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193章莫不是得罪了谁

第193章莫不是得罪了谁

    李洛把照片拿了出来,挑出其中两张,打量了一眼他的神色,轻言细语地开口:“这两张,的确是你和盛雪儿。”

    林穆瞥了她一眼,还真是落落大方、善解人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犯了错。先前谢之遥真是想多了,要想醋李洛一醋,何其不易?

    他低头去看照片。

    第一张是芝加哥的屋顶庭院酒吧。

    第二张是T行门口的黑色商务车。

    “然后这一张,”李洛取出第三张照片放在桌上,白皙细长的食指指向画面中刚刚下车的男性,“这个人的确是你。”

    她的手指移到左边与他手牵着手的女子,“这个人也的确是盛雪儿。但是这张图是后期合成的。”

    “何以见得?”林穆苦笑着问。

    “这个地下车库只有一个主光源,”李洛指了指右上角的LED线条灯,“你们并排牵着手站立,但是光影落在你身上是明显的暖色调,色温低到2000-3000K左右。打在她身上是冷色调,色温很高,至少有4000K往上。”

    李洛稍作沉吟,“她身上的色调更符合地下室光源的色温,所以我的猜测是,你是被P上去的。”

    林穆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个要骗她的人,貌似P图的水准不太够?

    李洛接着评断:“合成这张图的人很不专业,不论是局部的色相、饱和度还是亮度,都没有校正。我这么说吧,某宝10块钱的后期,P图能力都比这个强。所以干这事的人一定不是周诗亦。”

    “为什么?”

    李洛弹了弹烟灰,笑了,“周诗亦手底下一个十五人的后期团队,他会拼出这么一张业余的照片来?”

    林穆掐了手中的烟,认真地问:“他一定要亲自来做?如果经手之人自作聪明,加了几张不专业的照片呢?”

    “不可能。以你们这种老阴……咳……”李洛瞥了他一眼,抹了抹嘴上的蜜:“周诗亦的性格敏感多疑,做事严谨缜密,这方面你们二人很像。试想一下,如果你来做这件事,会留下这种破绽吗?”

    见林穆不言语,李洛退让一步:“如果你说这第一二张照片是他暗中指使别人偷拍的,我也许会信。但是后面这些就太离谱了……”

    李洛把剩下几张照片全都铺开在桌面上,指着一张在宾利车后座衣冠不整的照片道:“这个女人的确是盛雪儿。但是这男的都根本不是你,摆拍的痕迹也很重。”

    林穆愣了,“你怎么知道不是我?”他自己先前看到这些照片都大吃一惊。

    李洛笑了笑,揶揄他:“怎么,你希望是你?”她指了指其中一张照片里男人搭在驾驶座椅背上的手,“有纹身。这里四张照片都是他们两个人,在你的车后座……咳咳……嗯、交流。如果是周诗亦,他一定会把这张不经意露出纹身的剔除,破绽就不会这么明显。”

    林穆接过照片,凑近了仔细看,这人的左手小指外侧,纹了一行数字,具体是哪些数字,他看不清。而其他三张类似的图片中,并没有露出这个破绽。

    “况且发型、身型也并不怎么像。侧脸又恰好被座椅给遮住了。”李洛继续面无表情地分析:“会让人第一眼就觉得是你,无非是因为穿着类似。最为重要的一点,这是你的车,看到照片的人会先入为主。”

    剩下一些盛雪儿妖娆的自拍,李洛笑着拿过来递给他:“这些个福利,我就不帮你一一分析了。你揣回去自己慢慢鉴赏。”她坐回藤椅上,抱着腿略作思考,表情凝重道:“综上所述,我的结论是:很不幸,你被绿了。”

    林穆错愕地看向她,这是她的结论?

    李洛的口吻充满同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还好我机智。不然你拿着这些照片到周诗亦面前,多丢面子啊!”

    林穆哭笑不得,自己在周诗亦那儿的颜面?她是认真的吗?

    李洛觉得他似乎心情不错,步步为营:“你看,我帮你洗清了污名,又帮你挽救了颜面。不如我们再做个交易?”

