疼,但是也没有阻止,既然身份被发现了,也只能多弄点好处,然后另寻他国避难,大周注定是待不下去了。

    “黄金千两么?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们交代清楚背后主使者的身份,这笔钱我就出了。”、

    “呵呵!真是有意思,九皇子怕不是被人保护的太久,傻了吧!既然认出我们的来历,应该就很清楚我们幽冥道的规矩,接取任务只认钱不认人,屁的主使者我们才不管呢!”

    “是啊!小子你不会是以为我们哥仨实在和你谈生意吧!看清楚了,现在是你在拿钱买命,你没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

    闻言左千秋只是微微一笑,目光却是放在了大鬼的身上,三人中或许也只有这家伙还有点脑子。

    “抱歉,殿下我们真的不清楚背后之人的身份,不过你要的消息或许能在幽冥道中找到答案,数我们实在不清楚,至于黄金千两也只不过是我这两位弟弟的玩笑话。这还是我们家传的‘凤阳散’,就送给殿下了,权当我们今夜误闯贵府的一点小礼物。”

    说完大鬼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顺手就扔给了左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