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来信 > 第一百一十章 传说之夜(二)

第一百一十章 传说之夜(二)

    不同于奥斯陆那种小规模赌场的“自营”贵宾厅。

    自从八十年代赌王何鸿生进行的一次赌场变革后,类似葡京、威尼斯人、美高梅、银河、银沙这样的大型赌场,其贵宾厅,都是采取的“承包制”。

    也就是说民间的公司、个体户、老板、私人都可以花大价钱承包这些大赌场闲置的VIP贵宾厅做庄家,接受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投注。

    这些贵宾厅有千万等级的,也有亿万等级的,甚至还有百亿等级的,其背后或是隐藏很深的超级富豪,或是几个富豪组成的股东联盟,或是赌场的子公司,或是妈港地下钱庄的庄主,总而言之,只要你有钱,想赌,就不愁没人接单。

    虽说是“十赌九输”,但从短期来看,做贵宾厅庄家的风险极大,因为里面的服务员都是由赌场亲自指派的最顶级荷官,不会偏袒任何一方,庄家就算再怎么大的势力也绝对大不过妈港本土赌场,所以承包贵宾厅的庄家们绝不可能买通荷官或者在“赌博游戏”上面做手脚。

    所以,他们和前来赌博的豪客们,输赢的概率,都是百分之五十,最多赚一个跟赌场五五分的抽水钱。

    不过,高风险往往意味着高回报,对于赌徒来说,虽然总会有一些强运附体的时刻令他们百战百胜,但是,只要不及时收手,赢的所有钱都会输出去不说,还会输得更多。

    庄家相信人性,赌徒相信自己的运气,相信那所谓的“公平游戏”。

    体现在数据上,就是但凡拉开任何一个开了三年以上贵宾厅的历史营收来看,赚的永远是亏的是好几倍甚至好几十倍,随便调取一些样本来看,多的是一开始赢几千万好几亿的人没有收手最终输掉好几十亿的例子。

    还是那句话,不怕你赌,不怕你赢,就怕你不来赌。

    通常情况下,信用额度高一点的叠码仔,都会有自己相识的贵宾厅厅主,只要将豪客介绍给他们,不仅会得到比赌场更高的抽佣比例,厅主还会根据豪客的等级,额外付给叠码仔一笔“介绍费”。

    在银沙赌场,白云遮最喜欢与“云海”贵宾厅的厅主沈云海合作。

    据沈云海最近跟白云遮所说的,他似乎是那位大名鼎鼎“沈万三”的后人,他的祖宗沈万三给子孙们留下了一个“聚宝盆”,说是只要用空气和水加上一点“神奇又便宜”的物质,根据一定比例调和,就可以从那个聚宝盆中凭空变出黄金来,而他们家世世代代都是靠着那个聚宝盆发迹,以至于十几代过去了,他们沈家还是家财万贯,富可敌国。

    白云遮当然知道沈云海这是在鬼扯,因为这已经是沈云海给他说的第十三个版本的“发家史”。

    上一次沈云海是宋朝锦衣卫沈炼的后代,大学毕业后无意间发现了沈炼陵墓中藏着的魏忠贤给他的三千块黄金,自此一飞升天。

    而再上一次,沈云海竟然是那位“胡八一”的后代。

    “喂,大哥,你好像姓沈?”白云遮抽着烟,看着沈云海一边为他清点佣金一边因肥胖而累得满头大汗的模样,噗呲一乐。

    “胡八一的马子叫什么?”沈云海叼着烟,停下手里的工作,看着白云遮,满脸严肃。

    “shirley杨?”

    “怎么读?”

    “雪莉……”

    “不对,那是直译的发音,自从她跟我爷爷胡八一结婚后,她便改成了中国名字,叫沈恋阳,向往阳光的意思……后来二人因性格不合离婚,独立自主要强的我奶奶沈恋阳,带着我爷爷一半的名器,来到妈港开了一家拍卖行,她终身未嫁,还将我爸的名字改成跟她姓,要不是我最近翻鬼吹……哦不对家谱,我还完全不知道这回事。”沈云海对着白云遮耸耸肩,一脸充满故事的模样。

    而关于这些鬼扯,白云遮也从不揭穿,还总是在沈云海讲完自己“新的”家史后,竖起大拇指,由衷的赞叹,以示对他丰富多彩“家族”的尊敬。

    白云遮喜欢这个神神秘秘有些唯利是图但特别有意思的胖子商人,而沈云海也喜欢这个不仅拥有良知还喜欢倾听别人故事的有趣叠码仔。

    这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朋友。

    在事先电话联系后,云海厅已经被提前布置妥当。

    既然是妈港最大最老牌银沙赌场的“贵宾厅”,其顾客体验和服务质量,比大厅不知道高好几十倍。

    白云遮拉开云海厅的门,首先扑面而来的,便是香奈儿顶级香水的清香,走进赌厅,所有带“光面”的东西都好像被人用舌头舔过一样一丝不染,看看四周,锃光瓦亮的高级牛皮沙发,厚实的熊毛地毯,带有黄金点缀的意大利手工桌椅,而更夸张的,还是休息区实木茶几上,除了摆放着精致的果盘,还有四个烫着金边,包装精致的礼盒。

