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222章 五年前的面试

第222章 五年前的面试

    五年前,A市T行总部。

    一般来说,实习生的面试都会安排在部门楼层的会议室。但是谢菲尔德刻意把会议地点从十七层挪至四十一层。

    “我的办公室就在四十二层。”谢菲尔德在邮件里写道:“图个方便。”

    李洛搭着电梯上行,心里默默背诵着自己在实习期间的项目总结……

    “协助数据室的信息收集和整理,交易规模为15亿英镑……”

    “收集私募债市场的法律法规,并完成银行间私募债发行情况报告……”李洛挠了挠头,掏出手机重新看了眼,“大型能源公司的生产模式分析……”

    电梯门打开。李洛的脚步踩在厚实柔软的深褐色地毯上,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身后的电梯门又缓缓合上了。

    四十一层通常是用作员工培训、重要来宾接待、小型董事会碰面、公司私人晚宴的场所。不过今天这里什么活动也没有,整层楼空荡荡的。

    放眼望去,木质长桌上摆着各色酒水饮料高脚杯,在垂坠下来的吊灯照耀下泛着光。李洛小心翼翼地穿过了会客区,不时瞄一眼桌上一层叠着一层的精致甜品托盘,生怕撞翻了啥。

    “喜欢就拿着。”一个悦耳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李洛转回头,看到转角站着一位高挑美貌的中年金发女子。她梳着齐耳的短发,一双杏眼漂亮而冷漠,耳垂上低调的宝格丽蛇形耳坠微微闪烁,一看就是不大好亲近的那一挂。

    这里没有别人,那女子应该是在同自己说话。李洛双手攥着自己的简历,咽了口口水,紧张地摇了摇头,对她说:“不用了,谢谢你。”

    女子笑着,袅袅地走过来同李洛握手:“我是梅瑞狄斯,很高兴见面了。”她没等李洛回话,就去桌边拿了个瓷盘,盛上几颗奶白杏仁,挑了几块小豆糕,摆手示意李洛往会议室走,“来吧,我们聊一聊。”

    二人入座后,谢菲尔德莞尔一笑,并不开口。

    李洛的十根手指在桌下相互摩挲了片刻,将桌上的简历笨拙地推向谢菲尔德,“谢菲尔德女士,感谢您今天抽出时间……”

    “请叫我梅瑞狄斯。”她笑着道,语气亲切得像是来和闺蜜喝下午茶一般。

    “梅瑞狄斯,我叫李洛,目前是债务资本市场部门的实习生……”

    谢菲尔德再次打断了李洛,细长的食指和拇指夹起一块小豆糕,“你喜欢这儿吗?”

    李洛不知该把目光往哪儿放,垂眸看着她放在桌上的左手。她的指甲十分精致,复古的酒红色上盖了一层贵气的金色。李洛忙点头:“喜欢。”

    “喜欢什么?”她小口嚼着杏仁,轻轻慢慢地吐着一个个的元音。

    “喜欢具体的工作内容。”李洛简练地总结道:“过去的五个半月里,我有幸参与了两个公司债项目,交易金额分别在七点五亿、十五亿英镑、一个资产证券化项目,交易金额……”

    谢菲尔德敷衍地笑了笑,似乎对于这些细节没什么兴趣,“嗯,我听说了,真不错呢。”

    李洛低头想了想,也是,大佬肯定心知肚明,自己一个实习生,干的无非是些写统计报表、整理数据、收拾底稿等等打杂的工作。

    她懒得浪费时间,也很正常。可是她不谈简历、不谈项目,大概也不会谈具体估值的模型问题,那她想问什么呢?

    谢菲尔德终于笑眯眯道:“李洛,你是一个诚实的人吗?”

    李洛微微一愣,诧异地抬起头:“是。”

    “你确定?”她兴致盎然地看着李洛。

    李洛坚定地点了点头。

    “真是太好了。”谢菲尔德高高兴兴地放下手中的半块糕点,拿起纸巾擦了擦手指,朝李洛眨了眨眼道:“那么你对于自己近几个月来所遭受的职场骚扰,怎么看?”

    李洛睁大了眼睛,直视她的目光,“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用害怕,我这里有证据。”谢菲尔德忽然抓上了李洛的手腕。她的手指冰凉柔软,李洛本能地想抽回手,却被她紧紧握住了。“我给你看哦……”她转过身去,从背后取来小羊皮手包,像是和好闺蜜聊八卦似的,从手包里取出一只破旧的手机。

    这手机的屏幕已经碎了,表面还沾着一些暗棕色的东西,不知是泥土还是风干了的血迹。谢菲尔德嘴里哼着小曲,长按侧面的开关键,可是手机并没什么反应。

    “这个手机的主人已经死了。”她微笑着说道:“这手机也跟它主人一样不听话。”

    “啪啪!啪!”她重重地将手机在桌沿敲了几下。李洛被吓了一跳,强作镇定,一动不动。

    她再次长按开机键,手机屏幕总算亮了起来。她瞟了眼李洛,笑道:“哦亲爱的,不要自责。虽然你送他进了监狱,但他的死,不是你的错。”

    手机的屏幕仍在加载,谢菲尔德的语气轻松,幽蓝的眼睛闪着异样的光芒:“你在伦敦的时候,我的老伙计Bobby特意登门拜访,还不小心打碎了你家的窗户。瞧这可爱的糊涂虫,明明叮嘱过他要讲礼貌的。”

    李洛咬着下唇,原来那晚破窗入室的非裔男子名叫Bobby。

    “Bobby在你报警之后被捕,连带着先前他犯下的一些咪咪小的错误,被关了起来。”谢菲尔德故作怜惜地摇了摇头,“可惜了,他话太多,不太受号子里的朋友们欢迎,刑都还没判,就不小心死了。”

    李洛浑身都打了个激灵,不小心死……死了?

    “不过,他还留了一个礼物给你……哦这可爱的伙计,我真为他感到惋惜!”谢菲尔德从手机相册中挑出了一段视频,点击播放。

    视频是晚上拍摄的,画面并不清晰,而且正加速播放着。从相机角度来判断,拍摄者应该就站在李洛在伦敦租住公寓的马路对面。

    拍摄时间则是李洛报警的那天晚上。视频中的自己先是和巡逻警探、CSI调查员简短交谈,警察离开后又从屋内抱了些酒瓶走出来,和林穆二人坐在院子里破旧的小木桌旁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