    林穆敛容正色道:“请讲。”

    “我到你家来吧,觉得啥啥都好。可是千好万好好不过一个人……”

    “张姐?”林穆问。

    “对!”李洛一拍手,“以后张姐也借我用用呗?费用的话……”李洛向他伸出小指,用大拇指掐住比了比,笑眯眯地问:“你可不可以和她商量商量,给我打一点点折扣?”

    林穆转开了目光,望着不远处出神,心不在焉道:“这一年的费用我已经付了。她来照顾你就好。”

    李洛心潮澎湃,兴奋不已,眼里泛出感动的泪花。他将将才知道他自己被绿了,却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仍懂得要感恩……哎,真是个善良的人。心下想到这儿,李洛不由得多叮嘱他两句:“安排这些个照片的人……”

    “洛洛,”他打断了她,重新对上她的目光,“盛雪儿的事,是我的错。我也很后悔。”

    李洛看他这寂寥的样子怪可怜的,安慰道:“唉,识人不清嘛,大家都会犯的错。以你的条件,被绿只是暂时的,千万不要失去信心。”

    他微怔,表情有些无可奈何,默了片刻,又道:“她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李洛猛地转过头:“你要干嘛?”

    李洛想起陆颖珊悲催的结局,在心里嘀咕,陆颖珊只是口出不逊,林穆和周诗亦的手段就够阴狠的。到了盛雪儿,都把他给绿了,他可不得做出什么……李洛觉得一阵胆颤心惊,哆哆嗦嗦地把照片收回信封里,以掩饰自己的恐惧。

    林穆挺体贴,去屋子里取了条毯子来给她披上,“不干什么。她不出现在我们面前就行。”

    “不行。盛雪儿不能走。”李洛道:“你难道没发现,盛雪儿是个线索么?”

    林穆点头:“我明白。”

    李洛还是把想法说了出来:“按照你说的,你和盛雪儿第一次见面在芝加哥的酒吧,打得火热;后来她天天接你下班,上了你的车……”

    林穆插嘴:“就是大家一起去的Bemelmans,没其他的……”

    李洛没理他,接着分析道:“我们暂且认为,你手底下那么多人,总有个别八卦多事的偷拍照片。可是后来这些图片,摆拍痕迹明显,必然是有人想陷害你。而且这人还弄到了你的车钥匙……”

    “这车我明天就出手。”林穆再次插嘴。

    “更重要的是,这人已经说服盛雪儿配合。可惜的是,盛雪儿似乎执行力欠佳,所以才搞了这么些歪瓜裂枣来,还夹了这么多自拍的私货,完全是自曝身份。”李洛自顾自继续说下去:“如果盛雪儿走了,这条线索就断了。你应该把她留下来,佯装不知,顺藤摸瓜。”

    林穆眼神淡漠,似乎根本不在意,“无所谓。你信我就行。”

    “不是这样的林穆。”李洛很认真地看着他:“你不会到现在还认为,这照片是给我看的?”

    李洛站了起来:“今天我搬过来,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因为蒋元是其中之一,所以你才怀疑的周诗亦,对吧?”

    林穆抬眼看着她,点了点头。

    “所以更有可能的是,放这个照片的人,本意是想把照片交到你手上……”

    “是我还是你都一样……”

    “不一样。”李洛开始来回踱步,“不一样。如果是给我看的,目的是挑拨我们俩的关系。可如果是给你看的,目的就是威胁你。”李洛侧过身盯着他:“你……有没有、嗯、给她钱?”

    “什么?!”

    “有没有证据证明出现钱色交易,或者其他什么……”

    “没有。”他冷冰冰地说。

    “权色呢?不正当利益输送?”

    “没有。”

    她转过身面对阳台外,轻声自言自语:“没有不正当交易,不存在合规的问题……那就奇怪了,你谈个女朋友再正常不过了,怎么会有人拿这个威胁你?”