    里面装着一块劳力士手表,一个爱马仕钱包,还有一条迪奥的皮带——这三样加起来四五十万的奢侈品,甚至还有陪同而来的君陌的份。

    赌厅多变式赌台的后面,站着一位身材姣好,扎着马尾辫,五官漂亮得好似刘亦菲,带着白手套,穿着一身熨烫笔直荷官制服的成熟女性——正是银沙赌场近五年来的“最优秀员工”,素有“微笑天使”之称的夏胜男。

    她的背后有一张一百来英寸卷起来的巨幕,配合赌厅正中悬挂着的投影仪,可以令客人享受到最好的观看球赛体验。

    “各位先生,欢迎光临银沙赌场,我是您们贵宾厅的荷官,我叫夏胜男,如若不嫌弃,叫我小夏就可以,很高兴为您们服务。”夏胜男的声音不大不小不卑不亢,刚好令众人听得清清楚楚,配合那张漂亮精致的脸,令到场几人如沐春风。

    “老沈呢?”白云遮看看四周,皱起眉头。

    沈云海向来懂规矩,自己在电话中强调了豪客的等级,按理说作为厅主的他,是应该提前在现场等候,亲自迎接的。

    “沈先生有点急事出去了,但他已经把贵宾厅所有的权限都转交给我,白先生您不必担心,”夏胜男还是那副令人愉悦的微笑,伸出手指指赌台外椅子边摆放整齐的三个银色大箱子,“三位贵客的五千万筹码已经准备妥当,听说三位是想赌球对吧?那还烦请告诉我是接下来的哪一场球,我好为各位汇报赔率。”

    “三点五十,阿森纳对利物浦,”言星河来到这儿,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他脱掉厚实的银色西装外套随意扔到椅子上,随后大大咧咧的头朝下躺到真皮沙发上,长舒一口气,脸埋在沙发中,大声叫道,“除了不准问我问题,你们啥都可以干,有什么需求可以给白先生提,他会满足的。”

    “提个屁提提提,累死我了,歇会儿再说。”成岚也脱下西装,猛然跳到沙发上,拿起茶几果盘中的一块西瓜,一边“葛优瘫”一边缓缓咀嚼着西瓜。

    “那些钱你收好了吧?”袁安摸着脖子,扭扭关节,回过头看向君陌,刚刚奥斯陆来来回回的输钱运动让他有些疲倦。

    “嗯,都放车上了,唐叔和我爸已经把车开走,不会有问题。”君陌点点头,四处打量着赌厅的结构,一边说着一边往厕所和后门方向走,去做环境检查。

    “言先生对吧?实时赔率已经出来了,主队是阿森纳,客队是利物浦,主队胜赔率2.1,平赔率2.5,客队胜赔率1.9,两支球队实力相当,因此赔率差距不大,请问您需要买什么?”夏胜男扶着耳机听完总部的赔率报告,字正腔圆的向沙发上的言星河汇报。

    “我从来没看过足球比赛,因此搞不懂这些赔率不赔率的是怎么回事,你能给我说说吗?”言星河整个人舒缓了不少,撑起身体,整理了一下遭乱的头发,满脸微笑的看向夏胜男。

    这问题给经验丰富的夏胜男问得一愣,连笑容都僵住。

    从来没看过足球比赛?搞不懂赔率比例?

    然后三个人加起来兑换了一亿五千万的筹码,要来赌球?

    这是在测试我的职业素养?

    夏胜男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旁边的老熟人白云遮。

    白云遮摊摊手,也不知该怎么跟夏胜男解释,一脸的无奈。

    虽胸中万般疑惑,但贵宾厅级别的专业荷官是不能发愣太久让客人等待的,只两秒钟她便立马回复道:“足球的赔率主要是指欧洲赔率,也就是常说的‘欧盘’,妈港的赌场是和世界接轨,所以赔率也主看欧洲赔率。它是由六大博彩公司聘请全世界最顶尖的精算师,通过分析对阵双方的各种资讯,诸如出场阵容,以往交手战绩,主队主场战绩,客队客场战绩,在联赛中的成绩排位,球队最近的状态斗志,俱乐部的运作情况等等方面因素之后,估算出这场赛事胜,平,负三种结果的概率,最终再通过一个公式来计算开出的。”

    “而言先生您接下来要赌的这场球赛,欧盘已经计算好各自的赔率,简单来说就是,不包含抽水的话,如果您押1000块主队胜,那就是1000乘以2.1,您会到手2100块的彩金,以此类推……”

    “哦哦哦,了解,”言星河一拍双手,作恍然大悟状,“那麻烦你把筹码全下了吧,我们压平。”

    “……”

    “……”

    不仅夏胜男,连白云遮都一时愣住,微微张开嘴巴,皆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玩意全下了?

