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那些投行教会我的爱情 > 第160章 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二

第160章 言情小说的女主角二

    “咋了?还有事?”巫兰兰问她,没等她回答,又拨出一个电话:“吉吉,你过来,我这儿有份文件要送法务。”

    “没事。那我先回去了兰兰姐。”陆颖珊急匆匆地想走。敲定亦舟的入职之前,她不想巫兰兰瞧出什么端倪。

    “好的,去吧,”巫兰兰挥了挥手。

    在洗手间补妆时,陆颖珊一面扑着粉一面想:亦舟的人力资源竟然专门来电话和自己道歉,该不该借机涨个价呢?

    事实是否真的如叶歌所说,单纯是人力计算错了分数?还是某人有意为之,不想让自己好过,而现在领导们终于不再吃她那套狐媚子的把戏?

    不论如何,这都是亦舟方面的失误吧?

    她拿出手机,又读了一遍叶歌先前发来的邮件。“初级学生顾问”这个名头,并不让自己满意。

    找了一间空闲的小教室,她给前男友王小鹏拨了电话:“小鹏,我在想,要不我试着和他们磨磨嘴皮子,看看搞个中级顾问的名头?”

    “珊珊我觉得你应该稳扎稳打,好好地在知以学干。你过去四个月的KPI不都挺好嘛,知以学的领导对你也不错。你要是去了亦舟,得重新积累学生资源,还要搬家……”

    “你怎么这么死板?”陆颖珊埋怨道:“你就是这样,凡事不懂得争取,不知道抓住契机。你想要我在这份工作上干几年?现在正是我三级跳……”

    她话未说完,手机上忽然跳出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估计是什么诈骗电话。她拒接了这通来电,继续数落王小鹏:“这是一道送分题!亦舟那边出了纰漏,还专门来找我,说明我的专业素质是过硬的。我之后去了A市……”

    “珊珊我领导找我。我们晚上再说可以吗?”王小鹏抱歉地打断了她,“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匆忙做决定。”

    “你坐回位子上,我就耽误两分钟!”陆颖珊用力敲着黑板:“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你不求上进,不要影响人家!你现在不理解我的苦心,我都是为了我们俩的未来,以后你就……”

    诈骗电话再次拨了过来。陆颖珊气愤地接了起来:“烦不烦?卖保险还是诈骗?”

    “陆颖珊?”对面传来了颇有磁性的男声。

    “哟,诈骗公司还挺舍得花钱哈?”陆颖珊笑了,“找我干嘛?你谁啊?”

    “你好,我是周诗亦。”

    陆颖珊安静如怂鸡,三秒后,舌尖打着颤儿重复道:“周……周诗亦?”

    “怎么,你不信?”电话里传来他的轻笑声。

    “信!我信!”陆颖珊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信了,大概是对方的声线太过沙哑低沉,就像电视剧里会说出“救不活她,你们全都给她陪葬”的那种声音。

    陆颖珊瞪着镜子里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自己,仍是颤着声儿问道:“周总……您……”

    “人力给你电话了吧?”他似乎很忙,背景不断有交谈声传来。

    “对……对。”陆颖珊两颊微红。

    “谈得满意么?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对方很直接。

    竟然遇到CEO主动给自己来电话,她究竟是撞了什么大运?

    陆颖珊思忖一瞬,心中认定是由于自己的综合条件极其优秀,亦舟不惜代价也想要雇佣自己。

    陆颖珊一咬牙,提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狮子大开口的要求:“周总,人力目前给到我的,是初级咨询顾问的聘用合同。但是我认为以我的资历和背景,可以胜任主讲老师的职位。”

    “哦,为什么?”

    他问了为什么,说明他至少在考虑。这是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

    陆颖珊冰雪聪明,得意洋洋地说道:“因为你们需要我。不然你为什么专门给我来电话呢?”

    电话那头默了一瞬。

    陆颖珊自觉成效卓著,自己竟能把总裁怼得无言以对,谈判技巧一定是炉火纯青。

    “可以。”对方说道:“不过人力那边我需要沟通。给我点时间,可以吧?”

    “没问题!”陆颖珊迫不及待地答道,激动地手舞足蹈,又问道:“那我等人力的新合同。”

    “嗯。”对方想了想,问道:“不过你现在……在哪儿高就呢?”

    “我在知以学。”

    “哦……”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有些犹豫,“那我再考虑考虑吧。”

    “哎别!”陆颖珊呛了一口口水,“咳!咳!您……”

    “是这样,既然你已经找到合适的职位,还都是一个行业的,那么我也不想强行挖人,影响不好。希望你理解。”对方礼貌地说:“那先这样吧。”

    “哎不是周总!您别挂!”

    “嗯?”

    “我跟您开玩笑呢。”陆颖珊匆忙补救:“我早就想要离开知以学了,本来我就准备今天下午递交离职申请。而且我离职的时候,绝对不会和他们提亦舟的Offer。”

    “是么?”对方似乎不太相信。

    “是的。两周后,我就可以开始在亦舟上班。”她笃定地答。

    “那好。”对方笑了,“等你正式离职了之后,再给我来个电话吧。我到时候安排人力和你签合同。”

    “……啊?”陆颖珊被事情的转向搅得有些懵。

    本来亦舟的人力早已把初级咨询顾问的聘用合同发到了自己的邮箱里,今天下午不就可以签了吗?怎么现在又变成离职之后才能敲定了呢?

    不过她转念一想,人家都答应给自己一个主讲老师的职位,夫复何求?那可是在知以学拼死拼活五年都不见得换得来的!周诗亦这样的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自己就全当好事多磨吧!

    “那我等你消息。”对方似乎还有事,没等她回复,已经挂了。

    陆颖珊当晚高高兴兴回到家之后,却和前男友大吵了一架。

    王小鹏虽然嘴笨,但话糙理不糙。他的意思是亦舟连个合同都还没有发过来,建议陆颖珊先别贸然辞职,免得两头落空。

    “你要回A市,我真的特别高兴珊珊!”王小鹏在电话那头好言好语地劝说:“可是万一你那边丢了知以学的工作,这边亦舟又变了卦,你是不是连房租都交不起了?到时候怎么办?”