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218章 哥哥为你骄傲

第218章 哥哥为你骄傲

    林献带着李洛来到了病房门口,他熟门熟路地推门进去,被眼前的画面怔得呆若木鸡。

    林穆闭着眼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看着约莫是睡着了。床边立着一位温柔端庄的女人,一身黑色雪纺裙,纤腰楚楚,亭亭玉立。

    林献看得愣了。追林穆的女人很多,有的美在一言一行,有的美在一颦一笑,不过眼前这般般入画的容貌,自己还未见过。

    这女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二人的到来,只是望着病床上的男人出神。她的手指缓缓地划过他精致的眉眼,掠过他硬挺的鼻梁,最后停在了他的嘴唇上。不久后,她弯下腰,用唇取代了她的手指,轻轻一吻。

    “咳。”林献终于清了清嗓子,同时看向身侧的李洛。

    李洛的表情挺平静,眼底波澜都没翻一个,转身就走了。

    莫飞被这一声咳忽地惊醒,转头看过来,瞥见转身离去的李洛,脸上写满了惊慌。她跟在李洛身后,小跑着出去了。

    现场的这一通慌乱终于唤醒了病床上孱弱的男主人公。林献走到他的床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甜蜜的烦恼啊,哥哥为你骄傲。”

    林穆推着输液架追到电梯口,见莫飞正拉着李洛拼命解释:“你都看到了,是我一厢情愿,林穆他……”

    李洛的神色自然,却没带什么笑容,云淡风轻道:“莫飞,你情我愿的事情,道什么歉?”

    “不是这样的小洛,是我错了。我……”莫飞一时间大脑空白,所有思绪从脑子中飞走了,一下子语塞。

    李洛直视她的目光,一双大眼睛清淡如水,问道:“你什么?你喜欢他很多年了,是我打扰了你们?我和他已经结束了,祝你们幸福。”

    林穆被这话搅得一阵头晕目眩,差点没站稳。他的手紧紧地攥着输液架,缓步走到她们二人身旁。

    莫飞见他来了,不知所措地望着他,喃喃道歉:“对不起啊……”她抬头看向林穆,林穆也正看着她。他的面上没有丝毫情绪,只是隐隐有些苍白;但他墨色的眼眸中暗藏着的冷漠,她从未见过。

    莫飞感到心中有什么曾经坚固的东西正在被打碎,泪水从眼里滑落。过去这五年,她小心维系、委曲求全,用情至深却丝丝不露。可刚才看见他躺在病床上,脸容瘦削而硬朗,眉宇微微凝着……

    她好久都没能这般好好地看一看他的样子,所以心中全然乱了方寸……

    回想起刚才的情境,莫飞觉得蓦然一阵心酸,眼泪不住地落下。

    李洛见状有些慌,靠,自己把上司给吓哭了。莫飞会不会因此记恨于自己,不给项目做?

    啊!李洛忽然想起了前两天劝说方章时自己落落大方、不矜不伐、泰然自若的心态。果然是事不关己,大红灯笼高高挂啊。

    李洛慌得连语文都还给了体育老师,忙笑着打圆场:“林总,您怎么工作这么辛苦,都折腾到医院来了?”

    林穆的眸光微敛,转头看向李洛,轻声道:“我没事。”

    莫飞胡乱解释道:“怪我,全怪我。昨天晚上加班的时候,他有点发烧。我看他随身带了退烧药,就……”

    “林穆非类固醇抗炎类药物过敏是吧?”李洛笑着接过话茬:“本来没事儿,退烧药吃到医院来了。”

    “是是是,全怨我,我不知道他有这个药物过敏史,他当时昏昏沉沉的没注意就……”话音未落,莫飞的手机响了起来,显示来电人是钟扬。

    莫飞接起电话,走开了两步。

    李洛愣在原地,心中有些纳闷:莫飞认识林穆这么长时间,竟然不知道他NSAID(非类固醇抗炎)类药物过敏?

    也是哦,这种药物过敏嘛,不是过命的交情,不该告诉别人。李洛心中有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她虽然不及林穆有钱,但是谁要是想毒害自己,得费尽心机去化学实验室搞来砷化物;谁要是想毒害林穆,去楼下药店买包芬必得就行了。

    哎呀,攻击力爆表,防御力不行啊。

    哦,不对。自己洋葱过敏,这个菜市场就一筐一筐的……李洛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十分难过。

    那自己倒底是怎么知道林穆的药物过敏史的?李洛开始回想……那是五年前的事了……

    自己得了重感冒,却坚毅地坚持加班。林穆嫌弃自己是个行走的传染源,硬是把她拖回家,还给她买了泰诺。

    李洛一吃泰诺就吐,每次吃每次吐,平时自己都吃的布洛芬。而布洛芬是非类固醇抗炎类药物。当时林穆十分诚恳地道歉,说他自己是NSAID过敏,所以没多想就买了泰诺。

    李洛想到这儿,就愈加诧异了。林穆总该知道自己的过敏史吧?那他为什么还要随身带着这类药品?随时随地打算自杀吗?

    林穆见她始终若有所思的样子,便在一旁立着,并未开口。

    李洛还没能想出个所以然,莫飞已经焦急地踩着高跟鞋“嗒嗒”地小跑着回来了:“小洛,钟扬刚刚告诉我,周诗亦决定终止古立和亦舟的合作。这是怎么回事?”

    这话蓦地把李洛的思绪拽了回来,她傻愣在原地,半晌后才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佳美十分钟前来的电话。”莫飞恢复镇静,把时间线梳理了一下:“今天中午亦舟和云画的非正式会谈。佳美是从B市赶过去的,不小心迟到了一会。但是她说周诗亦全程态度很好,没什么异样。不过蒋元好像和……”莫飞瞥了一眼林穆,把接下来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蒋元认为是我们在峰会上安排的记者?”林穆很是诧异。

    莫飞和李洛完全没顾上他。莫飞又问李洛:“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啊。我不在项目上。”李洛平铺直叙地答。

    莫飞微微眯眼,“你们上一次见面,谈了什么?”

    李洛略感不快。为什么项目出现变动,莫飞就来问自己上次和周诗亦的对话?怎么,言下之意这项目还是自己给搞没的?

    不过她仍是老实严谨地复述了那天晚上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