    “喂你们等会要看球赛吗,要看的话叫他们把投影仪打开。”言星河用脚踢踢成岚。

    “我最讨厌看足球了,晚上不是有篮球赛吗,我留着精力看那个,”成岚吃着果盘中的大号车厘子,随即想到什么,“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啊……这里包晚饭吗?就光赌球好无聊,这茶几和沙发这么大,要不然拿副大富翁来玩?”

    “诶!看足球贼无聊,但提到这个我就不困了,一二三……六个人!刚好可以组个大富翁顶配局!”袁安脱下西装,坐到沙发上,跃跃欲试。

    “我不喜欢体育赛事,也不会玩大富翁……”君陌从厕所出来,听到三人谈话,弱弱说了一声。

    “没事,我教你!”成岚拍拍自己的胸脯,“袁安这狗逼玩大富翁精得很,我从来没赢过,咱俩组个联盟,干死他!”

    “白先生,白先生,白先生……”言星河看到发呆的白云遮,举起手远远挥着。

    “恩……啊?”白云遮总算回过神来,看着言星河。

    “能给我们拿一副大富翁吗,”言星河又看看同样在愣神的夏胜男,嘴巴很甜,“小夏美女荷官姐姐,我的注下了吗,如果下完了,在球赛期间,你能陪我们搭个伙玩玩吗?”

    “……”被言星河一叫,夏胜男恢复清醒。

    她伸出双手揉揉自己的俏脸,又微微捏了捏,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能跑来贵宾厅赌博的,非富即贵,当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怪癖,但不管性格如何怪异,他们都会有那么一个共同点,就是“嗜赌”。

    贵宾厅的多功能赌台能够变换八种赌博游戏,电视买通了全世界所有体育比赛的版权,能在第一时间播放世界上进行的任何体育比赛,哪怕豪客们对这些都不喜欢,那荷官还可以拿出麻将,象棋,围棋,扑克牌迁就他们的“赌欲”。

    而现在。

    眼前这“言先生”,完全不了解足球,不清楚赔率,也没有对赌台上的游戏展现出任何兴趣,而是像放周末结伴去桌游厅一样,带着三个朋友,有说有笑,跑来这银沙赌场亿万级贵宾厅,玩什么“大富翁”?

    更离谱的,还是玩之前,随手就梭哈了一亿五千万的筹码?

    这是什么个毛病?

    把我当游戏里的NPC?

    这一亿五千万是游戏币?

    “那个……言先生,我想再确认一遍,您是想要将这‘一亿五千万’港币的筹码,全都押阿森纳和利物浦踢平,对吗?”夏胜男刻意将筹码的数字读得很重,“如果赛果是平,恭喜您,您将赢得三亿七千万彩金,但如果是胜或者负,您将会输掉一亿五千万……我如果有没有说清楚的地方,您可以提醒我再说一遍,考虑到您第一次接触足球游戏,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建议您可以先不要这么着急,先随便玩玩,了解一下球赛,摸清楚规则再……”

    “你说的很清楚,但我就是因为时间不太充裕啦……所以下注了吗?是不是超过限红啦?”言星河看向夏胜男,满脸疑惑。

    就是这个疑惑,给夏胜男整得不会了。

    “没有……云海厅的限红是二十亿,您还没有达到,那,我这就为你下注?”哪怕到最后,夏胜男还是在用疑问句而非陈述句。

    “谢谢你美女姐姐,赢了的话,我给你分红!”言星河抓起一块哈密瓜塞进嘴里,笑得灿烂。

    “谢……谢谢……”向来精力旺盛的夏胜男忽然觉得很累。

    一亿五千万并不是她经历过最大的重注金额。

    但绝对是她经历过最随便,随便到儿戏,随便到不尊重赌博,不尊重赌场,不尊重金钱的重注金额。

    她忽然第一次在赌场明白,什么叫皇帝不急太监急。

    如果这种人都能赢钱,那上天真是偏心眼。

    向来偏向赌客一方的她,此时竟很想看到言星河输掉这笔钱后脸上会有什么表情。

    拨通赌台电话,给对面一直待机,只等了两分钟不到便收到一亿五千万重注单的同事带去恐怖的惊吓后,确认下注成功,夏胜男挂上电话。

    忽然很愤怒的看向白云遮。

    那眼神的意思是,你带了几个什么玩意过来?

    白云遮再次耸耸肩,脸上的无奈更深,面对夏胜男凶恶的眼神,用一个委屈的眼神回应。

    那眼神的意思是,操了我都,你问我,我他妈问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