    林穆起身站到她边上,叹息一声,音色清楚而低沉,“因为我最在乎的,是你啊。”

    李洛闻言抬起头,目光定在他好看的眉宇间,心漏跳了一拍。

    她过了片刻才缓过神来,挪开眼往后退了一步,对自己说:千万不要再被他下降头。

    想想那寒风夜色下、T行门口的花坛上,自己一手奶茶一手几十个王尹伊,苦苦等待整整两个小时,如愿等来了他和盛雪儿的光荣事迹。

    再忆忆当天晚上,周诗亦专程赶去自家楼下鄙视自己的画面……

    “你去找他了?”

    “不然你哭什么?”

    “你就这么喜欢他?”

    周诗亦一向自诩行情很好,这么一对比,自己确实弱爆了。

    温柔娴静的林语给周诗亦送木瓜,自己在追林穆。

    花容月貌的王尹伊上赶着给亦舟做代言人,自己在追林穆。

    马上等周诗亦办了满月酒,自己该不是还在追林穆吧?

    “唉。”李洛叹了口气,不住地摇头,“黑历史啊……”

    她这才注意到林穆还一直望着自己,只看他懵了一懵,“怎么我表个白,就是黑历史了?”

    李洛两手一摊:“林总,我觉得你表白和你谈生意一式一样的。看着全是你让利,其实都是对方吃亏。”

    林穆哑然失笑:“你还吃亏了?”

    “那可不是?”李洛拉了拉身上的毯子,分析道:“去年是你出差,两三个月都不回来吧?”

    林穆垂下视线,“是,但是我尽……”

    “莫飞的事情,也是你一直避而不提吧?”

    林穆抬起头,目光燃得灼灼:“我真没想瞒你,我……”

    “你去趟芝加哥,又勾搭上别的姑娘了吧?”

    林穆愕然,“我不喜欢她。”

    “你不喜欢她还勾搭她?”李洛嫌弃地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提也罢。反正这生意,我以后不做了。”

    “怎么就不提……”

    李洛懒得再和他掰扯这些风花雪月:“你大部分时间都不住这里,可是送信的人猜到你今天会在。不然他把信封留在门口,大概率你三五天都拿不到,弄不好再丢了,还有什么用?这个人不论是谁,他非常了解你的行程安排,甚至知道你今天休假。”

    林穆心中烦闷得很,但还是耐下性子:“对方不知道你住过来,至少说明没有派人盯梢。那你在这里还算安……”

    李洛也有些烦躁:“唉这都不是重点林穆。”

    “重点是什么?”

    “你知道马利荣今天为什么找我?因为有人在T行做合规尽调,调查HW的项目,也在调查你。很快你就会收到访谈会议的日程。所以我现在再问你一次,盛雪儿这里,到底有没有触碰合规的红线,有没有贿赂的嫌疑?”

    林穆有些委屈,怎么别人做个项目,都是衣裙窸窣处、温柔富贵乡,自己和盛雪儿喝杯酒,都得被如此严刑拷问?他依旧态度端正地回答:“没有。”

    李洛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坐回椅子上自言自语:“那合规这边应该没什么问题,对吧?”

    林穆嗯了一声,在她身旁坐下。

    李洛思忖,大概是自己反应过激了。但是斯隆这人明显不干不净的,不管是萧菲飞的入职还是雪梨田园的市场策略,都说明了这一点。如果……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林穆向她坦白:“萧菲飞的人事安排,不是我经手的。我当时只是个小小的ED,上面让我接什么案子,我就接什么案子。”

    小小的ED,李洛猝不及防地被凡尔赛了一脸。她顿了顿,问道:“可是你的直系上司Ryan……”

    “Ryan和我的人脉资源并不共享,所以我在这个项目中扮演的从来不是决策性的角色。”

    李洛依旧很担心:“即使你不是高层……”

    他笑着对她说:“像这样的合规调查,每年都会有。有些是内部调查,有些是外部尽调。就是走个程序,你不用担心。”

    李洛并不买账,“所以你的意思是,今天这些照片和合规的调查,仅仅是巧合?不太会吧……你莫不是得罪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