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211章 三年级的周诗亦

第211章 三年级的周诗亦

    李洛被他凶了一句,半晌没吱声。她不说话,周诗亦的勇气立刻凌乱了一地,站起身在天台上反复踱步。

    冯业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审视着周诗亦,越看越吃惊。这人台面上看着行事果决、雷厉风行,原来私底下是个怂包吗?亦舟到底是不是他作主?

    冯业的小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几圈,视线最终落在了蒋元身上。难道……这个COO才是幕后大佬?

    周诗亦站在露台的尽头,忐忐忑忑:“我现在给你送过去?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问了你好多遍,你怎么就不肯说你在哪里?”她不依不饶,这头的周诗亦仿佛能看到李洛犀利的眼神。

    “我在哪里,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周诗亦玩起了小学生的把戏:“你都告诉我么?那你现在在哪儿?”他听到这话从自己嘴里蹦出来时,自觉头皮发麻,脑海中冒出一个场景……

    二年级的李洛:“打你。”

    三年级的周诗亦:“反弹。”

    李洛:“反弹你的反弹。”

    周诗亦:“反弹无效。”

    周诗亦依靠今晚诡异的行为逻辑成功捕获了霸总李洛的注意力。她沉声道:“我现在在警局捞人。那么你在哪里?”

    弱气的周诗亦战战兢兢地答:“我、我在竹落。”

    “好。”李洛答:“你在那里不要走动。我现在过来。”说罢电话就断了。

    露台这头,冯业正打算好好同蒋元聊聊,却见蒋元的眼神不住地往小孟身上瞟。小孟也是毫不避讳,二人眉来眼去的。之前冯业的心思全在周诗亦身上,都没能留意蒋元的喜好,如今发现了,不由得大喜。

    他刚打算开口,却一下子记不起蒋元的名字。究竟是自己不记得了,还是说周诗亦没介绍过?

    还是小孟机灵,一边暗送秋波,一边主动开口问蒋元:“哥哥您贵姓?”

    蒋元笑盈盈的:“免贵姓蒋,蒋元。”

    二人还未能再说上一句话,周诗亦已经急匆匆地赶回桌边,客气地和冯业再次握了握手,就要把他们二人赶走:“抱歉,今天还有事。下次约。”

    “你有事,我们找个屋子等你呗?”丈二和尚冯业摸着他光秃秃的后脑勺道:“这么多空闲的办……”

    周诗亦不由分说地引着他们往楼下走,冯业见他如此坚持,大致想明白了情况:第一,李洛对于云画的项目挺在意;第二,周诗亦挺在意李洛的看法;第三,他想瞒着李洛。

    冯业也不再为难他,知趣地加快了脚步。不多时,冯业和小孟便已经开车离开了竹落。

    谁知,他们二人前脚刚走,李洛后脚就到了。她是打车来的,远远在园区门口下了车,便朝周诗亦还有蒋元招手。

    周诗亦还未来得及编排一套说辞,僵在原地自言自语:“她怎么这么快?”

    还是蒋·歇洛克·元明察秋毫:“害,你这么想。我们刚刚开车是往市里去的,她那么急着要下车,说明她是想往回走,指不定还是回到了竹落这块儿。这能不近吗?”

    周诗亦琢磨着点了点头,有道理哦。

    “你的脑子呢?”蒋元一跺脚,“赶紧想想,她要是问你在这儿干什么,你怎么答?”

    李洛经过栈桥向他们过来,周诗亦的眼神追着她一路。她一身白色百褶裙轻盈飘逸,唇畔带着浅浅的笑,一抹倩影,月色生媚。

    蒋元看了眼李洛,又盯着周诗亦瞅了会儿,把滚圆的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这纸片人噶的,有啥意思?”

    周诗亦挪开了目光,“只好努力把她喂胖了。”

    蒋元自觉站在这儿很多余,果断进办公室去了。

    李洛倒没有多问周诗亦在这儿做什么,她只是来拿书包的。几周不见,她又生分了些,反正是个养不熟的性子。

    周诗亦也没绕弯子,直接问她:“你为什么不愿意回亦舟来?”

    抛开了甲乙方关系,李洛答得从容不迫:“我不想夹在你们两个人中间。”

    他听罢,缄默不语。

    “如果亦舟放弃和云画的合作呢?”他突然问道,语气中带着不易觉察的希冀:“你回我这儿来,也有很多其他……”

    “为什么要放弃云画?”李洛很警觉,三句不离老本行:“我们之前就分析过,资方不仅仅是融钱这么简单。和云画的合作,有……”

    “云画有下沉市场的渠道资源,这是目标市场的战略融合;有线下运营的行业经验,可以有效减少OMO转型的成本;还有云计算和物联网的技术团队,也是人力资源的有机整合。总的来说,和云画的这个协同效应可以扩大到全链条,不是单一环节的。”三年级的周诗亦流利地背诵了课文。

    李洛点点头,表扬道:“不错,认真听讲了。”

    周诗亦垂眸,遮掩隐晦心思。她的分析条理清楚、有根有据,他无法辩驳。过了一会儿,他吐槽道:“可是我和路祖玉合不到一块儿去。”

    “怎么合不到一块去?”

    周诗亦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他想了想,掏出手机,点开路祖玉的朋友圈,把手机递给李洛。

    路祖玉的头像是一张大海礁石,浩瀚而壮烈,大海上飞翔着两只海豚。金色的阳光洒在海平面上,象征着生机、希望、理想。

    朋友圈的封面照片则是一樽古朴雄伟、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王权的青铜鼎,上面竖刻着“鼎盛”二字。

    再往下划,全是路祖玉分享的一些文章,标题十分励志霸气:

    “大佬们的创业艰辛路:二十年不悔,三十年不惑,沧海都能变成桑田!”

    “一流公司的三条硬指标:基层善于吃亏,中层勤于扛雷,高层敢于变化!”

    “私企大批倒闭的真相!赚钱真的不难,字字是大实话。”

    李洛的嘴角扬起,浅浅一笑,弧度很小,却让周诗亦觉得二人之间的距离忽然很近。

    她笑着把手机丢还给他:“别找借口。今后你别再滑雪了。”她煞有介事地说:“得打高尔夫。”

    周诗亦觉得霎那间老了二十岁,面无表情地继续吐槽:“他老婆比你还小,但看着比他还大。”

    李洛这回没绷住,噗嗤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